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植物篇 > 正文

做梦梦见猪肘什么意思-梦见煮熟的猪肘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4分类:植物篇浏览:84评论:0


导读:1996年,为拍摄四川古镇的片子,我带着摄制组一行五人,丰田面包车经过弯弯绕绕的丘陵土路,把人颠簸得五脏错位、六腑颠倒,终于见到了丘谷河坝上的罗泉古镇。一眼望去,立于河边的青瓦木屋...

1996年,为拍摄四川古镇的片子,我带着摄制组一行五人,丰田面包车经过弯弯绕绕的丘陵土路,把人颠簸得五脏错位、六腑颠倒,终于见到了丘谷河坝上的罗泉古镇。

一眼望去,立于河边的青瓦木屋、破旧的吊脚楼似乎随时都有垮塌的可能。恰逢赶场,熙攘的人流,卖蔬菜水果、猪肉牛肉、鸡鸭鹅兔,卖日用百货、五金干杂、农药化肥、衣服布料、家具家电,以及代写书信、算命打卦、游医打药等吆喝声此起彼伏;尤其是那一家家饭馆热气腾腾、香风徐徐,酒馆茶馆烟雾缭绕;不足两米宽的深长街面,背背篓、挑箩筐、提竹篮、拉板板车、推自行车的父老乡亲,像是过节一般喧闹,快乐的欢笑在略带黑黄的脸上荡漾开来…… 虽说是交通相对闭塞的穷乡僻壤,古老乡镇的生动与鲜活,却让我惊讶不不已。以至如今,古镇那般生动依然很鲜活地映刻在脑海中,让我有些恋恋不舍。

深丘浅谷中的罗泉古镇,在云雾朦胧里尤显一丝神秘。

山涧蛟龙戏罗泉

在四川仁寿、威远、资中三县交界的地方,山丘连绵,竹木苍翠,沟谷幽幽,清泉淙淙。在青山峡谷之间,碧水荡漾的球溪河畔,掩藏着一座鲜为外界所知的古老乡镇:长街五里,十弯九曲,形似蛟龙,伴河而卧,自古誉为“川中第一龙镇”——资中罗泉镇。

罗泉古镇已有1700多年历史,其兴起与罗泉采盐业密不可分。《盐法志》记载“资州罗泉井,古厂也、创于秦”。罗泉又名“箩泉井”。清代,一姓罗的府衙不满资州一姓竹的州官官大压人,便将箩字上的竹头去掉,简称“罗”,后又将“井”字去掉,称为罗泉。

罗泉古镇被山丘包围在一处低谷之中,路边山岭上郁郁葱葱的竹林、树木掩藏了小镇的身影。下到谷底隔岸观镇,满眼是破旧和古朴。龙结河蜿蜒曲折,既不清澈见底,也不滔滔流淌,像以一汪浑浊的死水,看见河面上无尽的落叶缓缓地漂浮,方才感觉到河水的生命流动。跨过一条石墩子,经过一座传出朗朗读书声的小学,就算进入了古镇。

跨过石堤就投入了古镇的怀抱

经过一阵秋雨洗刷后的古镇显得格外的清幽与娴静。无论从山上还是从谷底看去,罗泉的古老,经过千百年间的自然风化和人为毁损,昔日的风华亦如美艳的淑女成了一个沧桑衰败的老妇。那些依然矗立的吊脚楼,也显得颤颤巍巍,失去了往日的风姿和自信,只是勉强的显露出无可奈何的自嘲,迎送着从山丘升起又落下的太阳、或任凭风吹雨打。沿河上下,重重叠叠的青瓦木房错落有致地排列着,虽然被岁月的风雨吹刷得遍体鳞伤,但从屋面飘出的缕缕炊烟,仍向人们宣示着它的存在与活力。

