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植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说话不利落-梦见猫和我说话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9分类:植物篇浏览:116评论:0


导读:1991年夏末的一天,李咏来到央视大楼,面试播音员,考官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3只鸡3天下了3个蛋,请问9只鸡9天下几个蛋?”李咏本就紧张,听到这题后,更是摸不着头脑,只好摆出一副...

1991年夏末的一天,李咏来到央视大楼,面试播音员,考官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

“3只鸡3天下了3个蛋,请问9只鸡9天下几个蛋?”

李咏本就紧张,听到这题后,更是摸不着头脑,只好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反正不是9个!我又不是养鸡的,我怎么会知道!”

面试结束,李咏想想自己的表现,进央视是彻底凉凉了!

几天后,领导悄悄把李咏叫到跟前说:“听着,小子,就是你!”

李咏听了,惊喜交加。

几天后,录取通知还没捂热,李咏又收到一个通知,他看后大呼:造化弄人啊!

1987年,19的李咏考上北京广播学院。他离开乌鲁木齐,踏上北上的列车。

北京广播学院并非李咏的第一志愿,他在高三时,曾立志成为中国的帕瓦·罗蒂。

唱歌,改变了他的童年。

李咏原名李勇。老实守旧的父亲,希望儿子能勇往直前。

李咏的确没辜负父亲期望,从小勇敢开朗,是个孩子头,就是有一点把家人愁坏了。

六岁时,他还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叫奶奶就只能发出一声“nai”。

平日父母皆忙,无暇顾及,李咏都是奶奶带,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李咏自己更着急,每次老师提问问题,他都恨不得把头扎书桌里。

一天,奶奶想了个办法:既然说话不利索,那就唱出来,比方说:“您贵姓”,说不连贯,那就唱“您~贵~姓~~”

时间一长,这法子还真管用,不仅治好了口吃,还从中练就超强肺活量。

高二那年,有位音乐老师听到李咏广播后,顿时惊叹好嗓子,还特地约他见面,激动地将他收为关门弟子。

经受专业训练后,李咏每天天不亮,就到小树林里“咪咪吗吗”地练声。

眼看已入佳境,李咏突遭失声和青春期变声,嗓子一下从高音变中低音,他接受不了这种打击,也不想复读,于是他果断放弃上海音乐学院,改报北京广播学院。

李咏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的茫茫戈壁,脑海里浮现过往的一幕又一幕。

火车已行驶一天一夜,他一点儿不困,反而很兴奋。他很早就在床底藏好了行囊和地图,准备伺机而动。

现下终于得偿所愿,空气里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

新城市,新学校,新生活,一切充满新的未知。

可李咏并没很兴奋。

大一上半学期,李咏看很多同学来自一线大城市,而自己来自偏远边疆,明显底气不足,他很少说话,也不怎么跟人接触,功课也是马马虎虎,结果第一次期末考就考了倒数第一。

李咏虽与同学来往甚少,可他喜欢偷偷观察别人。慢慢地,他发现别人读的书并没自己多。

再加上播音系主要基础是吐字发声,很多同学还在对着墙练:b b b……而他在高三练音乐时早已熟练掌握。

“原来别人也没那么厉害!”李咏观察明白后,开始融入集体。

一次,李咏上课迟到,到了门口被老师叫住:你洗脸了吗?

“没洗!”李咏没精神的答道!

“啊一个!”老师没好气地命令。

所谓“啊一个”,就是用一口气,把汉语拼音的单韵母和声母,从头到尾平稳地读下来。“a、o、e、i、u、ü、b、p、m、f……”所有发声练习里,李咏最拿手的就是这个。

教授听他“啊”完,面部直接由阴转晴说:“你们都练成他这样就行了,你回去接着睡吧!”

老师的称赞,让李咏自信爆棚。

这时,一个女孩进入李咏的视线。

一天,李咏去阶梯教室上课,一位女同学坐他右边,两人中间正好隔着楼道。

这样的距离不近也不远,李咏无意瞅了一眼,一个侧脸映入眼帘,他惊叹轮廓好美,接着便心生爱慕。

侧脸的主人叫哈文,是李咏的同班同学,在李咏热烈浪漫的追求下,两人陷入热恋。

时光如梭,佳人在侧,大学四年,转眼到了毕业。

1991年,大四下学期,李咏被分到央视的对外部实习,哈文被分到天津电视台新闻部做记者。

毕业考试,李咏拿下全班第一,这意味着他有了进入央视的选拔资格,接着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领导们觉得这孩子直率,不装,关键时刻还知道把问题抛回来,挺机灵,是个好苗子。

这天大的好消息,很快被父母得知,父母激动地大摆宴席庆祝,乡亲们认为进央视就是进中央了,还有“黑五类”的乡亲,跑来对李父说:“让你儿子帮忙给中央说个情呗。”

李家举家正沉浸在中榜的喜悦里,突来一个通知让李咏大呼:造化弄人!

