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做梦梦到自己买红帽子是什么意思-梦见自己戴红色帽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5分类:人物篇浏览:113评论:0


导读:#####就拿过节来说吧,听上帝的,一年能过几个节?而我要的,是天天过节。我不信上帝。死都不会信。你上帝把我造成这样,我还能信你?我人生的目的,就是要将上帝所造成的我的原本的样子,...

#####

就拿过节来说吧,听上帝的,一年能过几个节?而我要的,是天天过节。

我不信上帝。死都不会信。你上帝把我造成这样,我还能信你?我人生的目的,就是要将上帝所造成的我的原本的样子,进行重塑。

然而,从小就羡慕国外的小孩,因为看书的时候,书上说他们年年能过一个收礼物的节日。这礼物可是丰富多彩,不但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和色彩的糖果,还有各种各样新奇的玩具......

我们这些可怜的娃啊,领了亲戚长辈们给的压岁钱,还得全部充公。可他们每年都故意给钱,就是不给买成礼物,似乎跟爸爸妈妈是一伙的。

每当重读书上的那一段,总是口水直流,浮想联翩......

做梦都梦到白胡子、红帽子的圣诞老人!

#####

小时候,家家都很穷,看着家里那挂墙上大半年的年画,就想要做神仙!可不介意头上那一个圆圆的大疙瘩,就羡慕神仙手里那白里透红的大大的诱人的仙桃。

在平常的日子里,就连一个桃子,也别想吃到。连一个桃子都吃不到,就更别说是玩具了…..

#####

乡政府的门口,有着数棵高大笔直的喜树,却不见喜鹊来栖,只看见喜树的球球,却掉的满地都是。

当喜树的树叶、果实掉光,秃秃的,总是让人感觉寒风刮过。我一直疑问,为什么不砍掉这几棵讨厌的喜树。

电影院就在乡政府的旁边。电影票五角钱一张,优惠的时候才两三角钱一张。每天晚上电影快开演的时候,电影院前的广场上,人流攘攘,汇聚于此,磕磕碰碰、挤挤擦擦、叽叽喳喳的,热闹的很。电影院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队伍从门口数米长、一米多高的铁栏杆过道依次交钱进入。许多人手拿着圆锥形纸卷盛放的炒葵花籽,排队的同时自顾自的磕着瓜子。

跟我的大多数同学一样,我极少去看电影,因为在温饱问题都是勉勉强强才解决的情况下,家里根本不可能奢侈到还能让看电影。

只有过节的时候,学校会组织看电影,都是些爱国主义教育片,因而忘记都看过些什么电影。留下印象的,不是电影,是中途退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不但许多座位都空着,就连电影院门口,都没守门的,也没锁门,可以随便出入。

长大后,不存在关于节日的特别的美好回忆。

对于节日最多的记忆,莫过于当日免费观看的战争片,所谓爱国主义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是好事,但是那个时候的爱国主义教育影片实在太差劲,看不下去,往往中途就退场了。每一个节日,我都这么安慰自己:反正中途可以退场,去吧!可是最后那一次,当我中途退场的时候,发现门被关掉了,禁止中途退场,必须观看到影片结束才行……

那个时候真是感觉比之噩梦中还恐怖,起码如果发现自己处于噩梦之中,只需要使劲捏着脸皮、用头撞墙或者跳下悬崖,就可以马上醒来。

“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

从此,我再也不敢贪图免费……

#####

小时候,有那样一天下午,哥哥脱光了衣服,得意的站在夕阳下的澡盆中。忽然却意外的发现,爸爸手里还拿着自己日常系用的那条银白色铁皮带,以一种极其严肃的吓人的面容,凶神恶煞般的站立在他的眼前,盯住他......

想起别人后来多次说到爸爸的一个男同事腿上的一条伤疤,我便常常想到气喘吁吁的爸爸挥舞着手中那条银白色铁皮带追赶着赤身裸体哭叫着拼命奔跑的哥哥,那一定是令见到那个场面的人们永远难忘的一幕!这位男同事,就是为了保护我哥哥而受伤的。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吧!

那时候,我的哥哥,一定以为爸爸已经疯掉了。而作为这一事件的原因,是他和另一个小伙伴,一起把玩了另一个小伙伴的小鸡鸡。我后来听说是那个小伙伴回家就把这事让他受到的委屈告诉了自己的妈妈,他妈妈又郑重其事的告诉了我爸爸;又听说是正在他们把玩小鸡鸡的时候,居然不巧被我爸爸看见。这一定是我爸爸感受到他作为一个爸爸最为恼怒的一次。哥哥在挨过打后的那天,邻居的老师送来药水和消炎粉,而爸爸却愤怒的拒绝接受。

我常常想到追逐中的那一幕,便联想到哥哥和那个小伙伴把玩另一个小伙伴的鸡鸡的具体过程和情形:

那时候,这两人时常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的谈到当年他们偷西瓜的经历。卖西瓜的在学校门口边的榨油房门口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西瓜则从榨油房后头的一个洞中被扒弄出来。他们两人在弄到西瓜的时候,没有刀具可用,便抬起西瓜,用力的往地上一摔,瓜就破了。在当时的我们听来,这是多么奢侈、疯狂且令人羡慕啊!我们听到这些故事,一个个口水直流....