行走在泛着水光的青石板砌就的长街上,街巷两侧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古老且极有特色的景致:黄泥土墙、黑瓦灰房、桐油木柱、褐色门扇、蓝白店幌、大红灯笼,一派古朴典雅的气氛扑面而来。沿街的建筑多为清代建成的木结构房屋,前面临街,后面依山傍水;房屋朱柱青瓦、木质穿逗结构;挑梁飞檐、雕刻花窗、线条明快、造型精美。房屋也多是四合院,几乎都有天井,大户人家还建有廊坊阁楼,前院后堂。现在大多数的房屋仍然被用作商业铺面,或卖杂货、或酿土酒、或磨豆腐、或作客栈、茶馆…… 罗泉鼎盛时期(清朝末年),小镇上就拥有13家饭铺,32家面馆,好几家戏楼,十多家酒馆、茶馆,生意颇为兴隆,每逢赶场那更是摩肩接踵,水泄不透。

杂乱、破败依然掩藏不住古镇鲜活生机。

由于罗泉镇建于山间谷地之间,古镇布局只能结合地形山势,依山建屋层层升高,镇中街道也只能因势造形,时宽时窄,有开有合;特别狭窄之处,街道两边的建筑都极力向街面挤靠,不仅使得临街面十分逼近,甚至两边的飞檐都近乎挨在了一起,人行其下头顶仅现一线天际。

如此密度的建筑,又多为木屋,稍有不慎,便会引来火患。于是,先人的智慧就在这里充分显现出来:古街每隔几座屋宇,就有一堵屏风般的封火墙巍然高耸。封火墙是罗泉古镇的一大特色景致,虽为挡火而建,然而古人在设计建造时,不仅考虑到了它的实用性能,还特别注重其美观和造型。这些风格各异、优美典雅的封火墙下大多是一条深巷,通往水边或山坡之上,这些高过屋宇屋脊的封火墙与深巷子,很好地消除了古镇“火烧连营”之患,与此同时,这些呈圆形、弓形、阶梯形等造型多样的封火墙,再辅以墙上云朵、花草、禽兽等图案,平添了几分飘逸与灵动,也成就了四川封火墙不同于皖浙封火墙的“极变幻之能事,有无限之趣味”的盛名。

古老的风火墙深藏着许多惊心动魄的感人故事。

古镇最有历史韵味和风情的要数盐神庙、子来桥、罗泉会议遗址、绣楼及罗泉溶洞。步入镇街的子来桥位于镇北盐神庙前,是一座长40米、宽12米的石拱桥。建于清嘉庆元年(1796年),至今已有200余年,仍然屹立在龙结河上。子来桥名的来由颇有情趣,原是一座简易的踏水桥,骡马、脚夫过河往往要涉水浪足而行极其不便。1796年,罗泉盐场场官张少牧动议修此桥,由于工程耗资甚巨,便提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历时6个月,耗白银3800多两,劳力5000个才建成。场官特邀资州州牧赵尊律“踩桥”(即剪彩)。赵接到请柬正值其妻身怀六甲,当夜梦见喜得贵子,次日他便把这座桥命名为“子来桥”。

步过苍老的子来桥,就进入了古镇长街,罗泉的所有隐私都袒露无遗

“子来桥”两端立有硕大逼真的石刻狮子和龙,从狮龙威武雄风和庄重神态里,多少能感悟到作为三县交界、盛产盐卤的罗泉镇当年的显赫与兴盛。它见证过罗泉镇商贾聚集,马嘶骡叫,舟来筏往,热闹非凡的繁荣盛景。如今虽一切都成过眼烟云,但石狮石龙依然默默地守护着往来于两岸的父老乡亲。

站在桥头,临河的驳岸上一字而排列着高悬于河面之上的吊脚楼,可以真切地看到这些老建筑多采用了竹、木、泥串架的结构。真是奇怪,这等的建筑竟然能历经百年风雨而不倒,也不得不为前人的匠心独具和建造技术而叹服。沿着布满苔藓,湿滑无比的石阶下到河边的石埠上,雨后略显浑浊的球溪河水,平静而缓慢地流着,古桥、流水、河边茂密的竹林和灌木,水边浣衣的老人,气定神闲地捶打着衣物,清粼粼的水中倒映出他的身影,与河边守望的石兽构成了一幅幅诗意的图画。

