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篇 > 正文

做梦自己把碗打碎了是什么意思-梦见别人把自家碗打碎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22分类:生活篇浏览:82评论:0


导读:“慰安妇”一个在特定年代出现的受害群体。她们不仅要遭受身体上的折磨,还要承受心灵上的创伤。有人认为慰安妇根本不配活着,她们丢失了贞洁、丧失了尊严,是一种耻辱的存在。可谁又能了解她们...

“慰安妇”一个在特定年代出现的受害群体。

她们不仅要遭受身体上的折磨,还要承受心灵上的创伤。

有人认为慰安妇根本不配活着,她们丢失了贞洁、丧失了尊严,是一种耻辱的存在。

可谁又能了解她们心中的痛苦呢。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抗日时期,人们整日过着人心惶惶的生活。

但在北方的一个叫霞村的村庄里,人们都和谐和睦的相处。

贞贞就是生活在这个村子里,她的外貌出色身材匀称,而且还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但她她从来不扎头发,只是梳着长辫子。

除了有疼爱自己的母亲之外,她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大宝。

因为从小了解的原因,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非常深。

这天他们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骑着小毛驴就去镇上赶集去了。

他们的一路上有说有笑,大宝的甜言蜜语将贞贞哄得团团转,将整颗心都交给了大宝,而且他们还约定要在明年结婚。

他们这边是那样的美好与恩爱,却不知此时此刻的霞村。已经处于水深火热的地步。

日本鬼子来村里烧伤抢掠,他们将全村的人都挟持到一块,然后拿着枪逼迫他们老实点。

然后他们在大街上吃香的喝辣的,这些都是霞村百姓们的存粮。

贞贞娘也在其中被控制拿枪指着,就在这时大宝和贞贞回来了。

日本鬼子一看贞贞貌美如花的长相,脑中升起了邪恶的念头。

于是上前将贞贞抓了过来,大宝本来想着保护她,但看着鬼子的枪也只能在心中暗骂。

贞贞被日本鬼子按在桌子上,当着村民和她母亲的面玷污了她,而且因为她反抗还被打晕了过去。

整个过程只有她的母亲,看着女儿这样被侮辱。

感到十分无力与心疼,恶狠狠地打着自己巴掌。

而日本鬼子释放完之后,拉着还在昏迷的贞贞扬长而去。

等贞贞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日本军营成了“慰安妇”。

这成了她悲惨人生的开始,那时候的贞贞每天生不如死。

她被关在一间小屋内暗无天日,等待她的则是门外排着队的日本鬼子。

一个又一个的推门进来,跟她一样的还有好几个人,都被关在不同的房间内。

整整三年的时间,将贞贞的青春与贞洁踩在地上践踏,而她也从当初的青春靓丽变得狼狈不堪。

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之后她和一个大姐趁着夜深人静,看守她们的鬼子也睡着了,一鼓作气逃离了军营。

两人不敢有丝毫的喘息,她们恨透了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在漆黑一片的田地中肆意奔跑,两人从天黑跑到了天亮。

终于快到村庄的时候,在一口井前停了下来。

她们喝水、休息、洗漱了一番,两人在聊天的过程中,贞贞得知了大姐的身世与家庭,原来她已经结过婚 。

而且还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狗娃,一直以来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去见儿子。

