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梦见车库怎么回事-做梦梦见车库好不好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4分类:人物篇浏览:64评论:0


导读:“男人追求事业天经地义,女人为了男人的事业牺牲也是天经地义的了?”我听到程东野这番话只觉得心寒。以前程东野的大男子主义,给我一种有主见的可靠感,可到现在,我却发现自己的这种看法实在...

“男人追求事业天经地义,女人为了男人的事业牺牲也是天经地义的了?”我听到程东野这番话只觉得心寒。

以前程东野的大男子主义,给我一种有主见的可靠感,可到现在,我却发现自己的这种看法实在好笑得离谱。

“原来你一直因为我不让你去N市的事,耿耿于怀。”程东野的眼神也冷了,“现在你可以去了。我去非洲的这一年,你哪怕是到月球上工作,我都不拦着你。”

我听到他这句话,眼泪毫无征兆地滚落:“你知不知道,当初M公司收到的简历有三千多份,我是从这三千多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你以为他们会给我留着这个位置,等我什么时候想去就什么时候去吗?”

“你就是不让我去是吧?”他问道。

“你如果去,我们就分手。你当初就是这么威胁我的,现在我还给你。”我擦干眼泪回道。

“行,我这就回去跟明晶说,我不去了。”他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那天我在小区的小花园里坐着哭了好久。

我不是无理取闹,我心里清楚,这对程东野来说,是个升职的绝佳的机会,如果他好好跟我说,我会同意的。

可他跟我说话的态度让我心寒,凭什么他认定男人追求事业天经地义,女人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知道我对现在的工作有多绝望吗?

他不知道,他也没耐心知道。

我很绝望,不仅仅是因为跟程东野的感情走进来绝境,还因为工作也陷入了困境。

我在办公室里,就是一个打杂的,除了日常的工作,还要帮领导处理私事:帮领导取快递;帮她儿子写四年级的数学试卷;帮她和她全家买电影票;甚至连他们家要买个净化器,都要我先帮她挑好……饶是如此,她对我还是不满意。

周五下班前,她让我去库管那里拿资料,但又不提前说,非得等到库管们开始发货忙碌起来之后才通知我。

我等到库管们下班,才拿到了库管的存货量,还要做成报表才能发给她。

等我做完报表,已经快十点了。我匆匆把报表发给了她,收拾东西,下班回家。

刚进地铁站,我就接到领导的电话,她口气暴躁地质问我:“销售报表你怎么还没有给我?”

“我九点多就发到你邮箱了。”我忍耐着解释道。

她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随后她的口气更加严厉了:“我不是让你微信上发给我吗?”

“我觉得发邮箱会保险一些。”我回道。

“让你干点事,这么多借口!”她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着我。

地铁里的人不多,整个车厢很安静,领导高亢激动的责骂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尤为刺耳,尽管我已经把手机音量调得很小,但声音还是不可避免地流进了旁观者的耳朵。

有几个人好奇地抬起头,悄悄打量着我。

在这样的注视下,我又窘迫又难堪。

我听着她的责备,忍不住想:如果当初我不怕程东野的分手威胁,毅然去N市发展,那会是什么结局呢?

4

自从那天程东野赌气走了,连着五六天,他都没有联系我。

没等到程东野联系我,明晶倒是先联系我了:“倩影是吧?我是明晶,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跟你聊聊程东野。”她单刀直入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程东野怎么了?”从她嘴里听到程东野,我提心吊胆起来。

“他跟你说过,我们公司明年会有援非计划吗?”她问。

“嗯。”

“听说你不让他去。”明晶说道,“我想跟你聊聊这件事。”

我没想到程东野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明晶,心里涌起了一阵苦涩:程东野请明晶来当说客吗?

下班后,我按照明晶给我的地址,找到她请我吃饭的西餐厅。这是我们第一次私下见面,不知怎的,我有点紧张。

相较我的局促,明晶倒是坦然得多。

她招呼我坐下,帮我点菜,还顺便推荐了这家西餐店里的招牌菜。等上菜的时候,她这才把话题转到了程东野身上。

“之前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也简单说过了,东野现在还不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按说是不符合申请资格的。”

我打断了她:“明晶姐,你跟程东野都说这次外派是一次好机会,我想知道是多好的机会。”

“这些事是我们公司的机密,我不能透露给你。”明晶拒绝道。

“程东野是我男朋友,难道我会故意把消息泄露出去,毁掉他的前途吗?”我反问,“我也不认识你们公司其他人,就算泄露消息,我能泄漏给谁呢?”