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无不显示了罗泉人的从容与淡定

“子来桥”的西边是城隍庙,东边是盐神庙。是中国唯一供奉和祭拜盐神的大庙,建于清同治七年(1868年)。呈南北中轴对称布局,庙门临街,门面不大,三面与民舍为邻。最具特色的是大庙里的戏楼及看台,除了戏台前天井可席座观戏外,在主殿前半部尚有避雨的石阶可作为观众席。盐神庙重檐三级,翼角高翘,精雕细刻,敷金涂彩;正殿屋顶天花板上镶嵌众多木质方格的群龙嬉戏抢宝图,布满有关民间传说、戏曲故事或乡风民俗、山水风光的浅浮雕。庙内供奉着被视为盐神的管仲,关羽及火神祝融,作为管仲的辅佐相伴左右。盐神庙是古镇曾经辉煌的重要标志,虽经百年风吹雨打仍栩栩如生。

盐神庙已不如昔日那样风光了

如今盐神庙成了古镇人聚会休闲的场所。人们坐在盐神庙大殿的石阶上懒洋洋地晒太阳。进殿门钻过旧戏台,来到空旷的庙前广场,四周的耳楼、侧房、走廊经岁月的冲刷已失去昔日的色彩。拾阶登上大殿,透过大殿的天井,能清晰看见蓝天上一朵朵白云飘过。十余根粗大的木柱支撑着古庙,房檐上的野草,摇曳在风中像在述说着古镇悠远的历史。

古镇五里长街中段的福音堂就是“罗泉井会议”会址,清光绪年间修建,建筑面积750平米,为重檐歇山式建筑,有天井、大堂和两耳房。1911年武昌起义前夕,同盟会员龙鸣剑,联合哥老会首领秦载赓等于8月4日在此召开“攒堂大会”,决定反对清政府出卖川汉铁路主权,组织“保路同志军”并商定起义方略。1911在这里召开的“罗泉井会议”成为四川“保路运动”由和平请愿演变为武装起义的重要会议,亦是武装推翻清王朝的民主革命重要里程碑。

长街尽头那昔日九宫十八庙之一的城隍庙已是大门紧闭,透过门隙向里望去,里面残垣断壁,一片荒芜,唯有庙前的抗日阵亡烈士纪念碑,依然挺立。抗战时期,众多罗泉籍的青年参加了抗日战争,生还者寥寥。为了纪念这些民族壮士,乡人特立此碑以示纪念。“川人从未负国”,偏荒一隅的小镇上这两处历史遗迹足以证明这一点。

当年革命会议遗址福音堂,不知为什么总是大门紧闭,难见真容

罗泉作为昔日盐商、官宦、富贾繁荣生意的往来重地,除了最具特色的盐神庙,也还有城隍庙、关帝庙、万寿宫之类的祭祀场所,但大多已成遗迹。像城隍庙吧,我17年前来时就大门紧锁,如今依然。透过残缺开裂的门缝往里一看,全是断壁残垣,庙宇垮塌,杂草丛生,废墟中已不见城隍老爷的身影。万寿宫虽说庭院、戏台尚还完好,亦是空寂无物,一位大妈或许是唯一的管理员,坐在戏台下挑绣。但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在这一大片破旧衰败的公馆、庙宇、庭院、民居里,尽然掩藏着一座几乎完美无损的公馆绣楼。虽说已成为镇上百姓的娱乐文化场所,但绣楼、亭阁、天井的漂亮大气依旧十分令人惊讶。

绣楼,原为刘家大院,始建于清道光10年,即1830年。为两楼一底,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为刘家小姐的闺房,抛绣球之处,故称绣楼。从精巧华丽、青瓦白壁、飞檐挑梁、红漆门柱、木格花窗、天井花台的绣楼形态中,人们不难想象当年刘家的富甲一方和千金小姐的显赫名贵,引来四方官宦公子、富家子弟的蜂拥追求,那抛绣球热闹疯狂的场景该是何等壮观。当然这位炫富摆阔,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是否寻得如意郎君,或成为永远的剩女,没有留下任何传说与故事,仅有这座魅力依然的绣楼让人们去遐想……

