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手掉皮疼-梦见手脱皮很严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5分类:人物篇浏览:87评论:0


导读:初见王仕花时,她站在家门口向记者招手,身高只有1米5的她被海风围绕着,脸上满是故事。回到干净整洁的家中,王仕花稍显局促,向记者解释道:这些都是大女儿收拾的,自己平时很少住这里,心里...

初见王仕花时,她站在家门口向记者招手,身高只有1米5的她被海风围绕着,脸上满是故事。

回到干净整洁的家中,王仕花稍显局促,向记者解释道:这些都是大女儿收拾的,自己平时很少住这里,心里感觉孤单。

2014年,王仕花和丈夫王继才被评为全国“时代楷模”。2019年,王仕花获得年度十大女性新闻人物、“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最美奋斗者”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对于王仕花来说,无论获得多少荣誉,不过是“我和我家老王做了一件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而王继才的突然离世揉碎了王仕花的心。

随王仕花一起去开山岛,快下船时王仕花低声在记者耳边说:欢迎来我家。望向王仕花,她眼含泪水地深情望着开山岛,似乎丈夫王继才仍在岛上等她,像过去的三十余年一样。

“我经常梦见他,梦里我家老王还在岛上修东西呢。他挑着水走过来,我一边给树浇水一边给他哼着老歌,他蹲在一旁抽烟,有时候把自己熏得直咳。”在王仕花的梦里,王继才仍一遍遍唤着她的名字。

追随:孤岛上两个人的家与国

时间拨回到1986年7月,苏北大地正值酷暑,骄阳似火。担任民兵营长的王继才,接到了时任灌云县人武部部长王长杰委派的任务——一个人驻守开山岛。对于开山岛,王继才是了解的,它是我国黄海前哨,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就以开山岛为跳板,攻占了苏北地区。这一历史原因,让王继才知道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1986年3月,经江苏省军区批准,开山岛设立一类民兵哨所,执行原驻岛连队的守备执勤任务。哨所成立后,灌云县人武部每批派出三名民兵驻岛值守,但在王继才之前四批民兵上岛值守,最长的待了13天,最短的只待了3天。

瞒着王仕花,王继才自己上了开山岛,全岛仅有两个足球场大小,无人无电无淡水,野草丛生,老鼠横行,海风呼啸,人迹罕至。

“父亲后来跟我回忆初上开山岛的日子,常说那些天真是度日如年,并自嘲刚上岛时自己胆子小,还相信什么双头蛇的传说。我在岛上生活的那些年里,也遇到过几次沂河淌泄洪,蛇群争先恐后往岸上游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实在可怕。几十天里无人上岛,白天面对茫茫大海,只能空喊几句宣泄情绪,晚上又是在海浪声里孤枕难眠,父亲内心的恐惧唯有靠酒精才能排遣。”王继才和王仕花的儿子王志国回忆。

48天后,王长杰部长留下的6条烟和30瓶白酒,消耗殆尽。

被蒙在鼓里的王仕花只知道丈夫消失了,但是去了哪里所有人都对她守口如瓶。最后终于在她的坚持下,从婆婆口中得知了丈夫去“守岛”的真相。1986年8月30日,王仕花首次登上了开山岛探望王继才。

上岛前,王仕花有思念,有委屈,有责怪。看到王继才后,王仕花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了“心疼”。

“他一个人坐在码头上发呆,黑黑的,瘦瘦的,胡子长长的。地上满是酒瓶、烟头、筷子和脏衣服。”已经过去了三十余年,但是至今王仕花提起当时的情景,仍然伤心得落泪,“我央求他回家,我说别人都不守的岛,我们为什么要守,我们也不比别人差。他脾气犟,人憨厚,说组织派我来的,这个任务我一定要完成好。他让我回去教书,照顾好老人和孩子。”

回到家中的王仕花发现,对丈夫的心疼和担心,已经无法让她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满脑子都是他像个野人一样的影子,一个人守岛,那么辛苦,也没有人照顾,万一有个突发情况,怎么办?”王仕花萌生了辞去教师的工作,带孩子上岛与王继才团聚的念头,经过反复思量,王仕花最终下定决心,“岛上条件虽然艰苦,但好歹一家人能够团聚。”

