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篇 > 正文

包含梦见提菜刀砍自已的妻子几下的词条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4分类:生活篇浏览:82评论:0


导读:有戴着头盔像是外卖员的大叔,有匆忙赶到的警察,也有纯粹经过的路人……他们看到有人被困车中,都纷纷过来帮忙。黑色轿车在暴雨中变成孤舟,只有雨刮器还在转动。一个又一个人从不同地方游过来...

有戴着头盔像是外卖员的大叔,有匆忙赶到的警察,也有纯粹经过的路人……他们看到有人被困车中,都纷纷过来帮忙。

黑色轿车在暴雨中变成孤舟,只有雨刮器还在转动。一个又一个人从不同地方游过来,“白衣男”用菜刀不停地砸车窗、“黑衣男”踮着脚尖走到车前、一位赤膊男子拿着圆形的垫子过来、“雨衣男”带来了铁锤……又一位赤膊男拿来了一只蓝色大桶……十一个人合力,从即将被淹没的车里救出两个孩子和一位老人。

7月20日,郑州东站附近的这一幕被人拍成视频发在网上,感动了很多人。

7月23日,事发地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创业路与普惠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刚恢复网络信号,这些参与救人的人还不知道自己被发在网上,成为暴雨中的“凡人英雄”。

“那个时候换谁都会冲上去的。”他们几乎都这么说。

7月24日,部分救人者合影,身后就是砸窗救人的事发地。从左至右:王深圳,王志磊,李坤朋,樊小明,娄彦喆,殷龙飞。 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女子网上查找附近店铺打电话求救

7月20日下午5时许,郑州东站附近,创业路与普惠路十字路口中间,一辆黑色的宝马X5在积水中熄火。

当时正是郑州暴雨最大的时候,那一个小时,据称郑州下了内陆小时降雨量的极值。

开车的是刘萍(化名)的母亲,车上还坐着两个刚从幼儿园接出来的外孙。车熄火后,车内门和窗户都打不开了,刘母向车外招手,距离最近的店铺也有20多米,没有人能看到她。

她赶紧给女儿打电话求救。

刘萍当时正在距离事发地一公里多的购物中心。听到母亲的电话,她出去一看就傻眼了,外面是她从未见过的大雨,路上的积水已经有半人深。

她当即在电话里问母亲,周围有什么店铺没?被告知车的右前方有一个京东便利店,刘萍立即打开大众点评软件搜索,找到这家店后,就开始拨打电话,但打了两次都没有人接听。

刘萍立即又发了一个朋友圈,希望附近有人能赶过去帮忙。

看到刘萍的朋友圈,陈阳阳正在回家的5号线地铁上。他是车内孩子的街舞老师。看了一下定位,他发现距离不远,于是直接从离事发地最近的地铁站下了车。

刘萍刚给陈阳阳发去母亲的位置,京东便利店老板卢联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卢当时正在市内另一个店里忙着抢救货物,看到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他回拨过去,传来一个焦急的女声:“我妈妈和两个孩子困在你家店门口的车里,打不开车门。是一辆黑色的轿车,我现在没办法赶过去,麻烦你帮忙救救人好吗!”

卢联盟说,自己虽然不在店内,但“你放心,我马上安排人”。

卢联盟立刻联系了事发地隔壁酒店的安保经理李坤朋。此时是当日下午17点40分,水位已经漫过便利店门前1米60高的台阶。正在酒店一楼转移前台电脑的李坤朋来不及多想,抓起酒店里做菜的菜刀就冲了出去。

事发当天救援前的受困车辆。受访者供图

11人接连赶来合力救出祖孙仨

与此同时,刘萍每隔两三分钟就给母亲打去电话,一边问车内外的水位,一边问有没有看到有人过去救援。

她被告知,十多分钟的时间,车内的水从脚面开始已经涨到母亲的脖子,马上就要到顶了。两个小朋友非常恐惧。

为了安抚两个孩子,姥姥坐在扶手上,两手托举这两个孩子,跟他们说这是“洪水大冒险游戏,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刘萍不放心,又给卢联盟打电话,得到回复:“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