最漂亮还是这座绣楼,虽成了茶社,却是风情依旧,令人遐想

生动古镇鲜活情

流逝的岁月带走了那些远去的生灵,却带不走历经沧海桑田的庭院天井、残垣断壁,以及世代传承的古老民风。在那些已被人们遗忘了的角落,那斑驳的飞檐挑梁上,早已脱漆的柱子和残缺的泥墙间,在门板后仅有从屋顶亮瓦透进几缕光线的屋子里,正悄悄地诉说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故事。女人们喜欢在家门口奶小儿或提尿尿,或边做针线活边聊天;孩子们在青石板的街面上跑上跑下自娱自乐;老人们有的喝茶闲聊,有的打长牌;河边石板铺就的洗衣台上捶衣的棒声,妇女们的嘻哈打笑声,校园里朗朗读书声,以及球溪河的流水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古镇人特有却又习以为常的生活气息与情调。所有这些古镇人日常生活的景象,都会让你真切感受到生命的静谧和岁月的停滞,剩下的只有与世无争的那份淡定与知足。

茶铺当前边喝茶打牌边卖肉,生意休闲两不误。但猪肉确是很生态

镇街上的茶馆,无疑是罗泉古镇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在这里你会发现从镇里到镇外,从罗泉到世界,人世间所有的真善美与丑恶坏,地球村的大小事情都会浓缩在这里加以充分的议论。镇子里的中老年人从清晨一大早就到茶馆里,一泡就是一整天,一支叶子烟,清茶清谈,打牌下棋,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的必然。即便是背包客的照相机对准他们,也只是淡漠地看你两眼,完全无动于衷,继续他们的议政或闲聊。亦有中老年人,躺在一动就吱吱嘎嘎的竹椅上,来一碗隔壁豆腐坊现磨的豆花、或者一口旁边酒坊新出的高粱酒,要不就是眯着眼享受掏耳朵的乐趣,似乎每个人都沉浸其中尽享其乐与惬意。你会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心灵与自然如此贴近,感叹简单生活竟然也可以这般轻松美好。

老茶馆起早摸黑,不知已经款待过几代人了

一上子来桥,直入眼帘的便是一家酿酒作坊,夫妻俩从天亮忙到落黑,完全凭手工劳作,按家传工艺酿制高粱酒、玉米酒。山乡人家每逢赶场,中老年人,尤其是好喝两口的男人,因为家里没有现金,或是要把现金留存下来供子女读书,于是背着竹夹背篓,用玉米来酒坊换酒。他们满怀期待地坐在门口看着街景,或观望着酒坊里夫妻二人的忙碌,闻着股股酒香,已是十分的满足。一当新出的酒到手里,赶忙仰起头颈喝上一口,咂咂嘴,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那一刻,不知是感动还是感怀,父亲带着我上街边小酒馆,一杯烧酒,一把花生,父亲喝酒聊天,我则笨拙地剥着花生的情景又自然地浮现出来……,这样的情景与情调好像已经别离了好久好久,让人心里有些哽塞隐痛。

背来玉米换一桶老白干,是乡里老人最现实的享乐

下到河边看见一对中年夫妻,女的蹲着在石板上捶打清洗大人小孩的衣物,男的似乎很是心痛妻子,不忍只是袖手旁观,想帮忙干点啥的,却又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只好呆呆地站在一旁等候妻子的吩咐。一位老人也在河岸的石栏下捶洗衣物,孤家寡人的他独自料理着自己的衣食住行,显得平淡而随意。站在河岸上的我,脑子里一下浮现出母亲和嫂子洗衣的身影,以及小时候帮着母亲提衣服,在河边和母亲一同拧干衣服的情景,想想那噪耳烦心的洗衣机的轰鸣,能有流水的叮咚哗啦声更动听吗?更有自然生活情调吗?这看似平常而又简单的日常生活,不正是城市里众多心不宁气不顺的人所梦寐以求的吗?