而贞贞则说自己坚持下去的原因,就是因为还在霞村的大宝。

可是她们在做慰安妇的时候,鬼子为了不让她们怀孕,找到了一个西医破坏了她们的生育系统。

在那个时代不能生育的女人没人想要,这句话也深深触动了贞贞,她由内心深处升起了自卑与无助感。

她不知道大宝会不会接受自己,就在两人聊天的过程中。

有一个婆婆踉踉跄跄的从坡上走下来,两人见状赶紧扶她下来喝水。

大姐问她从哪里来,婆婆说邻村铁匠的女人回来了,当时女人被鬼子抢走了。

现在好不容易逃回来了。却被铁匠赶出门原因就是嫌她脏。

而且还说慰安妇就不配活着回来,要不那就是祸害了自己的家人与孩子。

这句话说出后给了贞贞与大姐两人当头一棒,她们的心里凉了一大半。

而婆婆休息完之后就走了,只剩下思绪万千的两人,这时候大姐似乎也想开了。

她现在已经是个肮脏之人,不用说别人自己都嫌弃自己。

大姐并不想将来拖累狗娃,于是将手上的戒指拿下来,并且托付给了贞贞。

然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跳进了井里,贞贞回头看到的就只有井边孤零零的戒指。

这次的路只有她一个人走了,看着大姐的死亡。

似乎也预示了她的将来,但是贞贞并不死心。

她不想就此放弃,哪怕是被人嫌弃唾弃她也想回到生自己养自己的霞村,去看一看母亲与大宝,这样她也算了却心愿。

等她失魂落魄地走到霞村的时候,夜幕也已经降临。

站到自己的家门口,她颤颤巍巍地推开门,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

那个曾经温馨的家现在也破败不堪,她四处寻找母亲无果,不禁慌了神 找了一个亲戚家,

而亲戚得知她回来后,只是像躲避瘟神一般,隔着门对贞贞说,她走后她的母亲就疯了,

然后一把火将家里的物件烧过,自己也在那场大火中丧生。

得知唯一的亲人已经离去,贞贞的心中万念俱灰。

村民也在外面对她指指点点,无人不嫌弃她的身份。

就在这时她想到了大宝,想着两人的海誓山盟,她赶紧到大宝家。

却发现他已经结婚,而且看见贞贞之后也没敢认。

两人曾经的美好在这一刻变为了幻象,贞贞内心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她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于是跑到母亲的坟前,打算上吊了解此生。

就在这时她看到手上的戒指,想到大姐临终前的托付,一定要找到狗娃。

她决定要帮大姐完成这个心愿,于是她再次踏上了寻找的路途,

可这次她的心中对霞村不再有念想,四处打听才得知狗娃已经沦为乞丐了。

因为他的母亲被掳父亲也死了,那个时代多一个人就多一个负担。

无奈他只能睡在破庙里,谁家有剩菜剩饭了就给他一些。

贞贞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她觉得内心十分心疼。

如果大姐没有死,看到懂事的狗娃心里一定非常开心。

她将大姐的戒指给了狗娃,并且告诉他他妈妈在被掳走之后,刚到日本营就自杀了 他的妈妈是个好妈妈,她说完这些话后就要离开。

而狗娃这时候叫住了她,因为他已经是无依无靠。

在这个地方没有丝毫留恋,只能跟着贞贞一起走。

不管她到哪他都跟到哪,贞贞看狗娃可怜。

又想着自己也是四处讨饭吃,于是就带上了狗娃。

这天他们寻找吃的时候,误闯进了土匪窝,尽管小心谨慎还是引起了土匪们的注意。

将两人逮了起来,狗娃害怕地躲在贞贞后面。

土匪头子朱四爷看贞贞的模样俊俏,于是要她用身体来换吃的。

可是已经饱受三年折磨的贞贞,再也不想回到那不堪回首的时光。

她坚决地拒绝了,并说只要不上炕干啥都行。

为了能让四爷觉得自己有价值,她毅然决然地拿起枪,毫不犹豫地就开了一枪。

一个女人若不是被逼无奈,又怎么会这么有胆识有胆量,四爷的心中对她也有些欣赏。

他问贞贞的来历,可贞贞却并不想说出自己的来历。

只是搪塞了过去,就这样两人在山寨住了下来。

她会为四爷烧水洗脚,也会为山上的兄弟们做饭吃。

一直都是凑合吃的兄弟们,吃着贞贞做的饭大快朵颐,这也让四爷对她越来越欣赏。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给四爷洗脚,四爷却再也忍不住想要爱抚她的心,贞贞却怎么也不肯,就在这时她想到了日本军营的三年,心里直犯恶心吐了出来。

四爷顿时没了兴趣让她滚,可是却也没有为难他。

第二天照常吃着她做的饭,等吃完饭之后,贞贞看着他们拜完关公后离开。

而离开之前四爷对贞贞说,想逃就逃没人拦着,贞贞并没有说话,只是目送他们离开。

之后她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是将寨子的脏衣物拿出了清洗,就连床单也都给洗干净了。