辞去工作回到家中,王仕花关上门狠狠地哭了一场。“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后来在岛上教我识字读书时,父亲总会忙前忙后给母亲准备粉笔、给我端来桌椅板凳,向来不善言辞的父亲对母亲放弃教师梦想应该是心怀愧意的。而母亲在教我时,也是最投入、认真的。” 王志国说。

本想带着女儿王苏离开的王仕花,遭到了婆婆的反对,“她说王苏才三岁,在岛上生病了连医院都来不及去,让我安心上岛,她来帮我带女儿。”婆婆的一番话,王仕花深知句句在理,最终只能自己上岛。

上岛后,王仕花对王继才说:“今后,你守着岛,我守着你。”那一年,王继才26岁,王仕花24岁。这一守,就是32年,王继才凭借着一股强烈的爱国奉献的责任心坚守着,王仕花则出于爱而相守相伴。于是,岛成了家。

坚守:大海上的五星红旗

真正开始在开山岛上生活,王仕花才体会到了是何其艰苦,“老鼠就在眼前窜来窜去,蚊子和苍蝇很大,都咬人,一巴掌拍下去身上全是血。小岛上特别热,一棵树也没有,像在炉子上烤着,没几天我全身就开始大面积蜕皮,嘴唇裂得一直出血。没有淡水,只能喝井里的雨水,上面漂着小虫子,每次喝完都拉肚子。我刚开始一直睡在他的里面,真的害怕,每晚我都觉得有什么东西要进来似的,晚上漆黑一片,只有一盏煤油灯。”

王继才夫妇依靠雨水生活

王仕花回忆,初上岛时,岛上恶劣的环境超出了她的想象,但是王继才一直想尽办法开导她,“他说这些不适应我也都经历过,你别怕,我在外面守着你,多少年以后,我们把这座孤岛建设成一个绿色的小岛,这就是我们的家。”王继才趁着每次搭渔船回岸上的时机运些泥土回来,自制肥料,在石缝间凿坑、浇水、除草。

在王继才和王仕花的不间断种植下,如今的开山岛上已有一百多棵松树、苦楝树,为荒岛披上了绿装,“这棵树是1989年种下的,是我们上岛前三年成活的第一棵树。那棵树是无花果树,2008年8月8日,我俩在收音机里听到了北京奥运会召开的消息,特别激动,在这棵树上刻下了‘热烈庆祝北京奥运会胜利开幕’的字样。”王仕花如数家珍,向记者介绍起了这些年他们精心呵护的“宝贝”。

2008年8月8日,王继才夫妇在树上刻的字

待二人适应了岛上的环境,立即开始投入到了守岛的日常工作中。哨兵的职责有很多,对海对空情况侦察报告、防内潜外逃、防走私偷渡、配合公安机关维护海上治安、配合部队打击武装袭扰之敌、配合部队作战及战时勤务等等,但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做着重复的工作,巡逻、写日志、护航标。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升国旗。

1986年9月下旬的一天,一条燕尾港的渔船靠上了开山岛码头,从驾驶舱里扔出一个袋子。王继才和王仕花整理发现,是王继才的父亲王金华,托船捎来的衣物、粮食等物品,其中还整齐的叠放着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我想起了我在学校当老师时,每天都会升旗。我家老王说,只有国旗在风中飘扬,我们守住的一切才有了意义。”王仕花说,从1986年10月1日开始,他们开始了不曾间断的升旗仪式,没有国歌伴奏,没有观众,只有两颗炽热的心。

最初王继才夫妇升国旗的瞭望哨

“最初是爬到小岛最东边的瞭望台上面,将国旗套上竹竿,再把竹竿插在一块岩石凹槽里,一人手扶旗杆,一人敬礼。2000年开始,由于底部的瞭望哨年久失修,而且每次升旗时都要走过一段悬崖峭壁,不安全,老王就把升旗台迁到了岛前的小平台处。” 王仕花指着瞭望哨向记者介绍,因为岛上海风大、盐分高、湿度大,国旗用不了多久便褪色破损,32年来,夫妻二人先后自费购买了200多面国旗,让其在开山岛上空飘扬。