明晶眼睛始终在盯着我,似乎是在探究,又像是在思考,但我不知道她在思考什么。

“去非洲的这三年,对东野来说意义重大。”明晶在探究了我十几秒钟之后,再次开口了,“第一年,他是实习生,做我的助手;第二年,如果进展顺利,就不需要我在那边盯着了,我会隔段时间过去视察一次,我不在那边的时候,他会承担起一大部分责任,成为团队的骨干;等到第三年,我会放手这个项目,他会成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不是一年吗?程东野跟我说,他只去一年。”我还在纳闷,一年的援非经历,怎么能让他快速升职,原来他欺骗了我。

“不是一年,是三年。”明晶继续说道,“东野本身能力就很强,是这批援非成员中潜力最大,能力最强的那一个。如果他能做到第三年,那时候他的职位,跟现在我的职位是一样的。我升到今天这个位置,用了五年,他如果去了非洲,三年就可以升上来。”

我没想到程东野为了让我同意,竟然拿着我们的未来做赌注,欺骗我。

“对年轻人来说,这是一条升职的捷径,有很多上进的员工,都想拼一拼。有个老婆刚刚怀孕的男同事还给我递了申请,你可以想象竞争有多激烈。东野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实在是可惜了。”

我没有说话。

明晶端起桌子上的起泡酒优雅地抿了一口,笑得很含蓄:

“倩影,你别怪姐姐说话直率。我觉得你不让东野参加援非项目这事儿,有点短视了。好的爱情是彼此成全,让彼此变成更好的人,而不是把他牢牢留在你身边。这样是留不住男人的。就算这一次,东野为了你不去,可是你觉得他的心里会舒服吗?如果你们因为这件事出现嫌隙,感情会受到影响的。”

“你们之间的事,我没什么立场插手,但我不愿意看见东野的职业生涯就这么被毁了。”明晶见我不说话,语重心长地补充道。

“我毁了他的职业生涯?”我被明晶地这句话气笑了,“程东野没有告诉你,我曾经也有过转行的机会,却因为他放弃了?”

“他说过,这不是他的错。”明晶回答地坦然。我没想到程东野竟然对明晶说,这不是他的错。他大概是忘记当初为了逼我放弃N市的那份工作,拿着分手来威胁我了。

“不是他的错?”我忍不住冷笑道,“他说如果我去N市,就会跟我分手。他竟然跟你说不是他的错?拿我现在拿着分手来威胁他,我又有什么错?”

明晶嘴角露出一丝怜悯的笑意:“你觉得自己的牺牲很伟大是吗?”

“至少在我心里,程东野比工作重要。”

明晶又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起泡酒,问我:“那你觉得在程东野心里,你和工作哪个重要呢?或者我换个问法,如果现在你在N市找到了一份非常有前途的工作,他会离开R集团陪你去N市吗?”

我没有回答,我知道程东野不会的。

他从读研开始就心心念念想要进入R集团工作,现在好不容易进去了,怎么可能为了我,放弃一切呢?

其实到了这里,我在程东野心里的份量也就一清二楚了。

一想到我在程东野心里比不上他的事业,我的血都凉了。没想到我跟他的爱情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该怎么办,你自己考虑吧。”明晶摇了摇酒杯,喝掉了最后一口酒。

我爱程东野,我愿意为他放弃自己的前途;他却不肯为我放弃他的事业。原来程东野并没有那么爱我。

为爱情牺牲自己的追求值得吗?也许有人觉得值得。曾经的我也觉得值得,可现在我却后悔了。

我为程东野放弃了转行的机会,可他却不肯为我放弃去非洲的机会。在男人和女人心里,对爱情的定位是不一样的,女人为爱情而活,男人却不是,这样公平吗?

我把程东野约出来,告诉他,我同意他去非洲了。

“我已经把申请拿回来了。”他告诉我,“我不去了。”

既然不打算去,为什么还要让明晶来做说客,说服我同意他去呢?程东野真的是越来越会演戏了。

我也不打算拆穿他,坚持道:“你去吧,这是好事,我同意你去。”

程东野神情复杂地打量着我,半天才说:“你放心,我一年后就回来了。”

到这时候,他还在对我撒谎,不肯告诉我,他要在非洲待三年。

我笑着答应道:“好。”

反正他不管是去一年,还是去三年,对我都没什么区别了。

有了我的应允,程东野不再有后顾之忧,参加了援非项目。而我也开始到处投递简历,想要重新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而不再考虑程东野。

程东野走后的第二个月,我在一家影视公司找到了一份编剧助理的工作,帮编剧查找资料。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了两个月,等到我身上不多的那点积蓄全都用来交了公司的各种培训费、资料费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身无分文的我,走投无路,闺蜜在S城工作,我便千里迢迢来投奔她,跟她挤在一个出租屋的床铺上,蹭吃蹭喝。

虽然说我被上一家影视公司骗了,但这也变相地让我积累了行业“经验”,我在简历上写道:“曾在某某影视公司做过编剧助理”,然后把简历投递到影视公司,竟然真得到了几家影视公司的面试邀请。

