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篇 > 正文

为什么会梦见自己咬掉牙齿-为什么梦见自己裸着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9分类:生活篇浏览:93评论:0


导读:张三甲之后人张阁口述历史。张三甲其人张三甲是我的爷爷。字鼎臣,号魁轩,又名张荣甲。光绪丙子年(公元1876年)10月5日生于直隶大名府开州(今河南省濮阳县)户部寨一个贫寒的武举家庭...

张三甲之后人张阁口述历史。

张三甲其人

张三甲是我的爷爷。字鼎臣,号魁轩,又名张荣甲。光绪丙子年(公元1876年)10月5日生于直隶大名府开州(今河南省濮阳县)户部寨一个贫寒的武举家庭。

爷爷的祖父张增身大力强,年轻时外出打短工,偶遇一武林高手,结为昆仲,与其学得几路拳术。回家后,农忙在田间劳作,农闲练拳习武。他拳势敏捷,灵活多变,能攻善守,不摆花架子。渐渐名扬四方,本家子弟和邻村不少人纷纷拜他为师。

自此张家办起了武馆,慕名学武的人络绎不绝。张家武术强调硬功,讲究武德,练身养性合一。由于老人的身传言教,曾祖父张耀田及叔曾祖父张耀春都有较深的武术功底,后应乡试,中武举。

爷爷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崇尚武功的家庭。曾祖母申氏系本地一贫家之女,身材高大,端庄秀丽,勤劳善良、善于理家。但是由于几十亩薄田旱涝收成难保,再加上清政府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生活很是拮据。曾祖母生了五男二女,长子和老五相继冻饿夭亡,剩下次子登甲、三子三甲、四子冠甲及两个女儿。

清代练功木锁

三位爷爷体格超群,饭量过人,尤其是我爷爷顿餐柱饼(就是一筷高的大饼)和升米。为养活他们,曾祖母终日操劳,除帮助曾祖父种好薄田外,还得熬夜织纺。青黄不接时,还带爷爷们下地挖野菜充饥。

我爷爷生来聪慧,才思过人。他长方脸膛,宽额高鼻,双目炯炯有神。自幼目睹父辈练武,酷爱武术,咿呀学语时就模仿大人习拳练武。他机敏好学,专心刻苦,无处不是他练武的场所。随母亲下地挖野菜用铲练“飞镖”;和伙伴玩耍以棍棒练“刀法”;麦场上同伙伴摔打练“拳术”。有时练累了,就和伙伴幕天席地美美地睡上一觉。

他以严父为师,七、八岁时就已学会了不少招数。十四、五岁时,已长成彪形大汉,太师椅已容不下他高大的身躯,武艺也更加出众。为学众家之长,集各派精华于一身,他拜杨什八郎武术名家杨国昌(字盛朝)先生为师。杨先生甚爱弟子三甲,精心教练。爷爷也谦虚学艺,刻苦习武,武艺更加精进。耍起180斤重的大刀,出神入化;飞马射箭,百发百中。其力大无比,“弓、箭、刀、石,色色冠群”(引自碑文《杨盛朝先生教泽序》)。

清代乾隆年间练功石

杨先生夸赞道:“吾弟子盈门、唯有三甲罕见也。”后来,爷爷又遇名师杜同春,杜夫子系已丑科乡试举人,庚寅科会试钦点蓝翎侍卫,武艺高强,爷爷深得其教诲。

成为武状元

光绪丁酉年(公元1897年),爷爷于直隶大名府乡试中试第31名,成为武举人。

光绪戊戌年(公元1898年),清朝最后一次武会试开科。我爷爷由奶奶娘家资助,和叔祖父冠甲等人进京赴试。

当时参加会试的武举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大都是豪门富户子弟,还得拜朝中有名望的人为师。于是爷爷拜了恭亲王为师,才得以入试。报名时,爷爷想想自己那几十亩薄田,怕人看不起。于是不得不鼓足勇气谎报“有田产八百亩”。检录的人还轻蔑地瞥了爷爷一眼:“穷猴!”

一言刺痛了爷爷的心,他对天发问:穷人为什么这样被人看不起?他想起平时练功,多少烈日下,多少风雪天,月亮照明,星星为伴,跑马射箭,练刀搬石,付出了多少心血。他紧握拳头自励:“三甲,你要为天下穷人争气啊!”

在会试中,我爷爷弓、箭、刀、石,样样成绩名列榜首,会试中试中第一名会元。殿试时,爷爷一进考场,一片哗然。只见他身高八尺,相貌堂堂,手提一柄180斤重的大刀,威风凛凛。他摆定架式后,挥起大刀,舞动生风,前后左右,寒光闪闪,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如蛟龙溅水,似鲲鹏展翅,令人目不暇接,望而生畏。

明清时期武状元的练武大刀

突然“当啷”一声大刀落地,全场顿时愕然。但见爷爷一边用牙咬掉右手大拇指上拉弓时忘摘的骨板指,一边用右脚猛力一搓,脚尖一挑,大刀顺势飞起正落手中,接着连起数招,亮出一副“敬德钓鱼”的架式。精彩的绝技,博得全场掌声雷动。

监考官喜出望外,恭亲王也说昨晚偶做一梦,梦见一只猛虎衔着一块骨头,三甲大刀落地后,用牙咬掉右上的骨板指,正中此兆。光绪帝龙颜大悦,连连叫好,欲点三甲爷爷头名状元。这时有人不服,要与他比试。只见我爷爷随手把大刀往地下一插,准备比试。那人只见刀柄插地三尺有余,大惊失色,暗暗佩服,表示不再比试。于是我三甲爷爷以一甲第一名夺魁,钦点状元及第,钦命御前侍卫。皇后亲自为我爷爷披红戴花。

明清时期的练武大刀

死因不明

爷爷回乡十余天便患了重病,卧床不起。考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这时居然汤水难以下咽,经多方诊治无效,回乡一月有余,武状元张三甲——清末武术界的一颗巨星陨落了,时年二十有二。

爷爷的遗体被安葬在户部寨东地他练功跑马的路旁。曾祖母说:“三甲得中后,终日忧愁,郁闷成疾,孩子是活活忧愁死的。”还有人说,我爷爷钦点状元后,可能在什么地方为人嫉恨在酒水中下了手脚,中了百日慢毒,系中毒而死。但是否如此,现在无法考证。

爷爷不幸逝世,四叔祖冠甲到京城报丧,那时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守旧派已发动政变,光绪帝被幽禁。四年后,即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清朝废科举制度,我张三甲爷爷也以清朝最后一个武状元的英名载入史册。

本文授权转载自《中华武术》杂志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张玉清

责任编辑:十三易


欢迎 发表评论:

生活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