这一面海上飘扬的红旗,是他们守岛岁月里信仰和力量的源泉,也是那些在海上漂泊的游子安心的航标。“岛主啊,你们夫妻俩太不容易了,这些年我们是看着你们一家人一步步走过来的,岛上只要你在,就有国旗在。每次从远海捕捞回来,远远地看到开山岛的五星红旗,心里就踏实好多了,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王仕花回忆,一次老王因在风暴中保护国旗受了伤,船老大曾向王继才这样感叹道。

传承:你走以后

记者在开山岛上看到,如今岛上有了光伏发电设备、风力发电装置,可以保证守岛民兵一天24小时不间断用电,海水淡化装置可以满足守岛执勤人员从饮用到生活的所有用水。开山岛处处绿意尽显,偶尔还会有海鸟光临栖息。

开山岛上王继才的雕像

但是对于王仕花来说,一部分的自己,永远停留在了2018年7月27日。那一天,王仕花因腿疾下岛看病,王继才执勤过程中突发疾病,抢救无效离世。“老王走的时候我脑袋都空了,我觉得天塌下来了。”

王继才离开后,王仕花向上级申请继续守岛,“老王常说的一句话是,要一直守到守不动的那一天。现在老王倒在岛上,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他真的守到了守不动的那天。我也是党员、时代楷模,老王的承诺就是我的承诺,老王守不动了,我要继续守下去。”

除了对承诺的坚守外,王仕花也没办法割舍对开山岛深刻的感情,“只要还在岛上,我就觉得我家老王还在,我们还是每天升旗、巡逻、写日志、护航标、修剪花草。这个搬迁后住进来的新房子,老王没住几天,我也觉得很陌生。三十多年了,以前岛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老王,我都没觉得孤单,现在什么都有了,我却每天睡不着觉,太孤独了。”

如今,除了参加宣讲等活动外,王仕花仍然都回到岛上生活,和民兵一起升旗、巡逻、修修补补,就像过去的三十多年一样。

王仕花和民兵们一起升旗

“开山岛的夏天和冬天都特别难熬,夏天房间里异常闷热,我和老王就睡在房顶上,没事了就数星星。有一次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好多星星,一直往下掉,我赶紧问老王,这些星星不会砸到我们吧?老王难得的笑了一下。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流星雨。”

“有次我们巡逻到后山,台风来了,老王要去看岛上的仪器,怕仪器被刮跑了,当时一个浪过来就把他卷到海里面了。我站在岸边,吓得一直哭,特别无助。后来又一个大浪打过来,把老王往岸上拍,我拼了命地把他拉了上来,后来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后来我们每次巡逻,我都用一根书包的背带把两头拴在我们的腰上,这样就算有什么意外,我们都进到大海里,也就没有伤心了。”

提起曾经与丈夫守岛的岁月,王仕花有说不完的回忆。

从2017年开始,已经上岛近百次的灌云县人武部政委刘军向记者介绍,王继才离开后,开山岛现在的守岛人员是按照个人申请、基层组织推荐、人武部党委统一考核的方式进行选拔。除重要管理骨干外,其他守岛人员每次值守时间为10到15天,如果遇恶劣气候不宜换防,会相应延长。“王继才同志是我们民兵的骄傲,也是国防动员系统的学习典型,我们每次在组织民兵上岛时都会用他的先进事迹作思想动员,引导登岛民兵牢固树立以岛为家、艰苦奋斗的思想。”

“王继才牺牲后,有时候王仕花会突然给我打电话,语气很着急的告诉我哪棵树需要修剪,哪棵树应该浇水。对他们来说,岛就是家,家就是国。他们用实际行动将守岛的誓言刻进了岁月,用一生的时间,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情。”刘军永远忘不了2017年7月6日首次登上开山岛时,见到王继才夫妇的场景,“他俩穿着军装,站在岛上,一高一矮,见到人浅浅的笑着,话不多,非常淳朴,让人感到非常亲切。眼神很纯净,可爱又可敬。”

津云新闻记者 马扬洋 发自江苏连云港灌云县


欢迎 发表评论:

人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