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亲自扫地-梦见死去的人扫地自已去帮忙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人物篇浏览:59评论:0


导读:本故事根据奶奶讲的故事改编,年代久远,真假难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杜衡出生在一个贫困人家,祖上三代白丁,一穷二白,仅三分薄地,草房两间。父亲去的早,并没有给杜衡留下什么财物。为...

本故事根据奶奶讲的故事改编,年代久远,真假难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杜衡出生在一个贫困人家,祖上三代白丁,一穷二白,仅三分薄地,草房两间。父亲去的早,并没有给杜衡留下什么财物。

为了生计,杜衡从小给邻村一大户人家周家做杂工。十来岁时,周老爷见他颇为聪明伶俐,便让他跟着周大公子做小厮。

杜衡跟着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周云川周大公子吃香的喝辣的,嬉闹过学堂,欺负过同门,捉弄过夫子;出入过高档酒楼,见识过大户人家奢靡无度。混迹到一十八岁,见的多了公子哥儿们奢侈的生活,心下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跳出农门,出人头地,富贵荣华。

话说这天,学堂无课,杜衡又跟着周公子到处闲逛。行至村东头老裁缝林老爷家门外,正碰上林翦二十岁独女带着老妈子出门。

说起这林家,在村里算个不大不小的门户。林老爷白手起家,一生做这手艺活儿,裁出的衣裳款式新颖大方,在十里八乡的裁缝界也算是个名人,颇得有钱人家太太小姐们青睐。因此挣下了这份不大也不小的家业。

奈何命中无子,过了而立之年才得一小女,名唤玉芬。这玉芬从小长的壮实敦厚,粗手大脚,面相平平,与这水灵的名字相去甚远。除此之外,这玉芬因从小娇生惯养,脾气极为不好。因此,玉芬到了二十高龄都未嫁,林家只能招亲。

这天刚好玉芬出门,遇到杜衡跟着周公子瞎混。周大公子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主,看到玉芬便调侃:“哟,这不林家大小姐嘛?听说林家小姐壮如牛,鸡头猪脸鼻涕流。虎背熊腰蛤蟆腿,无人问津鬼见愁啊,哈哈哈……”

后面一众小厮听得周公子说的村中流传的打油诗,一齐哄笑起来。

林玉芬平常也听说过这打油诗,但毕竟无人敢在她面前唱出来,今天周公子竟然当众人的面讥笑于她,当时就炸毛了,撸起袖子一巴掌扇在周公子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周公子被扇懵:“你,你,你敢打我?”

玉芬双手叉腰,一幅泼妇的样儿:“打你怎滴?我与你素无仇怨,怎得你这般羞辱?你爹娘没教过你如何尊重别人吗?那今日少不得替你爹娘教训你了!”

说罢又要上来掴周公子,众人忙将二人拉开……

这边杜衡心下暗叹,林大小姐虽面相身姿平平,但并不丑陋;性格古怪,但也不像传说中所说蛮不讲理,她这一番话说的倒也颇具气势。再看看身后林家大院,似乎做这家的上门女婿也并不是件坏事……

十八岁的杜衡深知自己呆在周家只能是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永无出头之日,因此打定主意,辞别了周家,请了个媒人,自愿到林家做上门女婿。

成亲那天还挺热闹的,四里八乡来看热闹的人很多。杜衡穿着新郎倌红喜服,被八抬大轿抬进了林家。

相貌堂堂身材高大的杜衡与精心打扮过的林玉芬拜堂,看起来也没有想像中的不和谐。众人只道是林家得了宝,其实杜衡心里清楚,他也算捡了宝。

杜衡“嫁”过来之后,帮忙打理林家裁缝生意,很快显示出非凡的才能。不仅把家里大小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还在邻近的各大镇子开了几个成衣店。

林家老爷子倍儿高兴,一方面自己终于不用亲自干活儿,另一方面女婿如此能干,实为林家大幸啊。他便把跟随了自己多年的一把量尺交于杜衡,算是交出了管家业的大权,自己颐养天年去了。

这样,杜衡掌管家中所有大小事,林玉芬掌管帐房,林家生意较从前好了不少,渐渐有了些小名气。只是二人始终膝下无子。

这杜衡过了这些年的奋斗拼搏的日子,尽心尽力却没有混出太大的名堂,人家只道是林家大业,半点不提他杜衡。

闲暇之时又回想起年少跟随周公子插科打诨的日子来,再看看这些年日渐富态的林玉芬,不免生出一些小心思。于是,常混迹于风月场所,寻些安慰。

某天杜老板心下烦躁,便赶去巷子楼听戏。包了个二楼贵宾间,这里视角极佳,瓜子茶水一应俱全。正当戏演到精彩之时,过道内推推攮攮过去一堆人,道是小二在驱赶无赖。

见那无赖蓬头垢面,高声叫道:“怎滴老子也是堂堂周公子,岂容你们这般对待?师父传我通阴阳之术,乃是真实,刚刚正与那大官人细说,好歹让本公子得了银子再走啊,哎哎,别推……”

杜大老板听这声耳熟,忙遣了小仆把人截来,果然是曾经跟随过的周云川公子。

这周公子前些年遭遇家变,周老爷过世之后,家产由二娘与二娘所生周二公子夺了去,将周大公子赶出了家门。

可怜周大公子从小锦衣玉食,无一技旁身,便四处招摇撞骗,以算命为生。后总被人识破,沦落到街头要饭的地步。

这厢杜老板点上一桌好菜,与周公子边吃边述。待周公子吃饱喝足,打了个满意的饱嗝,叹道:“许久未曾吃过这些美味了,不妄本公子曾经厚待于你啊。瞧这模样,你这是发迹了?”