屋子也变得干净整洁,等四爷回来后,看到的就是一院子清洗干净的衣物。

他的心中感慨万分,在这个战争时代,他们全部都是居无定所的兄弟,每天想的是如何填饱肚子,寨子里从来没有收拾过。

贞贞的到来,让他们这里变得有了家的味道。

四爷对她也越来越好,院子里有个木墩子。

上面每刻一道都是鬼子的一条命,今天他们足足杀了六个鬼子。

贞贞听到之后心中欢喜,她的心中痛恨鬼。

只要有人杀鬼子就是她的恩人,于是欣喜地跑进厨房给他们做饭。

到了晚上他们都在喝酒庆祝,而贞贞却从噩梦中惊醒。

她又梦见不堪的记忆了,直接冲到院子里,拿起火把大喊着放开我。

四爷一看明白她是犯癔症了,为了不让她伤人伤己只能将她打晕。

等到贞贞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狗娃陪在自己的身边,而四爷则是连夜去给她抓药。

生怕回来的晚了耽误了她的时间,贞贞听后心中万般感慨。

自打入了日本军营,她的生活一直都是灰暗的。

没有人关心与照顾,只有无尽的嫌弃与唾骂。

而四爷的关心就像是天上的太阳,给她带来了光,温暖了她的心。

她在潜移默化下喜欢上了四爷,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敢向前踏步。

可是四爷却不这样觉得,他知道贞贞恨日本鬼子。

于是就让她来刻道,每一道都代表一个鬼子的命。

贞贞刻的十分用力,仿佛是要将全身的力气使出来。

四爷默默地看着她,然后将刻道的权利交给了她。

还带她挑了一件好看的衣裳,贞贞一眼就看中了那件红色嫁衣。

她心中的梦想就是成为贤妻良母,可这注定是遥不可及的幻想。

贞贞安心的在寨子里生活了下去,她每天砍柴、洗衣、打扫卫生。

将寨子打理得井井有条,可这些都不能抵挡当下的问题。

那就是他们断粮了,四爷对这事也非常郁闷。

刚好得知鬼子就在前方不远处,而且还将村民的粮食抢了去。

他心中的怒火燃烧,决定跟兄弟们去抢了鬼子的粮。

这次狗娃也决定跟了上去,这次贞贞和他们一起拜神。

然后目送他们远去,一群铁铮铮的硬汉,骑着马唱着歌走在山林中。

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才赶到鬼子的军营前,四爷让狗娃在日本军营外放哨。

只要有人过来就学驴叫通知他们,之后他们就冲了进去,只留下狗娃在外面放哨。

贞贞这个时候在寨子中,总感觉心中非常不安,而且还将碗摔碎了一个。

她蹲在地上心不在焉地捡着碎片,这仿佛是在预示着什么,

确实 四爷这边并不顺利。

他们刚进去没多久,鬼子就回来了一枪打死了守门的狗娃。

然后冲回军营里面火花四起,不断的枪声打响。

土匪们虽然逃了回来,但是四爷却被打中了。

贞贞这时候才感受到什么是心如刀绞的感觉。

她知道这种病只有西医能治,而她也知道日本军营有西医。

那是为她们做绝育手术的医生,如果将他找来,自己的身份恐怕就保不住了。

可是看着眼前危在旦夕的四爷,贞贞也没有时间做考虑了。

只能带着兄弟们到日本军营,将医生给绑了回来。

一个女子能有这样的胆识实属不易。

刚开始大家都非常钦佩她,可是当军医认出她,并说出她的身份之后,大家看向她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但贞贞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逼着医生给四爷治好了病,然后杀死了他。

可是贞贞却不再受尊敬,他们觉得她伺候了日本兵,不是一个好女人。

不仅不让她碰四爷,还不让她刻道,就连做饭大家也都嫌她脏。

更有甚者以为贞贞是个随便的女人,对着她就要动手动脚,好在贞贞奋力反抗才挣脱了。

她再一次受到了伤害,而四爷也因受伤昏迷不醒,狗娃也死了。

她的存在没有价值了,贞贞没有任何的牵挂了。

她走出了这个寨子,天大地大哪里去不得了。

她要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做一个平凡人过普通人的生活。

看着满天荒草跟她心中一样悲凉,就在这时她遇见了一个商人。

商人看她是一个人,心中起了歪心思,带着她一同走。

因为他的妻子不能生育,他想让贞贞给自己生个孩子。

可这句话却再次刺痛了她的心,她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只能一路上沉默以对。

马上就要走到河北地界了,她看着前方的路,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到熟悉的故土,

但她没有回头,这一片土地上承载了她太多的伤心事。

走到半路的时候,他们到一个面摊吃饭。

贞贞却遇见了一样逃出来的姐妹,两人非常有默契的没有相认。

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看到人都睡着了,他们才悄悄跑出来碰面。

两人互相关心互相照顾,却不知这一切被商人听见。

他虽然是贪图贞贞的美貌,但是却不想要一个慰安妇。

于是第二天就早早离开了,贞贞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床,她早已经习以为常。

就连店里的老板伙计都对她另眼相看。

再次受到歧视的贞贞,继续踏上了前往远方的路,天大地大却没有容得下她的地方。

而四爷这时候也清醒了过来。得知了发生的一切,他二话没说就去找贞贞了。

一路上跋山涉水,终于追上了贞贞。

一直以来都非常坚强的贞贞,在听到四爷的声音时,她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别人都在嫌弃、唾骂她的身份,可是她的无助与委屈又有谁能理解,她又何尝不想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

