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梦见树倒砸到自已的脚的简单介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0分类:人物篇浏览:107评论:0


导读: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陈卓琼几记劈砍过后,遮挡住鹰厦线K39+550米处防洪二级点检查道的树枝应声而断,乐伟文一手挥刀,一手清理,动作麻利。27岁的乐伟文是鹰潭工务段鹰潭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陈卓琼

几记劈砍过后,遮挡住鹰厦线K39+550米处防洪二级点检查道的树枝应声而断,乐伟文一手挥刀,一手清理,动作麻利。

27岁的乐伟文是鹰潭工务段鹰潭路桥车间富庶岭路桥养修工区(以下简称“富庶岭工区”)的工长,这名90后桥隧工每天的工作是负责维护工区管内鹰厦铁路沿线的铁路设备,巡查铁路线旁的山体,清除随时可能滚落的危石和危树,确保铁路行车安全。

汛期来临,他和工友们要把遍布山上的24条检查道提前清理干净。据统计,班组9人平日里要巡查30余座山头,维修养护2座钢梁桥、4300条排水沟、103座板桥、5条隧道、62座涵洞和数不清的堑坡、挡墙等。

请缨进“虎山”

“设备有什么问题,山上哪有危石危树,从哪条检查道过去最近,我们都不用翻工作笔记,问乐工长就行。”在工友们的印象里,乐伟文有干劲,心思细,处理故障又快又好,像一张“活地图”,对所辖的一草一木、一桥一隧都了如指掌。

这并非朝夕之功,每到一处巡查,他都会自备干粮,在巡查的范围内多转两圈,记下每个设备、每块危石和每棵危树的位置。

铁路的路桥设备都藏在大山深处,铁三代乐伟文从小就跟着父亲住在工区,拌砂石、剪钢筋、磨工具。2011年,乐伟文退伍后毫不犹豫地回到铁路,选择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不能比父辈干的差!”顶着压力,碰上急活累活他总是抢着干,很快就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工作两年,才23岁便当上班长。

当时乐伟文所在的余江路桥工区位于沪昆铁路沿线,离家近,维护的路桥设备状态良好,沿线地貌也较平坦,但他并不满足现状,反而一直向往鹰厦铁路的老桥老隧。这条铁路自50年代通车运营已有几十个年头,不仅设备很有年头,途径之处也是山高水险。

“想去更艰苦的环境锻炼,想要学习更复杂的路桥设备。”老一辈对鹰厦铁路的种种描述,无不吸引着乐伟文。2017年,鹰厦铁路富庶岭工区的工长即将退休,在让谁担任新工长的问题面前,大家都犯了难。

富庶岭上一点也不富庶,富庶岭工区更是鹰潭路桥车间最偏远的工区,其管辖的鹰厦铁路区段盘在群山之中,沿线分布着原始森林,交通极为不便,鹰潭工务段一半的重点防洪防汛点都集中于此。因其地貌险峻,设备复杂,该工区被职工们形象地比喻为山中有“老虎”,鲜有人愿意到此工作。

去还是不去?自己不是没有犹豫过。一旦进了大山就意味着和新婚妻子分隔两地,可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日后自己肯定会后悔。在乐伟文眼里,富庶岭除了艰苦的条件,更藏着宝藏,“那里是老线,有别的地方没有的钢梁桥,且群山延绵,有一套复杂完整的路桥设备,工区管内桥、隧、涵等特有的防洪设备,在新建线路上已很难看到,对于磨练心志、提升业务水平很有帮助。”

思虑再三,他决定先斩后奏,主动请缨进大山,事后,才和父亲及妻子通了电话,将事情和盘托出。

大山来了个下马威

由于具备合格的业务能力和应急能力,乐伟文顺利通过了单位的测试,可来富庶岭工区的第一天,大山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到处是毒虫、马蜂和毛毛虫,一个不注意就掉进了衣领里。”第一天跟着老师傅搜山扫石,乐伟文印象深刻,用手扒落叶时,拇指般粗的蜈蚣就盘在下面。才一个上午功夫整个后背就被叮的全是红疹,一吹风就奇痒难耐。中午擦完药,忍着痒快要睡着时,突然大腿一阵剧痛,原来是自己睡觉翻身时压到了一只马蜂,被狠狠地蛰了一口。“最可怕的是毒蛇,不知道会从哪儿窜出来。”