日常生活平常而不泛风情

抬头望见一座吊脚楼,虽是陈旧破败,却也稳稳地站立在河岸坡地上。脚下的树丛、菜地,甚而连花草也长得枝繁叶茂,翠绿滋润。一老太婆伏在楼阁的窗口,往少里说也有八十好几了吧。她努力地眯缝着昏花的双眼眺望远方。她或许年老体衰,腿脚不便,已不能随意地下楼到镇街上闲逛,和左邻右舍寒暄点老龙门阵。只好不时靠在窗前,看看这个祖祖辈辈生息繁衍的小镇风光,呼吸着带有山林和泥土味的乡野气息,方才让她心安理得。不知道老婆婆每天要在窗口望多少次,但可以肯定的是,其间也一定有她所日夜期盼的“中国梦”,期待着那在山外很远的城市里读书或打拼的孙儿孙女能常回家看看……

这让我猛然地想到了我那远在法兰西的儿子,为了读博整三年后方才回家看看。他那90岁的老奶奶,已看不清孙子的五官了,只是抚摸着他的脸庞,拉着他的手说:“奶奶好想你啊!我做梦都梦到你了。”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永别,第二年母亲便无疾而终,儿子在电话那头悲伤地述说着之前他梦见奶奶去世的场景。这或许就是民间常说的一脉相承的亲人,一定会有心灵感应的。再抬头看着阁楼上老人家默默地眺望,我这个也算是孤寡的人一下泪奔,再也无法控制和强忍自己隐藏在心底的情思……

望着楼阁上孤独而充满期盼的老人,心里泛起阵阵凄凉

转到镇边的乡村人家闲逛,几乎家家都关门闭户,像是没人住一样,寂静得让人有些沉不住气。房屋虽很陈旧却很干净清爽,门边墙角堆的木柴、草把、砖块、背篓、竹筐,每一件看似无声无息,却是生动的,显露出浓浓的生活气息;门前屋后一块块坡地上种满了橘子树,那清幽油亮,初长成的柑橘挂满了枝头,似乎压得条条枝桠喘不过气来;树下的泥土里也满是蔬菜、花草,一只只漂亮的蝴蝶,也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一个劲儿欢快地忙着采花粉,似乎喜欢我为它们来点写真,任随我东拍西拍;院子里都晾晒着衣物和刚收下的核桃、花生,连蹲在一旁的狗也没怎么理睬我,只是静静打量着我。啊!这就是我睡梦中常常显现的乡里人家。虽然我一辈子都生长在城市里,但乡村人家在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与温馨,那里残留着不少儿时的快乐和温情,也记忆着不少苦难和伤痛……

普通人家的老屋

回到镇街上,一眼看见一位满头银发的婆婆坐在门口,黑黑的里屋简陋得不行。老人手里抓着一大块猪肘仔细地清理着残毛,小条桌上放着一小碗洗净的生花生和核桃,一口高压锅。83岁的婆婆红头花色、精气神足,儿女都在外地立业安家,老伴也去世多年了。我问她,这把年纪了孤家寡人的,怎么不跟着儿女住呢,她笑呵呵地说:“不行啊!儿女也是忙里忙外的,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再说我呆在那大城市里气踹胸闷,哪有我们这乡镇里好啊、空气清新,吃的东西新新鲜鲜。再说我还能自个儿料理家务、三餐,这不挺好的吗!”

婆婆乐观豁达的态度深深地打动了我。她不仅是心胸开朗,且很懂得调理养生,花生核桃炖猪肘,那可是补气养血、护肤养颜的美餐啊。老人家笑眯眯地说:“人老了,牙齿不行了,只能吃点炖的东西,吃肉喝汤,养养身子,炖一次可要吃好几天哩。”或许是惺惺相惜吧,我自己在家里,也是每月都要炖两三次,同样是红枣花生炖猪肘或猪蹄。从老人家的心态、气色中我获得了强大的信心,生活是一种态度,而态度决定了生活的美好与否。

婆婆的心态极好,独自安排着孤独中的生活乐趣

一夜秋雨沙沙不歇,枕着雨声香甜入睡,直至次日清晨,山谷中群鸡共鸣方将我唤醒,推开窗扇,雨后的群山更加青翠欲滴,空气也格外清新甘甜,古镇祥和的一天又将开始,而我则将告别罗泉。在一处坡顶俯瞰谷地中的古镇:清雾缭绕,翠竹掩映之中是那极具川乡古镇特色的封火墙和带着尖尖翘檐的屋顶,一条球溪河将古镇一分为二,依山沿溪而建的古镇中,那雨后发亮的连片青瓦屋面着实状如游龙,颇具气势。就这样再次离别了,不知是否还能再见。虽是其情难舍,但心中清楚,这样的古镇终将在时光中渐渐褪色,被城镇化的潮流冲毁,留下来的或许只是那美味无比的豆腐包子了……

