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吃很多莱-梦见自己吃馒头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生活篇浏览:46评论:0


导读:看了不少心理学的书,我对“解梦”一直很感兴趣。心理学家武志红曾在《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中写过简单的解梦方法:第一种,当下解梦。从梦中醒来,保持身体不动,不做任何努力。不主动启动...

看了不少心理学的书,我对“解梦”一直很感兴趣。

心理学家武志红曾在《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中写过简单的解梦方法:

第一种,当下解梦。

从梦中醒来,保持身体不动,不做任何努力。不主动启动任何思维过程、身体过程和情绪过程,让梦中的一切体验和想法自己而然地流动,不做任何抗争,只是保持着觉知。

这个方法最适合带来强烈体验的梦,如噩梦,或者在梦里有激烈的争吵或者哭泣,激烈到即便知道自己已经清醒,仍然感觉心灵受到强烈激荡、久久不能平息。

这个时候不要阻断它,不要着急安抚自己的情绪,先让它流动,流动,同时保持着觉知(你知道自己现在正在感受着这种情绪)。

武志红说,你用觉知之光照亮他们,那么逐渐地,这些黑色的死能量就会转变成白色的生能量。

怎么转换的呢?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体验,但是只能说,这是太独属于个人的体验,只有自己真的去尝试了,才会明白这种感觉。在这里,恕我实在不能用文字去描述。

第二种,自由联想,即找到梦的一个信息,然后自然而然地问自己,从这个信息,你会想到什么,又想到什么,还能想到什么?……

彻底、流畅地自由联想,就意味着你的思维过程、身体过程和情绪过程都在自然进行。武志红认为,这本身就是疗愈,即当下解梦法。

这也是我最经常用到的解梦的方法,非常神奇的是,平时很多想不通的事情,一通过梦的联想,便能即刻“顿悟”,这种感觉非常棒。

第三种,角色代入,即想象自己进入一个意象,成为这个意象,然后感受它。

武志红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一个女学员梦见一个女人总想靠近她,而她充满恐惧。(代入一下,如果是我总梦见一个女人想靠近我,我又看不清她的脸,估计会联想到鬼神之类,好恐怖……)

武志红引导她做自由联想时,她发现,梦中的这个女人,让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一个多年的闺蜜。然后她做了角色代入。当她尝试进入对方的身体时,她体验到了闺蜜充满恶意和幸灾乐祸。

她从梦中猛然醒悟——虽然两个人平时很要好,人前人后也都很亲密,但是她心里其实是很排斥两个人更进一步地接触的。

意识里她一直在说服自己,这只是因为自己性格孤僻,所以不愿意与别人太亲近;

但是通过梦里面的角色代入,她忽然明白了自己真实的感觉——她其实早就感知到了闺蜜的不真诚,这种不真诚让她感觉并不舒服,所以她潜意识里不想离她那么近。

学心理学之后,我最深刻地体会是,语言可以欺骗人,动作可以骗人,记忆可以欺骗人,但是感觉一定不会欺骗人。

如果有一件事情,所有人都觉得特别好、特别正确,但是在我们的记忆里总是感觉别扭、感觉自己不开心,那就不要怀疑自己的感觉——自己在其中一定是受到了委屈,只不过可能是确有其事,也可能是产生了误解而已。

再回头来说解梦,以我自己最近的一个梦为例:

我梦见自己在老家和亲人们团聚吃饭了。梦里面亲人很多,关系亲近的姨妈还有堂哥堂姐们都在一起,大家其乐融融。菜也很丰盛,有很多我喜欢吃的家乡特色菜,梦里光白米饭我就吃了四碗,觉得吃得好饱好撑啊……

直到闹铃声把我叫醒,我还久久沉浸在梦里不愿醒来,跟亲人们在一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稍微清醒一点后,不由自主开始联想:我为什么会做这个梦?这个梦代表了什么?