到工区的第二个星期,乐伟文在山上又被马蜂蛰了,肿了半边脸。回到工区他饭也不吃,气哄哄地回到房间,给车间主任刘有良编了一段微信,想申请调回余江路桥工区,可左思右想后还是按了删除键。“来之前就知道不容易,不能轻易打退堂鼓。

富庶岭工区建在河堤边上,前后都是延绵的大山。“这里和城市里很不一样,工区边上只有虫鸣和流水声。”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工友们各自回房间休息,乐伟文有时会站在工区院内望向远处大山的暗影。这个20出头的小伙在深山中逼着自己快速成长。

“年轻人就应该在苦水里泡一泡。”在工区,乐伟文除了要领着大家做好周一至周五桥隧设备的日常养护维修作业,周末还得在工区值班,到了防寒、防洪、战高温等重点时期,常常一个多月都回不了家。起初,同为工长的父亲想让儿子和自己对调,离家近一些,但被乐伟文拒绝了。

在工区要当第一个

2019年1月,鹰厦线K52+50米处一棵36米高的枫树,成了乐伟文的“眼中钉”:直径1米的树干从里向外被虫蛀得只剩10厘米的外壁,一旦遇到大风很可能倾倒在铁路上,打坏铁路接触网,中断行车线路,如果刚好有火车经过,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想砍树并不容易。这棵枫树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古树,被当地村民视为“风水树”。村子多年未遭受大的自然灾害,年轻人外出打工做生意也都挣了钱,年长一些的村民都认为是村子“风水”好,依山傍水,有靠山,有大树“撑腰”。

因此,当乐伟文到附近的村民家询问大树归属哪一家时,村民立即围了过来,警告他不准打树的主意。砍树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去村民家沟通走访时乐伟文常常会被大声训斥地赶出门来。尽管遭了冷眼,但他清楚铁路安全更是一道红线,清理危树隐患刻不容缓,“这棵树就像是‘定时炸弹’,必须尽快把它处理掉。”

“我还梦见树倒下来,砸到了铁路线上,被吓醒了。”每到刮风下雨,乐伟文总是提心吊胆,隔几天就要去树下查看情况。最后,通过走家串户向村民说明利弊,前后磨了3个多月,与村民商定了合理的经济补偿,才让对方松了口。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难题是:如此硕大的树冠,如若贸然砍倒,极易失控砸向铁路线上方的接触网和立柱,影响行车安全。于是,乐伟文带着工友们多次前往现场研究,反复论证伐树方案,最后决定先搭“云梯”,爬上大树修剪掉一些枝干,再在山上打几个深桩,固定住树干和树冠。由于这棵树倾向铁路,把树砍倒后,乐伟文和工友们一人一根麻绳用力拉住树干,控制倒树方向,最终让大树倒在了铁路边的安全地带,事后因为用力过度,大伙的双手都止不住发抖。

“在工区要当第一个,工友对我才放心。”富庶岭工区都是干了二三十年的老桥隧工,乐伟文要当好这个工长,在管理和业务上都有很大压力,“老师傅们修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要多”。每天清晨,乐伟文是大家的“小闹钟”;上山巡查,他为大家斩棘开路;保养钢梁桥,他总是挑最累最险的工作;每当遇到“急难重”的任务时,乐伟文总是冲在最前面。

“幸福是自己奋斗出来的。”2016年,乐伟文有了自己的小家,新婚的第一个春节,妻子就着陪他在工区值班。在没有KTV和商场的深山里,乐伟文学着自己给生活找乐趣:和当地村民学种树,从山上挖来野生的枇杷树、桃树、柚子树,把工区变成了小小果园;在工区角落开了块菜地,种些日常吃的蔬菜;砍下的危树也被他锯成数段,种起了香菇。“冬天采香菇,春天挖野菜,吃完桃子吃枇杷,过段时间就可以钓鱼摸螺蛳”。乐伟文笑着细数不同季节的精彩点滴。

每次出工前,乐伟文就会在磨刀石上打磨自己那把巡山检查用的专属柴刀,只为了使刀更锋利。如今已能独当一面,乐伟文认为,奋斗的精神也是一种传承,“希望儿子以后能比我更强。”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欢迎 发表评论:

人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