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自然篇 > 正文

梦见自已被公安抓了-梦见警察上门抓自己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9分类:自然篇浏览:82评论:0


导读:​文/竹露滴清响01.哈尔滨机场出站口,大家有序接受安检,鱼贯而行,一个身穿牛仔裤,短袖衬衫,二十几岁的女孩儿拉着行李箱,在经过安检后,急匆匆直奔洗手间。刚从洗手间出来,等候...

​ 文/竹露滴清响

01.

哈尔滨机场出站口,大家有序接受安检,鱼贯而行,一个身穿牛仔裤,短袖衬衫,二十几岁的女孩儿拉着行李箱,在经过安检后,急匆匆直奔洗手间。

刚从洗手间出来,等候在不远处的一男一女两名公安警察走上前:“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还有事,为什么跟你们走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走出大厅,一上警车,这个女孩儿便被戴上了手铐。

警车一路鸣叫,不一会儿就来到公安局。长头发女警察把女孩儿的行李箱搜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

“毒品放哪了?”审讯室里另一个女警察阴沉着脸问。

“我没有毒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把我送到机场,我的亲人在等我!”

“李阿紫!”长头发女警察咄咄逼人:“我们的人早就跟踪你了。你从昆明上飞机开始,就在我们的监控里!”

“我什么都没做。”

“像你这样的女孩儿我们已经抓捕好几个了,想必有的你也认识。你以为刘大亮只爱你一个吗?你看看吧!”长头发女警察说着把一堆照片甩在李阿紫面前,张张都是刘大亮和不同的女人不堪入目的画面。

“你和她们一样,都是刘大亮骗来用身体贩毒的!”

李阿紫的脸立刻变得煞白:“这个混蛋!”

“说吧,毒品放哪了?”李阿紫垂下头,眼睛瞄了瞄自己的胸部说:“在这里。”

长头发女警察伸手来拿,手碰到她脖子上的金苹果吊坠时稍稍愣了一下,随即从李阿紫的胸罩中拿出那一小袋酷似白面的毒品,这些毒品半小时前还在她的下体内,为了李大亮,她已经是第三次这样用身体运送毒品了。

李大亮说这是最后一次,等货出手后拿上钱带她远走高飞。

02.

很多爱情都起源于要远走高飞。

李阿紫就是和李大亮从昆明远走高飞到哈尔滨的。

高中毕业后的李阿紫在一家连锁理发店去学理发,一开始也只是做洗头的活,李大亮到这里理过几次发后,被年轻漂亮的李阿紫吸引,有事没事经常请李阿紫吃饭、K歌,时不时送上些小礼物,出手很大方。

李阿紫,这个父亲早亡缺少父爱的女孩儿,在年龄比他大很多又成熟的东北大汉李大亮的甜言蜜语下,很快坠入情网,认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对李大亮死心塌地,不久便以身相许,经常在李大亮的出租屋过夜。

后来,李阿紫不顾母亲的反对,和李大亮一起来到李大亮的家乡哈尔滨,并开始长期同居。

渐渐的,李阿紫发现李大亮并没有什么正式工作,李阿紫问他不上班钱从哪来时,李大亮总只说和朋友做买卖,他是中介,从中挣中介费,叫李阿紫不要多想。

一年以后,李阿紫在当地开了一个简单的理发店,生意还算不错,剪出的头型顾客都很喜欢。李大亮显得也很忙碌,整天和一帮弟兄跑业务,时不时出差,一走就是个把月,回来便会甩给李阿紫一些钱,还说等攒够了几十万块钱,就跟她结婚。

李阿紫也把自己挣的钱和这些钱放在一起,想着有一天李大亮能够娶她,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一天,她正在给顾客剪头,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你是李阿紫吗?李大亮做买卖坑蒙拐骗,被人绑了,对方要求20万赎人,你敢报警就把他剁了扔到松花江里!”

李阿紫一听当时就吓坏了,拿出手机想给李大亮打电话。

“甭打了,没用!我们老板跟你说话!”电话接通了,电话中的男人说要她立刻汇款20万,否则李大亮明天就去喂海里的鱼了。

“我没有那么多钱……”李阿紫颤抖着说。

“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他,你和我们的人过来,我告诉你怎么救!”

“阿紫,你快来救我啊!”对方发来视频,李阿紫看到视频中的李大亮被绳子捆绑在一条破船上,海风把他的衣服吹得扑啦啦直响,“阿紫,我两天没吃饭了,他们说要么交钱,要么你给他们办点事!”

慌乱中,李阿紫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什么都答应着,只要能救出他的李大亮。当即,李阿紫关闭了理发店,和他们一起上了火车。

到了那里后,李阿紫才知道她要来的这个地方和她的家乡昆明在一个省,只不过她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下了火车,有一辆小轿车来接他们,一坐上车,她就被蒙上了眼睛,走了不知有多远,来到一栋别墅,有个面无表情,嘴唇像涂了鸡血的女人交代她把一粒药丸样的东西放入下体,然后又告诉她如何取出,接着让她去洗手间,有人教她练习放和取。

李阿紫不同意,那女人上来就打了她一巴掌:“你以为你是谁,还可以说不?再说不就废了你!”说着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在她脸上蹭了蹭,一股凉气立刻透过脸渗透到全身,李阿紫吓坏了。

然后,这个女人又掏出手机:“看看你的李大亮吧!”