一天,李咏正在午睡,梦见自己成了范进,站在马路当间振臂高呼:“中了!中了!”可迎面而来的老丈人却扇了他一个耳光:“该死的畜生,你中了什么!”

李咏一个激灵醒了,发现真有人在旁边猛拍他的脸蛋:“哥们儿,醒醒,快醒醒!中央台不要你了!”

“扯什么淡呢!”李咏被刺激道,看朋友不想骗他,他塞上鞋一溜烟跑了出去……

原来,央视之前回应广电部不招播音员,不需要名额指标,可现下又招了一个,广电部就给了个下马威。最后校长出面,事情终于解决。

李咏拿到央视的出入证时,依觉如在梦中,他小心翼翼将证件挂在脖子上,还跟哈文在央视大楼前郑重合影,平日里没事也时常将出入证反复摩挲,深觉珍贵。

谁想板凳还没坐热,领导就将李咏派往西藏支援,且许诺半年后就调他回来。李咏心有不甘,却唯有从命。

西藏的日子漫长得看不到头,李咏想哈文,想父母,想自己的工作……然而半年过去,他没收到任何调令。直到一年后,领导去西藏带队演出时,才想起还有个援藏李咏。

领导倍感愧疚,立即给李咏下了调令。

李咏早就归心似箭,交接完工作,第三天就迫不及待飞回了北京。

李咏见了领导后,就马不停蹄去见哈文。他梳洗了一番,买了99朵玫瑰和一个宝石戒指,坐上了天津的大巴。

一路上他忐忑不已,他并没告诉哈文具体的到京时间,他担心一年不见,这个姑娘是否还对他如初?是否被别人骗走了?

当李咏出现在哈文面前时,哈文愣了下,顿时泪流满面,李咏所有的担心一扫而光。

两人很快办理了结婚,他们实在不想再分开。

大后方终得安定,李咏开始投入央视工作,他被安排到《北美卫视》做记者,由于每条新闻都要打记者名字,李勇的“勇”字总看上去一团模糊。

老领导就建议他将“勇”改为“咏”,正好工作全靠一张嘴。此后,“李勇”就改成了“李咏”。

之后,李咏做过导演助理,当过编导,经常24小时连轴转,累是快累疯了,可他只觉得好玩,过瘾!

当时正值哈文在中国传媒大学,进修电视制作专业,这给李咏做编导提供了许多专业指导,李咏调侃哈文:“真可谓你一人学习,咱全家受益啊”。

1994年,央视启动了大型系列节目《中国西部》,涉及9个省及自治区,李咏主动请缨去新疆。

最后他完成整个新疆的拍摄,以及半径800公里的航拍镜头-翻越天山。此纪录片受到业界好评,还获得了当年的政府奖。

李咏在编导领域很有天分,他力求专业,此后四年里,他年年拿奖。

1995年,哈文拿到双学位后,进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这会李咏还想不到,哈文会在后来成为自己的领导。

李咏正一头扎在创作中,台里来了换岗令,让他去《天涯共此时》做主持人。

做主持非李咏所愿,可他只能服从命令。

从此,电视机前多了一个小分头,西装领带的男主持人。

栏目一播出,很多人打来电话,批评李咏不管外貌还是讲话都不够庄重,因屏幕只显示上半身,还有人来电问:“那个男主持人是腿有毛病吗?”

这些质疑,让李咏哭笑不得,可他毫无办法。

很快,李咏看中一个机会,随后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

1997年,李咏29岁,在央视混了7年,眼看奔三,依旧默默无闻。

一天,一个大学同学突然找他,让李咏为一部外国宣传片配音。配音是李咏的拿手好戏,当年他模仿赵忠祥都没被人识破,李咏欣然答应。

经同学介绍,他才知道配音节目来自英国,叫GO BINGO (中文翻译:去博彩)

那是一台直播节目,演播室大门敞开,人们购票即可进入,参与现场博彩。场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每期大奖获得者一产生,现场会“砰”一声巨响,接着花花绿绿的英镑就从屋顶往下飞,奖金总额高达20000元……

李咏作为资深编导,见多识广,可看了这个片子,他一下子傻了,吞了一口口水后,直呼妙哉!

“这个节目应该引进中国!”一个念头蹦出来。

该怎么引?