那天,两人在欲偷西瓜而未能得手的回来的路上,看见了老趟子。

老趟子因为年纪最小,又刚刚随爸爸妈妈住进校园家属楼,所以暂时是所有伙伴们中最受排斥的一个。因为本来就年纪小,又受到排斥,自然也只能是一付极其软弱、可怜的样子,并被人视为常态。他们都叫他哭屎霸。他们中的一个对他说:过来!还勾了勾手指!以示命令、召唤!那个勾动的手指,不能是大拇指,也不能是食指,不能是中指,甚至不能是无名指,只能是小指。

老趟子便老老实实的听令站住:干吗啊?那可是一贯的怯懦软弱的语气,且声音微小。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啊!虽不情愿,但他也只好过来了。可谓召之即来,正符合两人心意!这事态,也完全在两人掌控之中,果然是一只可被任意拿捏的小蚂蚁,果然是两人心中所想象的样子。两人不觉更其得意!说:长了小鸡鸡吗?老趟子老实巴交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回答说:长了。两人便问:长多大了?可不可以给我们看看?他又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穿了裤子。他们两人便瞧了瞧:你的裤子没有系皮带啊!他只好说:没。两人便说:那你脱下裤子给我们看看!他便只好脱下裤子,任由两人赏看、把玩......

于是乎,我很快便看到了哥哥被爸爸追逐着抽打的一幕……

我那时候觉得很是惊讶,原来我哥哥跑的这么快!简直就是电视上的短跑健将,所谓飞毛腿,瞧我我爸爸,气喘吁吁的,很有些赶不上啊……

后来学校的老师们看到哥哥腿上久久不愈的累累伤痕,也不禁眼眶湿润,悲愤的感慨:“这年代,小孩不去偷西瓜,能吃到西瓜吗?小孩不玩鸡鸡,还有什么玩具不成?”

#####

蜜蜂酿造的蜂蜜,是很甜的。我们知道蜂蜜很甜,并不是因为我们吃过蜂蜜,而是因为在那节讲述列宁与养蜂工人的语文课上,老师会附带的讲讲蜂蜜的味道。蜂蜜,是一种罕见的营养品,也是一种比之糖果远为奢侈的食品。或许,老师也没有吃过,但是老师讲的那么好,就像是他吃过一样……

小时候,想要吃蜂蜜,完全是不可能的。

有一回,我和哥哥出去抓了两只蜜蜂,用汤匙盛着放在锅里蒸。蒸了许久之后,端出来喝那个水,还挺甜,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出来的,现在总觉得事实上应该并没有甜味,但那时候却觉得,蜂蜜应该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吧!

尝了点甜头以后……

春天的时候,在漫山遍野的花草中丛中,在田野的草籽花丛中,我和哥哥用一只小网,奔走着捕获蜜蜂。我们将捕获来的蜜蜂并排在汤勺的边沿,放在锅里蒸。蒸了一会之后,我们揭开锅盖来看,发现蜜蜂已经浸泡在“黄色的蜜水”里面了。我和哥哥乐的心儿就像是开了花一样。

哥哥叉开双腿,占据了锅子的前面,挡住了我。哥哥一手还抓着锅盖,一手却已经捏起了滚烫的汤勺,将它放在了木桌上。哥哥叉开脚走路,故意挡着我。我虽然急不可耐,却只能勉为其难并仍旧竭尽全力的跟在后面,从旁边伸出一个脑袋观看我们的胜利成果。看着哥哥骨碌的眼珠子瞪着“蜜水”,撮起嘴唇轻轻的吹着,我的内心很焦急!我就像是师傅被妖怪抓去的猴子。

战斗是辛苦的,成果是丰硕的,胜利是甜蜜的。哥哥端起汤勺。哥哥说:“我要先喝,我抓的蜜蜂比你抓的蜜蜂多。”我可不同意!但是我知道那没有用。我撅起嘴巴,威胁说:“如果你全部喝掉,我就告诉妈妈!”哥哥仰起脖子,几乎一饮而尽,我站在一边,眼睛都不肯眨,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我一直盯着哥哥,害怕的提心吊胆,担心连味儿都要尝不到了。我就像是一个忠诚的基督徒一般,祈祷着他剩下一滴给我!

哥哥呼呼吐出几只已经被蒸熟的蜜蜂,“黄色的蜜水”则被他津津有味的吞咽了下去……

剩下那么些夹杂着蜜蜂的羽毛和细脚的“黄色的蜜水”,显得颇有些脏污,但我一点也不介意,我真的舍不得一口把它喝掉。我一根一根的将细脚剔除,将羽毛扒出。剩下的“蜜水”,已经不多了!非常的珍贵!似乎在迎接最为激动人心的那么一刻,我抓起剔除出来的蜜蜂的细脚,用舌头舔了舔。味道真好!(不过或许并没有味道,而是急切的期望所造就出来的美味)这个时候,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端起那个汤勺,一点也不介意,不会像平常一样,生气的说:“哥哥先喝过,他喝坏了,我才不喝呢!”

我兴奋的深吸了一口!

还真的有点甜味,甜甜的,久违的让人怀念不已的甜甜的味道……

我内心不禁窃喜。不过,味道似乎有些怪怪的……

长大以后,真的不知道是因为本来就味道怪怪的,还是仅仅感觉怪怪的……

或许需要再吃一次,才能明白当日的真相了。

#####

我们的童年!那时候就盼着过节……

那啥三八、五一、六一、七一、八一、十一……

不提也罢!

倒是春节里,家家都会摆出果盘,倒有点嚼头……

但也很快就吃腻了,吃得一个个病恹恹的,屎都拉不出……


欢迎 发表评论:

人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