视频里,李大亮还被绑在船上,头已经抬不起来了,不仔细看,会以为是个死人。

“再不同意就没气了,正好把你俩一起扔进海里!”说着关掉可手机。

“我……同意!”她的路线是从云南往哈尔滨运送毒品,第一次回来后,那个女人给了李阿紫三千块钱,把李大亮也放了,并警告她以后老老实实做这个,否则就把李大亮和她随时做掉,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女人还把手里的匕首戳向门外的一条狗,那条狗应声倒地,死了。

从此,李阿紫走上了用身体贩毒的道路。他还不知道李大亮早就干这个了,还以为是自己贩毒,把李大亮也拉上了这条道路,心里充满了愧疚。在老板的威逼利诱下,李阿紫每次都承受着被公安机关查到的恐慌和身体极度难受的压力,每贩毒一次,都虚脱一次,身心极度疲惫。

由于她每次都能按计划完成任务,老板开始跟她叫“罂粟花”,给她的钱也比别人多。

李阿紫不想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总是想逃离这个组织,奈何落入魔掌,再逃势比登天。

无数个黑夜,李阿紫都梦见自己不是被公安局抓走,就是被老板的人毒打,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03.

“交代你所在团伙的成员吧,你和李大亮在昆明的同居地点,在哈尔滨的同居地点。”警察又开始审讯她。

李阿紫不想说,她不想让公安局抓到李大亮,尽管李大亮是花花公子,可她还是不可救药地喜欢她,毕竟李大亮给了她家的感觉。

“照片上的这些女人,都是李大亮勾引来用身体运毒品挣钱的,你只是其中的一个!”

“不,你们别骗我!”李阿紫声嘶力竭。

对于有些人,也许活在谎言中更好。

其实李阿紫心里已经有了察觉,李大亮身边一定有其他女人,要不他怎么总是一个月一个月的不回家,打电话也找不着他呢?

这样想着,突然,下腹一阵疼痛,一会儿,脸上的汗下来了。她知道,上次的两粒毒品由于自己没取好,滑到了子宫里,因为这个还遭到了老板的毒打。

毒品在子宫已经很长时间了,从那以后她经常小腹痛。一会儿,李阿紫疼得昏迷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子宫里的毒品已经被取出来了。

这个还没有做母亲的女人,为了贩毒,先剖了一次宫!

床边,站着那个从她胸罩里取出毒品的女警察。

“阿紫,感觉好些了吗?”阿紫,她叫我阿紫,李阿紫很吃惊,警察会对我这样的人这么亲切?

“这是你的吗?”长头发女警察接着问。

“是的,我爸爸给我的,可惜,他早就没了。”谈到爸爸,李阿紫有些忧伤,生活中,他爸爸给她的爱更多一些,至于他妈妈,在他爸爸走了以后,早就跟别人走了。

“怎么……去世的?”短头发女警察似乎很意外,声音有些颤抖。“车祸!”……“李警官,你去休息吧,我来看着她。”门一响,另一个女警察来换班,“放心吧,警察医院,她跑不了。”说着抓起李阿紫的右手,咔嚓一声,把李阿紫的手和病床的栏杆扣在一起,“这下更稳妥了!”

那个李警官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04.

所有犯罪的人,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监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李阿紫,被判了十几年,她所在的团伙全军覆灭。

李大亮,在被追捕中坠楼身亡。

监狱里的生活很安宁,没有恐惧,没有担心,没有威胁,也没有爱情。

当然,李阿紫再也不相信爱情,这朵曾经的罂粟花,再也不会开放。

只是那个长头发李警官常常来看她。那是她姐,同父异母的姐姐。

当年他们的父亲和李阿紫姐姐的母亲谈恋爱,未婚就生下了李阿紫的姐姐李敏,李敏的母亲原本以为可以奉子成婚,但是见到公婆后,婆婆没看上李敏的母亲。

李敏的爸爸虽然喜欢李敏的妈妈,怎奈母命难为,只得给了她们母女一些钱,回昆明老家结婚去了。

李敏脖子上刻着“平”字的苹果吊坠项链,是李敏妈妈和爸爸的爱情信物,因为,恰巧,他们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平”子,所以订做了两条同样的项链。“不错,我是也有一条这样的项链,这些就能说明我是你妹妹了?”在一次探视时李阿紫问李敏。

“你别忘了,我是公安警察,调查你的身世太容易了。”李敏说。光阴是最不禁熬的。十几年的时光说快也快,李阿紫就要出狱了。

当监狱沉重的大门被打开时,这朵曾经的罂粟花感觉自己的前半生就像是一场噩梦。

站在监狱大门外,她突然感觉外面的空气真好!大门外,姐姐李敏来接她了。

“姐,我想去江边坐一会儿。”她早就接受了这个姐姐,只要李敏不嫌弃她就好。

“好吧。”司机很快把他们送到江边。

松花江依然咆哮奔流,白色的波涛哗哗地冲击着岸边的岩石,像是在洗刷着什么,姐妹俩坐在岸边的岩石上,看晚霞一点点把江水染红……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