李咏将样片给了直接领导,领导看后说:“这个节目不适合中央电视台。”

他不甘心,就越级给了文艺中心,三个月后对方才给回复:“这个节目不好嫁接!”

李咏只好怀揣最后一丝希望,将样片给了央视经济频道,这次只用了半天,对方便回复:“这个项目,我要了!”

李咏听后直感叹:“上帝关闭了一道门,肯定会打开一扇窗。上帝拿走你俩馒头,肯定还你一个大馅饼!”

接着,便是紧张忙碌的筹备阶段。已在经济频道的哈文,又学过电视制作,便顺理成章成为节目总导演。

李咏得知此消息后,自我调侃:以后工资得靠老婆发了!

等万事俱备时,主持人还没找到。

一天,李咏和伙伴出去聚餐时,众人皆愁,突然几人直勾勾盯着李咏看。

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李咏,你不就是主持人么!不然你来试试?

李咏听后想了想,往嘴里夹了一口土豆,爽快地说:行!

做主持需要录制一段样片,放给领导进行选拔。

李咏早已将节目的主持风格熟记于心,他照着风格自由发挥了一通,录了样片,给了领导。

领导和英国专家观看海选样片时,一眼就被李咏的风格吸引,当即决定:就是他了!

于是,《幸运52》节目诞生。

团队对原版大刀阔斧地改编,李咏和伙伴围绕着“以何种状态操纵节目”谈了三天,他们不断推翻既有思路,又将其中真正可行的重新立起来。就这样立了推,推了立。

最后达成一个共识,就是——有话偏不好好说。

比方:武松不说武松,非说“潘金莲她小叔子”;丈母娘不说丈母娘,非说“我老婆她妈”。

1998年11月22日,李咏怕节目引起领导不适,于是在清晨7时15分,《幸运52》悄悄开播。

节目里群情激昂,沸腾盈天,人们从没见过这样的节目,观众在主持人带动下一路high到极点……大家都被节目的新鲜吸引了。

而李咏做主持许久,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酣畅淋漓,他爱这样的主持方式,随性、欢乐。

喜人的是,节目播出不久就受到热捧,接着节目播出时间调到黄金时段,仅仅三个月,节目就创下收视第一的佳绩。

李咏也因这档节目被人熟知,他走在大街上,时常会被人认出来。

夫妻二人看着合力打造的节目日日攀高,喜不自胜。

2000年,李咏彻底火了!

有些人火了后,就开始自我膨胀。

李咏就是这样,顿时觉得自己成了明星大腕,去哪儿都戴着墨镜,一副牛哄哄的样子,路上有人打招呼,他看也不看。

一次,李咏带父母去饭店吃饭,刚落座,父亲看四下无人便严厉地说:“我看见你那个表情,就讨厌。”

“什么表情?”李咏摘下墨镜,莫名其妙地问。

“你小子还装!刚一进饭店大门,你那表情就不对了,很烦人,知道吗?”

“原来你可不这样!人家跟你打招呼,你都笑脸相迎。现在倒好,成天不出门,出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呀,不能忘本,要知道今天所有这一切是谁给你的。再这么得意洋洋,别人会不喜欢你的!”

父亲一番话,让李咏无地自容。

此后,他只要在外碰到有人合影、签名之类,他都耐心配合;路上遇到有人招呼,他热情回应;去饭店吃饭,对服务员左一句谢,右一句谢;就连小区保安都跟他成了朋友……

父亲看在眼里,对他道了一丝认可,可依旧觉得不够,经常对儿子说:“你什么时候能像罗京一样稳重就好了。”

可李咏偏偏和文重毫毛不沾,在他的世界里,他会娱乐至死。

2003年,随着《幸运52》的风靡,哈文和李咏又制作《非常6+1》,里面的砸金蛋环节妙趣横生。

从那以后,不管是教育机构、售楼部还是商超,砸金蛋活动成了各行各业不可或缺的一项活动。

李咏的主持风格受到许多人热捧,还获得“年度最佳主持人”和“年度最佳娱乐主持人”两项政府大奖。

2007年,因同类娱乐节目不断出现,《幸运52》不得不面临改版。

改版后的效果大不如前,李咏从“嚎叫型”,被迫改成“儒雅型”,这让他越发觉得没意思。

最后他不得不忍痛停播《幸运52》,然后重新制作了吃饭谈话类节目《咏乐汇》。

这一年,李咏获得两岸三地的“最具品牌价值主持人”。

可这个奖项并没给他带来多大喜悦,反而他觉得此奖虚头八脑。

他明白大家喜欢他的特立独行和随性,同时,也是这些带给他许多非议与谩骂。

蓬松飘逸的长发、Bling花哨的礼服、随心所欲地调侃……有人觉得李咏一点都不像个主持人,就该消失;