17点40分,刘萍从母亲的电话里获悉,有个男的过来救他们了。刘萍问母亲是否是孩子的街舞教练,母亲说,雨太大了看不清。

这位男子就是李坤朋。

李坤朋看到车内一位五六十岁的阿姨在车窗前不停挥手,他走近一看,后排还有两个小朋友,头歪着贴近车顶。

他拉车门也拉不开,马上就用菜刀砍车窗,砍了几下前窗没有砍破,他又爬上车顶砍天窗,也没能砍破。他就朝着酒店的人喊,快拿工具,车里有人。

获救者与李坤朋合影。受访者供图

17岁的王志磊听到喊声,也冲到了水里。上中专的他暑假来姐姐工作的酒店实习。

身高183cm的王志磊抢过菜刀使劲砸了几下,仍不能砸破玻璃,他们一起喊在附近巡逻的物业公司保安娄彦喆和樊小亮。

樊小亮从旁边的土豆粉店里找了一把锤子递给娄彦喆。樊小亮则脱了上衣,又拆了一个大型垃圾桶的塑料底座,跟了上去。

旁边另一家酒店的老板殷龙飞也抱着一只蓝色的大水桶扑了上去。蓝色大桶是平时用来洗布草的。不会游泳的他原本想抓住大桶过去救人。

附近LS酒吧工作的24岁青年王深圳,看到同事冯进朝在微信里叫他:“有人在十字路口被困住了,我们去救人。”两个小伙子找了一捆消防绳,也往轿车的方向赶去。

这时保安娄彦喆已拿着锤子赶到车前,几下就把左后和后窗玻璃砸开。李坤朋把7岁的男孩拉出来的时候,男孩浑身发抖,嘴里只喊冷。娄彦喆脱下雨衣把男孩包住,放进殷龙飞带来的蓝桶里。

网传视频截图。

最值得庆幸的是选择求助而非自助

在网友录的视频里,共有十一名男子从不同地方过来救援。

有戴着头盔像是外卖员的大叔,有匆忙赶到的警察,也有纯粹经过的路人……他们看到有人被困车中,都纷纷过来帮忙。

从附近地铁站下车的陈阳阳,费了很大力气才到达现场。

“当时最深水位两米左右,已经能完全覆盖我了。”为了减小阻力,陈阳阳扔了雨伞脱掉衣服,一路摸着往前走,路上两次掉进井盖里,水流很急,几次差点被冲走,最后抓到树枝和漂浮物爬了上来。

凭着感觉和记忆,陈阳阳一路摸索,一边自救一遍呼救,想召集更多的人,但路上没什么行人,一直未果。直到到达事发地附近,他抓住了冯进朝:“有孩子被困在车里了,能不能帮我救救他们。”

救援者都记得这个“红头发的小伙子”,他们以为这是孩子们的家长。众人砸开左后车窗后,他又把两个小孩一个一个抱出来。

两个7岁和4岁的儿童被抱到台阶上。刘萍的母亲看到有人为了抱孩子出去,手臂被碎玻璃划伤。她没有第一时间从车窗出来,而是在车里摸湿纸巾和塑料袋,要给救人男子包扎伤口。

周边的商家和工作人员是这次救援的主力。卢联盟的超市开了两三年,右边是殷龙飞的鑫之凯酒店,左边是李坤朋的冠旭凯斯特酒店,王深圳和冯进朝工作的LS酒吧也在附近。娄彦喆和樊小亮就是负责服务他们这些商家的物业保安。

为了救人,李坤朋酒店的两台电脑未能转移到楼上。

17岁的王志磊希望满18岁后报名参军,从小就有军人梦想的他准备明年去最偏远的地方锻炼自己。

娄彦喆、樊小亮也是退伍军人。娄彦喆来自焦作博爱县,今年30岁,他之前在西藏昌都当了五年武警,他说自己是一名退伍军人,救人于危难,是他的本分。

救人后,视频被发到网上,转播和点赞无数,有些人的亲友们从画面中认出熟悉的身影。娄彦喆的妻子在老家担心他:“那么大的水,你还敢往里头去。”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720暴雨”当天,这起救人事件只是娄彦喆、樊小亮他们营救的其中一起。当天下午,他们所在物业的地下一二三层都进水,2人安排疏散人群。他们用绳子拉着一位高月龄孕妇一步步䠀水从地下车库走出来。

7月24日凌晨0时许,刘萍的孩子们还没有睡觉。她说,这几天让孩子们放开玩。这次若再晚一两分钟时间,后果不堪设想。她有点庆幸自己的这次临危抉择,当时选择求助他人而非自己冒雨自救。

7月23日,事发地南边100米,郑州市普惠路与东站北街十字路口仍有大量淤泥,白色的轿车悬空在自行车道的护栏上。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附:救人者名单

1 卢联盟 45岁 河南夏邑人 京东便利店老板

2 李坤朋 32岁 太康县清集镇人 冠旭凯斯特酒店小股东

3 王志磊 17岁 河南郑州人 郑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学生

4 娄彦喆 30岁 焦作博爱人 上海圣维仕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安保人员

5 樊小明 32岁 焦作博爱人 上海圣维仕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安保人员

6 王深圳 24岁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豆门乡张集村人 郑州lit station酒吧工作人员

7 冯进朝 29岁 山西高平人 郑州lit station酒吧工作人员

8 殷龙飞 30岁 平顶山市洪庄杨乡殷湾村人 鑫之凯酒店老板

9 陈阳阳 年龄不详 河南周口人 街舞老师

10 不知名字的路人

11 不知名字的路人

文 | 新京报记者 杨雪

编辑 | 胡杰 校对丨刘军

编导丨涂重航 摄影丨涂重航

剪辑 丨戚厚磊


欢迎 发表评论:

生活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