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在捡茶子-梦见自已捡玉米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生活篇浏览:82评论:0


导读:我承认,在选用何种食用油作家厨烹饪主打油品的问题上或有偏爱: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郴地所产的茶油是世界上最好的食用植物油!曾与一位朋友为此问题争论了一个下午,我讲茶油如何妙,他讲橄榄油如...

我承认,在选用何种食用油作家厨烹饪主打油品的问题上或有偏爱: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郴地所产的茶油是世界上最好的食用植物油!

曾与一位朋友为此问题争论了一个下午,我讲茶油如何妙,他讲橄榄油如何好,争争吵吵搞了几个钟点,最终谁也没说服谁。“茶油最好”既暂未经权威鉴定或天下人皆自觉信服,只能客观地讲“或有偏爱”。

但茶油一定是天下好油之一,怎么排也在三鼎甲之内。

油茶,山茶科山茶属植物,是中国特有的木本食用油科树种,有2000多年的栽培和利用历史,以湖南、贵州、江西、广西等地产量最高。与橄榄、油棕、椰子并称世界四大木本油科作物。

旧时郴城大户多有油茶林在近岭远山。间枝、刨山、收摘、脱壳、晾晒、榨油等一干事务均由住在油茶山边边的长工、佃户自行处理。腊月里,一坛坛、一篓篓(油纸粘覆的篾篓子,决不漏油)金黄馥郁的茶油挑进东家的库房里,新茶油的芳香在堂屋、厅房、厢房、天井里悠悠游荡,让人心旷神怡,同时宣告春节的煎炒烹炸有了一个香喷喷的开场。

我这样写坛坛篓篓的茶油似乎轻飘飘的就饱了众人的口福,显起没得什么啰嗦麻烦事。其实不然。单讲从山里崖畔峰尖把熟了的茶苞摘下来挑回家,就是个费大神的事。

其实是老辈人一代代传下来的规矩,到了一茬茬油茶林主人、从业人员和四方百姓行为观照中,已成不可违拗的天条:每年寒露后(含“寒露”当日)10天内为“摘茶子”时段,10天过后即进入“捡茶子”时间。关于“摘茶子”与“捡茶子”,这里要多说两句。摘与捡的区分在于:“摘”是主家行为,保证主家尽享产权的尊严与可实得的利益获取。“捡”是各方各人的自由行为,土话叫“各人捡到各人要”,不分山界,遑论地主。

上面说到城区大户雇人经管、守护油茶林(油茶产区的山林大户亦如此),但雇请的人数总是有限的,到了油茶果成熟季节需集中收摘茶子时(摘迟了油茶果撒落一地,糟蹋了),缺人少劳力,一大锅汤里只漂到两、三根葱,缺人手成了年年摘茶子时的常态。这时,一种纯属临时组织的“帮忙”群体出现了,这一拨拨人,类似当年由关内冀鲁豫陕晋,甚至江淮地区的成群结伙往西北、华北、新疆等地的“麦客”、“棉客”,帮人割麦摘棉,充当临时佣工。循此,给醴陵、攸县、耒阳、宁远等地来郴州摘茶子的佣工安个“油茶客”名号也是实至名归的。

由于有“摘”与“捡”之说,此种雇与受雇的关系即具有了鲜明的道德指向:年年招募“油茶客”,年年“油茶客”品质各不同。——山高林密,地广人稀,如此宽大的油茶林属地,无法实施直接、有效的监管监察,摘10天茶子,如何摘法?陡崖上那棵树结苞五六十斤,舍不舍命上?悬壁边那株树也结了几十斤茶苞,攀不攀上去摘?进山带几个箩筐?四个两担,六个三担……勤与懒,霸蛮与畏缩,在短短的10天内,在一拨拨的“油茶客”身上展示得淋漓尽致。

这还不是“道德指向”最核心的部位。听一位前油茶大户的孙子讲,摘茶子只有10天限期,限期一过,四乡农工商学人等均可无阻碍进山捡茶子,当然其中也包括外乡来的“油茶客”。此时很怪异地出现了某伙“油茶客”帮主人“摘茶子”三十担,自己“捡茶子”三十多担的怪事!

某县来郴州的张姓“油茶客”是一位在圈内极受尊敬的人物,其故事,常作为楷模言行传说。前大户的孙子说,自家的油茶林过去请非张老板的“油茶客”收摘茶子,常年得油在1100—1200斤左右。年年起疑心,年年换“油茶客”。这年雇了张老板手下的“油茶客”,当年收油1800斤左右。主家置酒席一桌,专请张老板,席间问何以如此?张老板言:油茶挂果有大小年。大年跟大年比,小年跟小年比,讲良心则主家多油,黑良心我则多利。不摘干净,省力省神,待10天限期一过,再进山大捡特捡,你少了,我就多了。主家再问张:有利不图,岂不亏哉!张老板回复:黑利不图,心无愧哉!张老板有仁有义,在郴地“油茶客”中口碑甚佳,后其“油茶客”牙行(经纪行)越做越大,赚得盆满钵满,家族兴旺发达。

茶油好吃,是真正意义上的绿色食品。推介茶油,于我,似处矛盾之中。如嫁女,女嫁不出去,心急;女嫁出去了,心疼。我乃小家子意识,怕把茶油名气搞大了,炒作加虚夸,“高档”升高价,这个样子,我等小民就会吃不到、吃不起茶油了。 (作者:陈岳,郴州市作家协会原主席)

郴州古法茶油制取工具:油榨


欢迎 发表评论:

生活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