李咏的口无遮拦,也遭到了网友的集体声讨:

一次他主持《梦想中国》,一位30多岁的女选手被淘汰后,又自告奋勇舞蹈了一段,李咏看完后对选手说:“看你跳舞,我晚上会做噩梦。”这话让女选手倍受打击,哭着离开了赛场。

此事引起观众不满,引起一阵骂声,更有网友表示愤怒,最后李咏公开道歉,声称以后会注意言行。

还有在06年的《金鹰节晚会》,李咏作为主持人,在台上戴着墨镜,嚼着口香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引网友强烈不满。

之后,即将生产的蒋勤勤上台领奖时,李咏为活跃气氛问道:“你肚子是圆的还是尖的?”蒋勤勤跟李咏并不熟,听到这样的问题略显尴尬,没有说话。

网友认为,李咏不该拿一个女人最神圣的时刻进行调侃,不礼貌,不尊重女性。

还有一次在《幸运52》节目中,也是为了活跃现场,李咏将“八百里秦川黄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改成了“八百里秦川黄土飞扬,三千万懒汉齐吼秦腔”。这话直接激怒了陕西人民,他们直接电话到电视台声讨李咏,李咏也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当,在微博中郑重道歉。

非议多了以后,央视坐不住了,给了李咏各种禁忌指令,甚至还开了大会--反对娱乐节目庸俗化。

李咏满腹郁闷,但他不想认命,他做节目的准则只有一个:就是让节目好看!

李咏觉得自己撒不开腿,想离开央视。

主管领导闻讯而来,只问了一句:李咏,你真的做够了吗?

这话正戳李咏的痛处,他一时无语凝噎,最后只得缴械投降。

此后,李咏主持了历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并主持了《超级演说家》《我知女人心》《舞出我人生》等节目。

2014年元旦,李咏突然晕倒在化妆间,哈文急忙赶来。看到妻子担心的眼神,李咏意识到再也不能这样超负荷工作了。

这年,李咏和哈文双双从央视辞职,哈文回到母校攻读博士,并经营一家影视公司。李咏回到母校担任副教授,并和多家网络推出自制节目。

两人离开央视本意减轻工作量,可李咏愈发忙碌。哈文劝他:“咱们该有的都有了,别那么拼了!”

李咏说:40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呢,我再拼几年,等55岁就退休,陪你享受生活。

然而,他只顾向目标奔进,却忽视了身体的不适。

2017年5月,李咏起床就感觉头疼、鼻塞,干呕,接着去医院做了检查,化验单显示:鼻咽癌。

这个消息让俩人五雷轰顶,回过神来,他们想到了女儿。

当二人把消息告诉女儿时,女儿执意要从美国休学,回来陪伴爸爸。

二人为了不耽误女儿学业,决定去美国治病。

6月中旬,有媒体在美国街头碰到李咏夫妇,将照片发到网上,并声称李咏夫妇“捞够就走”。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网友深信不疑,这给李咏夫妇带来莫大的伤害。

被人误解,李咏痛心难耐。

哈文劝道:“别纠结,等康复了我们回国,到时谣言便不攻自破!”

奈何李咏没等到这一天。

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哈文发V博:永失我爱!

新闻传来,网友们才得知李咏一家定居美国的真相,更为李咏的去世惋惜不已,那个曾给我们带来那么多欢乐的李咏,再也回不来了。

李咏曾在手记《咏远有李》中说写道:如果有一天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就别送花了,送我话筒吧,我希望我的身边摆满话筒,我这一辈子就好说个话……

他还写道:一个好的主持人是不会认命的,我唯一,不可拷贝!

的确,李咏阴差阳错踏入主持行业,他热情认真,又随心而动;他爱岗敬业,又玩世不恭;他受人喜欢,又受人非议。

可即使面对非议,他依旧提醒自己:

要与时俱进,要敢做敢当,要有所独创,要让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要卸下伪善的面具,显出真实的自我。

显示真实的自我--就像他带着观众嗨翻全场,向观众席抛飞手卡那样。

那么酷!那么率性!

. END .

【文| 雨飞尘 】

【编辑| 丹尼尔李】

【排版 | 毛毛雨】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当年那个独中一亿元大奖的幸运锦鲤女孩,怎么失业抑郁了?

那个永远开不出罚单的谭警官,患上抑郁症,压力大到每天吃药


欢迎 发表评论:

植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