处变不惊的罗泉古镇

古老美肴豆腐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罗泉豆腐是用罗泉特有的千年井水和优质黄豆用青石磨磨制成豆浆,用传统工艺下卤水点制而成,具有洁白、细嫩、绵柔、豆香醇浓的特点。镇里人家多用家常风味烹调出麻、辣、鲜、香、绵、柔、嫩、烫的各式豆腐美肴。

十余年前第一次到罗泉采风,在镇里不过几条古旧瓦屋木房,石板路面的小街小巷,做豆腐的就有好几十家。罗泉人大多白天选豆、傍晚挑水浸泡,凌晨用当地特制的青花石磨精磨成豆浆,倒进大铁锅加热烧沸后,用鲜竹叶掠去豆浆泡沫,再用细纱布过滤,使豆浆和豆渣分离,然后经三次点卤,等豆浆开始凝固时再用纱布包住,放在木制模具里压制成型,一般板雪白绵扎、细嫩如脂的豆腐,带着徐徐热气和清醇的豆香味靓丽出堂了。

家庭小店东西地道资格

一大清早天刚灰朦,豆腐人家便将一箱箱豆腐和一大桶热乎乎的豆浆摆在家门口售卖,有的还肩挑手推、走街串巷、一路叫卖:“热豆浆啰——热豆腐!”那悠悠扬扬的声音亦如一首清亮的山歌打破了黎明的寂静飘进家家户户。很快,伴随着一串吱吱嘎嘎的开门声,大爷大妈、小弟小妹睡眼惺忪地拿着盆、碗、钵、盅出来打豆浆、买豆腐。那热乎乎、新鲜鲜、清香甘甜的豆浆温暖了老人孩子的心怀,学生们则吃着烧饼、喝着豆浆,背着布书包蹦蹦跳跳地上学去。随着天色发白,鸡鸣狗吠,街巷中刷牙洗脸的也出来了,挑着一担鲜灵灵浸着朝露的蔬菜的农户,亦也吼起了婉转悠扬的叫卖声,小镇里又响起了日复一日的欢声笑语。

刚做好的豆腐,闻起来有故特别诱人的豆香味儿

现今的罗泉依然如故,从子来桥头到街尾巷里,举目可见豆腐摊子和豆腐饭馆,老字号谢豆腐、杨记豆腐、钟豆腐以及泉水豆花饭馆等,豆腐、豆花都是永恒的招牌和主菜,凉拌、油炸、鲜烧、红烧、煎煮等,清鲜、麻辣、家常、泡椒、火锅等风味样样出彩。还有一些家制豆腐干、豆腐乳、豆腐包子,色香味俱佳,诱得人一路游来口水涟涟。

自誉为江湖饕客的我,有好一阵被豆腐包子所迷惑,满以为就是就是用豆腐做的包子,跟鲜肉大

包、叉烧包什么的一样,只是心里很纳闷,这豆腐没有面团的柔韧性,易于破碎,要做成包子那还要些真功夫或绝活才行。到了罗泉一看方才恍然大悟,所谓豆腐包子,即是将豆腐划成有两个骨牌大小的豆腐块,将上方一端从中间划开,形成口袋状,填进鲜肉馅料即可,可用于蒸烧煎焖,调制成各种风味。这与川菜豆腐名菜里的口袋豆腐、怀胎豆腐、箱箱豆腐大同小异。当地人按其做法,豆腐包肉馅而称之为豆腐包子。但其间之关键在于豆腐,须得老嫩适宜,太嫩则易破碎,过老则显绵扎,口感不爽。另外便是馅料的调制,须用新鲜五花猪肉剁茸,加葱茸、姜米、郫县豆瓣和青花椒油,适量水豆粉调制,其馅料需干稀适度、肥肉均匀、细嫩香美,方才入口化渣。