杜衡与周公子本就是从小一块长大,也算是玩伴,如今相遇,情分也未减,只当是过去时一般。“哪里哪里,混口饭吃的。呵呵。”

周公子一边剔着牙,一边瞥了他一眼,道:“刚听小二称你杜老板,想必是有一番作为了,不愧为跟过本公子的人……但,见你眉头紧锁,印堂不甚亮堂,应是心气不太通顺吧?怎滴林家大小姐不太尽人意?哈哈哈……”

杜衡便把近两年的忧虑、不如意尽数倾诉,还说起,经常梦到自家门前有个模糊的人影,也不知是谁,拿着个大扫把在扫地,整个梦里尽是扫地之声,不胜其烦。

周公子一听,立刻了然道:“对了,此乃症结所在!你本大富大贵之人,偏偏这扫地之人是你的克星,扫去的是你的家财运气,难怪这些年只在池中蹦跶,始终不能飞黄腾达……”

“啊,那可有法子,如何破解?”

“吁……且待我回去问一问师父吧!”周公子向杜衡支了些银子,与杜衡约了下次会面的日期,便起身告辞了。

过了数日,杜衡如约到达巷子楼,周大公子早早便在等候了。二人待小二摆上茶水酒菜,遣了小仆,双双坐定。

“唔,这酒不错。”周大公子今日容光焕发,里外一新,整个人神清气爽,看着似颇有些仙风道骨。

“昨个夜里我又梦见了扫地之人,还在不停扫地。快快告诉于我,该如何?”杜衡眼睛下面有个大大的黑眼圈,显然没有睡好。

周大公子咂了一口酒,慢悠悠道:“莫急,本公子且问你,你过门之后,林家老爷可有交于你甚贵重物品?”

“贵重物品?并无啊……”杜衡绞尽脑汁回想。

“林老爷的店铺、银子都交于玉芬,我只是帮忙打理柜上生意……前些年他不问柜上的事情了,才把量尺交于了我,话说那量尺交于我没甚用处,我又不会裁衣……”

周大公子打断他:“你可知林老爷用了这量尺多少年?”

“大约40年以上吧。”

周公子靠近杜衡,压低声音吩咐:“你回去将量尺找出来,整日带在身上。这样夜晚入梦时,如若再见那扫地之人,便拿出量尺,对准其后背重击三下。如此,这人便不会再阻你财路。”

“此话当真?”杜衡有些将信将疑。

“你且回去一试。不出一年,便可见分晓。”

杜衡拿出五千两银子谢过周大公子,回去后,依言找出了那把量尺,整日别在腰中。

这夜入梦后,果然又听到沙沙的扫地声。梦中的杜衡拿出腰间的量尺,慢慢向大门口走近,刚看到人影,便使出量尺对着人影后背重击了三下。

忽然听得一声惨叫,杜衡瞬间被惊醒。只见身旁的林玉芬忽地从床上坐起,睁着大眼。

“怎么了?”杜衡忙问。

“无妨,许是噩梦吧。”林玉芬说完,便又躺下睡了。

杜衡摸了摸腰间量尺,冰凉刺骨。

自此以后,林玉芬便瘫痪在床,重病不起。请了无数郎中,喝了无数汤药皆无效。半年后,竟一命呜呼。

杜衡心里八分明白,但至此也无法子,只得快速变卖了家产,连同那把量尺,遣了仆从,只身去了京城。用这些家产,在京城重操旧业,经营成衣生意。

不想生意越做越大,过了几年便富甲一方,在而立之年又娶了如花似玉的吏部尚书之女,可谓水涨船高,日进斗金。至此,梦中再无扫地之人。

又过一年,杜衡之妻产下一女。说也奇怪,这婴孩出生时哭声极亮,后背处有三道杠。过了不久,患上一种怪病,从面部开始溃烂,延至全身。

此病极传染,全府上下无一幸免。抵抗力稍弱的人,迅速扩展到全身,没几日便痛苦而死。抵抗力强的人,依靠杜老爷请的各种名医开的各种方子苟延残喘。一时间,整个杜府,陷入深深的恐惧。

尚书大人心疼闺女,张榜招募天下能医这怪病之人。这天来了个老头儿,脏兮兮的灰袍子,蒙着面,外面套着个大斗篷。须发皆白,老态龙钟的样子,但行路身姿颇为挺拨。

他拿出一颗药丸,用水化开,让人喂婴孩服下。不出半日,婴孩就停止了哭闹,过了两日竟大好了。

杜府上下欢喜异常,忙将老头赠的剩余药丸全都化开,一人喝了一碗。当天症状皆有好转,于是杜老板按照承诺,将大部分家产打赏给了老头。

谁料三日后,除婴孩之外,所有人病情又反复了,且这次来势更猛。几百家丁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就只有一口气了。

杜老板也无心管这么多了,他自己也奄奄一息。此时去寻那走江湖的老头,又怎能寻到?

杜老板忽然想起一人,忙托岳父找人去了旧日的乡下,寻找周公子。

很快下人回来了,禀:周公子现状与杜府上下无二,同样全身溃烂,躺在破庙中等死……

杜衡长叹一口气,吩咐这人把女儿送往尚书府,然后紧闭杜府。他将府中所有患病之人集中到一个院中,每人喝了一碗迷魂汤,然后,拖来厨下的柴火,码在院中,泼上香油,点着。

火红的光冲天而起,印着杜衡溃烂的不成样子的脸。

熊熊大火里,杜衡回想自己这半生浮沉,依稀间仿佛又看到和玉芬成亲那晚,玉芬漆黑的双眸雪白的肌肤;忽而又看到玉芬死时,后腰那三道若隐若现的黑杠杠,与量尺一般大小……

“玉芬,对不起!”杜衡闭上眼睛。

——END


欢迎 发表评论:

人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