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植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在江中-梦见自已手上长了很多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植物篇浏览:77评论:0


导读:唐毅(遂宁)昨夜记忆如锦鳞。昨夜则如风摆杨柳而星辰已然湮没依旧保持着一点光亮的便是尚不曾落叶的一些往事邻家大嫂在喊小孩子回家牛羊下山,鸡归巢、猪拱圈薄暮时分的慌乱之后有人把酒东篱,...

唐毅(遂宁)

昨夜

记忆如锦鳞。昨夜则如风摆杨柳

而星辰已然湮没

依旧保持着一点光亮的

便是尚不曾落叶的一些往事

邻家大嫂在喊小孩子回家

牛羊下山,鸡归巢、猪拱圈

薄暮时分的慌乱

之后有人把酒东篱,有人借着月光浣衣

————————————————

涪江湿地

烟树与远村,都在一望里

我喜欢涉足的江畔如飞地等待驾临

可旭日还是要先到

正在湿地上空,强调节气

我还看见了电。高耸的铁塔

苔藓、藻荇、积水,和江一脉相承

也许还有美池桑竹

或一尾红鲤,在江中眺望

————————————————

日照

许多丘写成家乡的山

还记得梦里升起的那盏红灯笼吗

照见群山如莲,次第开合

桢楠、槐树和站立最多的柏一一呈现

幽谷生成的霭如江行

青龙、白虎、朱雀与玄武在玩捉迷藏呢

略过溪涧、麦地和稻田

纤夫号子和捣衣声还都在这山中

————————————————

九月

在菊的陪伴下,我与九月合影

收割后的禾茬安详如油画

被裸露的岩石偷拍

珍贵的乡村记忆,被大山收藏起来了

九月是丰盈有余的

还有蔷薇,在田边做着梦

画眉们在田里捡着漏

而我仓储已满,只是袖着手看待这一切

————————————————

谷雨。雨中觅谷不得

小时候听人说到谷雨临近

就以为天上下雨会捎带下一些谷

所以一到雨天

我就会去雨中,看看有无黄橙橙的谷粒

可那时谷未黄,稻秧尚青

后来才弄明白

虽然天上不会掉我所期盼的谷粒

但那一场雨爽快得很,并且是为谷而下

————————————————

晚云

天空堆积如山的是晚云

也有河流、雾霭、深壑和鱼鳞纹

水墨晕染的天然画作

署名日光、云朵,应该还有风

而晚云下是万家灯火

是一碧万顷的湖波、栈道和帐篷

那一扇窗灯未开的

便是吾家。我是一位不思归的游子

————————————————

沧浪之水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此时涪江格外清澈

我该是先濯吾缨还是先濯吾足呢

城市的高楼是洁白的

沙洲的孔雀草也是纤尘不染

只有一具摩天轮,把影子投到江中

想要蹚过秋水和那片芦花

————————————————

瀑布

我原本住在江之头的

不知道是谁,牵动我的衣襟

也不是要随波逐流

我的勇敢在于断崖上的纵身一跳

于是我成了瀑

并把自己扮作一匹布的样子

任观览的人指指点点

也许在他们眼里,我就是江山

————————————————

认领

有人在认领山河

但山河从不曾改变。姓谁或不姓谁

它都在那里

为你,和所有能看见它的

有人在认领岁月

但岁月从不曾改变。停留或不停留

都在虚掩中

为我们的相遇,留下余地

————————————————

就隔一苇

又是月圆时分。花自好

我想念着的那位女子正如月走在川上

野码头的那一棵桂

已香至她的行囊,甚至是一条江

就隔一苇。我们都在

只是不在一起。但有心在一起就够了

她在涉水而来的路上

我且独坐,享这大山之一壁的静

————————————————

擦肩而过

你只要甩甩长发,或浅浅一笑

我就知道完成一次邂逅了

可是当我们擦肩而过

也只是听到,一些金爪菊在谈论天气

我想那些长发是能够飘起来的

当然也希望这时不要有风

不要你笑意太过铺张

但我只看见,一棵蓝果树在街边独立

————————————————

赠杨颖

像长风不期而至。刚好两载

多么短暂!卿本楚狂人

这一去必定前程远大

而长亭外的柳色仍然是那样新,那样新

让我怎么说呢,天下事莫过

修身齐家治国。这样的游历该是快乐的

秋雨一天接一天地下

也是前来为你送别的吗

————————————————

题大连作家森林

是啊,我看见的是一棵棵树

那些在城市醒来的人们

都是有大抱负的

心里藏着森林,藏着大海都是可能的

海平面上有树叶打着旋

一只海燕,自轻而又轻的书页声里滑出

如果不到此一坐

我还真不知道,静水之下其实流深

————————————————

虚惊

白天听同事们说房价又涨了

我在自家的电梯公寓夜读

毫无征兆的梦。我梦见自己睡在了空中

真是好一场虚惊

楼上的邻居搬家,搬走了我家的屋顶

楼下的邻居搬家,搬走了我家的地板

一张席梦思格外醒目

只剩十七层雾在那里硬撑

————————————————

种花的人

每隔几天,就会来一位种花的人

为办公室的植物浇水

有时施肥和修枝亦一并进行

他总是轻手轻脚,轻到几乎没什么声响

每一次想和他说上那么几句

刚要张口,就只见一个有些佝偻的背影

一位种花又租花的人

如此小心翼翼。可我不是植物呀

————————————————

一个下午

这一个下午乍暖还寒

搁下两行断句,接待来访的一位客人

我不是那么喜欢口头表达

也许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寒暄上

这一个下午我是听众

听人自言自语、自说自话或自我吹嘘

我看见许多马匹没入时间

而雪后的峰峦,却不时露出头来

————————————————

窗外似有人问我在等什么

我说我在等诗

惯常的约会。一朵浅笑

一袭浅色旗袍——会否突然闯进门来

诗不来,我的灯盏不灭

如果她能亲见

寂静的深夜,我仍然在等

就知道这一片光明,也是留着给她的

————————————————

香山寺

一帧旧的底色上

香山寺,大黄葛树冷不丁长出新叶

老码头就显得更老了

不过涪江看上去还颇年轻

江畔,一位妇人走过瓦街

一条小花狗紧随其后

半山的藏经楼外

书香与茶香依依不舍。那是子在川上

————————————————

老去

我知道自己会老。你也知道

过去比现在青春,今天比明天年轻

无论岁月寂静还是喧哗

我都将一如既往,慢慢陪你老去

当好看的银丝爬上额际

我们会并坐在老家的宅门前

不时相视一笑,让路过的风也停下

细数一对老人,曾经的风花雪月

————————————————

故国

彼时,我将以我的寂静

还原故国的一片月夜

一个村庄波澜不惊

而我或将是月下一缕路过的清风

嗯!2063年5月以后

我的诗还在,小园还在

亲人们谈笑如往

是夜之月,有些辽阔,也有些轻描淡写

【诗人简介】

唐毅,生于1964年4月,四川仁寿县人,现供职于遂宁日报报业集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诗选刊》《散文选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并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十九张机》、散文集《崇丽之城》《大地上的乡愁》、长篇小说《荷花塘》《做官》等多部。曾获首届海燕诗歌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第十五届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欢迎 发表评论:

植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