豆腐包子的色香味情都蕴藏在这雪白细嫩的豆腐肚子里

罗泉镇上卖豆腐包子的有好几家,一种是金黄色油炸过的,这种豆腐包子表皮因油炸而紧实,不易破烂,易于携带,不少游人便大包买来捎带回家,再以个人口味喜好烹调,通常可以烧成清鲜咸淡风味,也可烧成家常风味,还可加其它配料,像蘑菇、笋子、青笋、番茄等,以及一些辅料,蒜苗、芹菜等。另一种便是鲜豆腐包子,即是生豆腐生馅料,新鲜现做的。这种易于破碎,当然就不能带走,只能在饭馆里选择一种风味或吃法,几分钟便可一享美味之乐。

我在镇街尽头发现一家叫“泉水豆花”的饭馆,有两样吸引住了我,一是这家是个老厨师,二是女主人正在做豆腐包子。我先看了看豆腐,十分新鲜,紧实而富有弹性,老嫩恰到好处;再看馅料,也是刚调制好的,新鲜香浓、干稀适宜。闲聊之间得知这家饭馆已开了20多年,因为处在镇街尾巴上故而生意一般,但厨师却是个老江湖,30多年的厨龄,年轻时还在成都打拼过10年,可见其厨艺非同寻常。

我点了份家常烧的,因为只有一张嘴,故而要了个小份,老厨师便不慌不忙地操弄起来。女店主送来一碗新鲜豆花水,清香回甜,很是解渴清心。看著厨师老练麻利的烹调,我很庆幸我的判断和选择。店里还有几位当地农民在品享着豆花饭,交流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他们为罗泉拥有如此享誉四方的美食的那份自豪与骄傲。

果然是老江湖,厨艺在身,气定神闲

不多一会,一大盘热气腾腾,鲜香撩人的家常豆腐包就摆在面前。乡里人家总是很大气,生怕客人吃不够,那至少都有20个豆腐包子,个个形态完美,躺卧在红亮滋润,麻辣香浓,带有火锅和炝辣鱼香风味的汤汁中,其间掺杂着香葱节、芹菜节、子姜丝和花椒、干辣椒。我小心地夹起一块吹吹气,慢慢入口,因为烧好的豆腐外热内烫,若是心急一口吃去,会烫得你哇哇乱叫,揉着心窝子双脚跳。拍好照片,坐下来安心细细品尝,感觉这豆腐包子特别细嫩鲜美,咸鲜适口、麻辣多滋,风味悠长。旁边的几个乡亲都直瞪眼观看着我的吃相,像是看老外一般觉得有些稀奇。女店主更是额外照顾我,亲手煮了一大钵蔬菜汤,像亲人一般叮嘱我说:“还是要吃点新鲜蔬菜才对,不算钱的咯,只收20元豆腐包子钱哈。”那一刻,一股暖流混合着豆腐包子的麻辣鲜美在肚肠里回荡……

真个是越吃越觉好吃,说实在的特别偏爱吃豆腐、豆花的我,第一次品尝到如此美味多滋、细嫩香美的豆腐佳肴。老厨师在一旁不时问我味道如何,见我大加赞许,他不无自豪地说:“我在成都帮过好几年厨,说实话,那成都麻婆豆腐店的豆腐品种还没我的多,就连麻婆豆腐也没我做的好吃哈”。我回应道:“是的,高手在民间噻。”的确,只有在乡镇,在民间,乡厨们还始终不渝地坚守着传统烹调,坚持着地道风味,维护着川菜之魂。这一餐尽管吃得很开心很努力,还是剩下了一半,实在是装不下,也带不走,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品吃豆花,罗泉豆腐名不虚传,豆花必定也是堪称美味一绝的。

倘若路途方便,我一定会打包带走的

交通:自驾车:1.沿成渝高速公路至球溪河出口下高速(112公里,通行费40元),西行22公里土路(路况极差)到罗泉。2.沿成渝高速公路至鱼溪(127公里,通行费45元),向东南行13公里到铁佛(通行费5元),柏油路面,路况较好,再行15公里土路到罗泉,路况较差。

乘车:可在成都五桂桥汽车站乘车到资中(每天8:00~18:30每30分钟一班,票价:38元),再转车到罗泉(乡村中巴,票价:7元)。

川菜文化学者《四川省志•川菜志》编委会副主编《百年川菜传奇》

《路边的川菜史》作者 图文原创·江湖饕客 向东 2020.08.01 成都


欢迎 发表评论:

植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