我第一个联想到的,是昨晚上我跟我爸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这个梦,应该代表了我跟我爸关系的亲近,心里有了爱的流动,觉得对于家人的感情很充沛,所以在梦里面我吃饭吃得很饱、很满足。

之所以会这样联想,是因为在心理学的解释中,“吃”这个动作其实是获取人生最初的安全感和探索欲望的象征。

人类从婴幼儿开始,用嘴巴来探索世界,用嘴巴来获取食物,用嘴巴与妈妈建立最初的联系,所以用嘴巴进行的“吃”的动作,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

而在梦中经常觉得饿、经常想吃东西,其实代表着现实生活中求而不得的东西太多:

欲望太丰富了啊,但是现实中又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满足,于是内心深处就越发地渴望,梦里面的食物就越发让人垂涎三尺……

但是要注意的一点是,梦里面“梦到美食”和“吃到美食”是两种象征。

简单地说,如果“梦到美食”是想要的东西太多、念头太强烈,那么“吃到美食”就代表着一定程度的满足——像我在梦里面梦见自己吃了四碗米饭、觉得好饱好撑,可以看做是潜意识中感受到亲密关系得到了修复,所以我很满足。

继续联想。如果这个梦是是我跟我爸关系的象征,那么这个梦是不是还有更深的寓意?

反思近来我生活中发生的事,一个最近才有的变化是:

我给我爸做了一个心理辅导计划,要坚持每个星期给他打一次电话,每次时间至少45分钟,至少坚持六周。目前已经完成了两次。

而这么做的初衷,是我突然意识到了:跟我爸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对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要知道在2020年一整年我都没有给他打过多少电话,因为一些原因,我有意地想把他与我的生活隔离开——不联系,我就不会太生他气。

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突然就过了心里的那个坎:

虽然他还是那个脾气又倔又硬、不懂得关心体谅他人的父亲,但是我看到了他的“困境”——他跟家里人发生了强烈的矛盾,他很想去化解,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去做,结果是他越努力,事情越糟糕,他也越痛苦。

而他的这种痛苦,让我瞬间发现,他已经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威严强悍、需要我仰视面对的父亲了。现在的他,并不比我强大多少——在人格上、力量上是我们对等的。

这种发现让我很震撼,开始重新审视我与他的关系:既然是对等的,那么我们之间为什么不可以重新对话?

这个重新开始,对我来说有着全新的意义:

我不再是那个对他有很深的期待、容易被激怒的小孩,我也不再需要为童年被漠视的自己求得补偿或安慰,当我意识到“我们是平等的“那一刻,那些委屈就已放下;

我也不会再因为他的某些表达而生气或受伤,我不再是一个“愤青”,而是成熟的、有心理学知识背景的大人,我能看到他语言行为背后的心理学意义;

做这件事情也不是在迎合谁或讨好谁,我只是为了自己——我想要一段融洽的父女关系,不管结果好不好,我都要尽力去追寻;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虽然我对父亲充满了愤怒,也只能憋屈地臣服于血缘关系。

换句话中,在这次重启对话中,我是主导,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只是在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我想要一段更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而在这个梦中,我感觉到那么温馨舒适,心满意足,其实是一种更深刻的暗示——

在意识里我其实仍然有犹豫,我不确定跟父亲之间的“关系重建”是否正确,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对父亲的“疗愈”,更不确定接下来的对话中会遇到什么;

但是潜意识告诉了我,每一点进展其实我都无比地欣喜,勇敢地按照计划把它走完,我会体会到更多来自于这段关系的“馈赠”——家人之间亲密联结,才是圆满;冷漠相处,终究会有遗憾。

联想到这个,再回头去想我的那个梦,内心一片坦然,哎真是个好梦啊。

而早上跟孩子聊天,女儿说她也做了一个梦,梦见手指头上破了一个洞,有黑黑的小虫子从她手指上爬出,她吓坏了……

我想了想,问她:昨天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被老师批评了吗?跟好朋友吵架了吗?

她很惊讶地说: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昨天跟好朋友乐乐吵架了……

我为什么会知道呢?很简单,“手指上破了一个洞”,就是梦里身体有破损,转换到意识中就是孩子的“自我”有了“破损”;可怕的“黑色”的虫子爬出,其实就是有负能量在向外发散。

为什么会有负能量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冲击了她的自我——被家长老师批评或者跟很好的朋友吵架,也就这几种了……

如果对解梦有更多的兴趣,推荐大家可以看荣格的《潜意识与生存》,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印象深刻的梦呢?或者有没有一段梦境时不时重复出现?愿意的话,欢迎私信一起探讨,相信我,你会看到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欢迎 发表评论:

生活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