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自然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嫁给别人做小老婆-梦见自己嫁给别人做妾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自然篇浏览:71评论:0


导读:康熙年间,献县有个叫胡维华的人,以烧香拜把子的方式聚众造反。这些逆贼驻扎的地方,由大城县、文安县一路走来,距京城有三百多里;由青县、静海县一带走来,距天津有二百多里。胡维华打算兵分...

康熙年间,献县有个叫胡维华的人,以烧香拜把子的方式聚众造反。这些逆贼驻扎的地方,由大城县、文安县一路走来,距京城有三百多里;由青县、静海县一带走来,距天津有二百多里。胡维华打算兵分两路,一路出其不意沿大城、文安一线日夜兼程,直捣北京;另一路沿青县、静海一线攻下天津,并抢掠海船,扼住海口,伺机待命。如果北上一路得势,天津一路也开赴北京;如果北上一路受挫,则折向天津,万不得已,则乘船飘海而去。

他刚布置计划并任命了伪官,还没来得及行动,阴谋便泄露了。官军急速集结围剿,并使用了火攻。结果,所有逆贼全部被杀死,连同他们的家属和未成年的小孩子无一幸免。

当初,胡维华之父在当地是位很有钱的人,平时还喜欢周济穷人,也没干过什么大罪恶。他的邻村有位老先生名叫张月坪。张先生有个女儿长得秀丽脱俗,堪称是国色天香。那胡维华之父一见此女,便为之心醉。然而张月坪的性情迁腐而固执,绝不肯将女儿嫁给人去做小老婆。因此胡维华之父就没敢公然暴露他这种企图。

由于张月坪家境清寒,胡维华之父就假意延请张月坪来做家庭教师。张月坪父母的灵枢寄葬在辽东,他常为自已没有能力移父母灵枢还乡安葬而郁郁不乐。有一次闲谈,张先生偶尔提起这件事,胡维华之父马上慷慨解囊,差人协助张先生把灵枢运回,并赠给一块坟地。

又时隔不久,张月坪的田里发现一具横死的尸体。而死者正是以往与张月坪有怨仇的人。官府以涉嫌谋杀立案,将张月坪逮捕入狱。胡维华之父又广贿钱财,替张月坪多方翰旋中辨,才使张月坪得于无罪释放。

有一天,张月坪的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省亲。因为三个儿子还小,张月坪需要回家看守门户,与维华之父约定住几天后就回来。待月坪归家之后,就在这天夜里,胡维华之父便派遣他的党羽,将张月坪家的房屋门在外面锁紧,然后纵了一把火,把张月坪父子四人活活烧死,一并化为灰尽。

第二天,胡维华之父又佯为震惊哀痛的样子,假惺惺来悼念。再一次慷慨解囊,为张家父子料理后事。以后又时常周济张氏母女。因此,张氏母女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有诈,且怀着一种感恩的心依附胡家生活。

不久之后,不断地有人来为张月坪的女儿提婚。那张氏寡居,又出于对胡维华之父的信赖,女儿的婚事,必与胡家去商量。胡维华之父必然每每从中作梗,使婚配不得成就。时间长了,胡维华之父便渐渐露出欲娶张女为妾的意图。张妻感念胡家的恩惠,就想答应下来,而她的女儿却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一天夜里,这位女儿梦见父亲对她说:“你要是不答应嫁给他,我恐怕永远都无法实现我的愿望!”于是女儿依从父教,嫁给了胡维华之父。过了一年多,便生下了胡维华。不久张氏女也因病逝去。

胡维华长大成人后聚众谋反,终于使胡家遭到灭族绝銅的报应。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