四爷只能看着这个柔弱的女子,对她非常心疼。

告诉贞贞愿意接纳她的一切,可是贞贞却怕自己拖累了他。

而且自己不能生娃,娶了自己又有什么用呢。

她说完就要走,可是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

他的旧伤未愈,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重重地摔下了马。

贞贞只好将他送回了寨子,有了四爷的庇护,贞贞在寨子里又恢复了平常的生活。

她的心中对四爷也渐渐产生了依赖,两人虽然没有确定关系,但却早已心意相通。

这天四爷听说霞村有八路军,那是一支专门打鬼子的部队,他们也想加入其中。

跟着他们一起打鬼子,于是就拜托贞贞去打探一下。

那是她的伤心地,她不想再面对村民们的指点。

可是为了让四爷能加入八路军,她还是决定回到这个地方。

她再来这里的时候,遇见的不再是人们鄙夷的目光,而是八路军们投来安慰与心疼的眼神。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接受,一时间她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

然后在她的打听下得知,只要是想打鬼子的都能参加八路军。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她非常的开心,第二天一早就收拾东西要回寨子。

将这个消息告诉四爷和兄弟们,让他们都乐呵乐呵。

踏着回寨子的步伐也格外轻松,可是到了寨子却不见众人的身影。

平日里欢腾的人也都要没在,她拿出碗就要去找他们。

却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他们惨死的样子。

原来在贞贞出去的这段时间,鬼子将山寨的人都杀了,一个也没能幸免。

贞贞跑过去抱起四爷的尸体,却发现尸体都已经僵了。

对她唯一好的人死了,她心中唯一的光灭了。

心如死灰的她将众人埋葬了,贞贞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她坐在山寨中好好打扮了一番,穿上了曾经梦想的红嫁衣。

头发也不再梳成麻花辫,而是盘了起来。

虽然没有与四爷结婚,但她的心中早已非四爷不嫁。

她手里怀抱着一篮子的炸药,一步一步地走向日本军营。

这些日本鬼子刚杀完人,看到她回来,还以为她是继续回来做慰安妇的,于是全部色迷迷地围着她看。

可这时的贞贞早已经没有了活的想法,她不想就那么死了。

这次的她坚定、果断地将炸弹引爆了,整个日本军营升起了一朵蘑菇云。

她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了,留给我们的只有她那坚定的眼神。

以及鲜红色的嫁衣,这部《贞贞》是由著名导演乔梁执导。

这是根据丁玲的短篇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改编的。

在我们的印象中,丁玲总是会出写出高大全的人物。

可她笔下的贞贞却是符合那个时代的小人物,贞贞这个名字寓意是在身体与心灵上保持单纯与纯洁。

可这却与她的命运大不相同,她出生的地方是美满和睦的。

而之后的人生却是灰暗无比的,成为“慰安妇”受到背叛与辱骂。

她的内心伤痛不比任何人少,但是她始终保持着心灵上的纯洁。

哪怕是到饿死的地步也不会委曲求全,这样的做法又符合了她的名字。

在丁玲的笔下 人物的性格都会有些偏向内敛,可正是这内敛的性格,才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贞贞的不甘与愤怒。

她不是什么大英雄、大人物,只是居住在霞村的一个小百姓。

可是她却能在最后拿着自己的性命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这让整个文章的情绪都跌宕起伏。

导演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在拍摄上也非常的抓人心。

每次贞贞被辱骂被鄙视,以及她每次被说出身份时的彷徨,这都在镜头下完美地展现了出来,“慰安妇”并不是一个值得我们痛恨的群体。

没有人愿意在那个时代给侵略者做胜利品,中国人民都是一条心我们都痛恨那个时代。

而“慰安妇”的心中比我们更加痛恨,我们应该像片中八路军一样,用包容与厚待来消磨她们心中的彷徨与委屈。


欢迎 发表评论:

生活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