这一次,我擦亮了眼睛,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靠谱的影视金融公司,依然是从小助理做起。来公司三个月后,我顺利转岗,变成了客户经理,开始做销售,找投资。

如果说以前的我,还信奉有情饮水饱,认为爱情最重要,可以为了爱情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未来。那经历了近一年饥寒窘迫的生活,则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将我从爱情的幻想中唤醒了。

自从我知道了自己在程东野心里的位置,我就不再对他抱有幻想。他就算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会离开R集团,来S城找我吗?在他的心里,最重要的始终都是他的事业。

而且在明晶跟我谈话时,我就已经察觉到她对程东野的感情,早就超过了一个上司对下属的关心。明晶喜欢他,他又依赖明晶,两个人在异国他乡,并肩作战,也许早就日久生情了。

我已经等不到他回来了。

我狠下心来,拉黑了程东野。他尝试着联系过我几次,我都冷处理了。后来,他就渐渐不联系我了。

没想到我们会在S城再次相逢。

5

“上车。”程东野吩咐我。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程总有话在这里说就好了。”

“你见过哪家的老朋友叙旧是站在街上,隔着车窗的?”程东野问我。

“我们不算老朋友吧?”我反驳道。

“是吗?”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还以为你为了投资,会跟我叙旧情呢!”

“那也得看程总有多少诚意了。”我笑着回答道,“我们这个项目,您打算投多少呢?”

“上车谈。”

“好。”我绕到车身另一侧,打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缓缓启动了。

程东野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地开车,我用余光打量着他。好久不见,他晒黑了,皮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剪短的头发又黑又粗,显得整张脸棱角分明。

他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自信和沉稳,比以前更成熟了。

“为什么会到S城来?”他问道,声音平稳,听不出情绪。

“想来就来了。”我随口敷衍,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在R集团待得好好的,怎么忽然离职了呢?怪可惜的。”

“没什么可惜的。”他回道,“有人不喜欢我在R集团,我就走了。”

“明晶姐吗?”

“你说呢?”他反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明晶姐最近还好吗?”我没话找话,问道。

“还不错,结婚了。”

纵然我对程东野没什么感情了,可是听到结婚这么敏感的字眼,我的心脏还是剧烈地跳动了几下。我忍着异样的感觉,口气轻松地问道:“跟你吗?你们结婚了?”

“你说呢?”他再次以一个反问句回复了我。

问了他两个问题,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答案,我决定不再跟他闲聊,直奔主题:“程总,在今天以前,我不知道张总给我引荐的投资人是谁,也不知道实力如何,所以让你们看的那份计划书,只不过是想试水。我这里还有一份现在正在推进的项目,如果你感兴趣,不妨跟投,目前已经有三家投资公司投资了——”

“吴倩影,几年不见,你变化挺大啊。”程东野嘲讽道,“眼睛里只剩下钱了。”

“不谈钱,难道要谈感情吗?”我笑着回嘴道,“感情能值多少钱?关键时刻,一文不值。”

“你还在因为我去非洲的事生气吗?”他的声音忽然放缓,变得轻柔起来。

“我理解你的选择。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做,毕竟还是前途最重要。”我淡淡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声不响地跟我分手?”他问道,“我打电话发微信给你,怎么也联系不上,当时项目正在要紧关头,想回来找你,却挤不出一点时间。当时过得真是度日如年。”

我笑了笑,毫不在意地问道:“找我做什么?你不是说,就算我去月球工作,也由我去吗。”

“倩影。”他唤我的名字,柔情依旧,就好像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可是我知道,我们早就不是过去的我们了。

“我在非洲这三年,过得很煎熬。几乎天天做梦,梦见我回来了。”

“程总,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这又不是写小说,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套!”我嗤笑着把脸转向车窗,“都已经分开了,你再找个女朋友不就行了。这世上哪里有长久不变的爱情?明晶不是喜欢你吗?你们两个没在一起?”

“我知道,你在怪我抛弃你去了非洲。”程东野说道,“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非洲吗?我为什么非得用三年升到别人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升到的位置?我想尽快升职。”

“很符合你上进的性格。”我点评道。

“呵呵。你还是不懂。”程东野笑了两声,“我只有能力达到了,就算离开北京,到了别的城市才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不然你以为我现在为什么会在S城,负责影视投资的工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心被猛地揪紧了。

“我想尽快提升自己的能力,达到一定的层次。这样不管你是去N市发展,还是来S城,我都可以跟你一起来,不用跟你异地,更不必分手。”程东野的话就像是响雷,在我耳边爆炸着,“去非洲工作是最快获得提升的办法,所以我才一定要去。”

“你可以为了我放弃N市那份工作,以前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直到我跟明晶共事,我才发现,追求事业的女性从工作上获得认同感后,有多快乐。但我从来都没见你有这样的快乐。是我限制了你,是我的错。”程东野自嘲地笑道,“我从小是受现代教育长大的,可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做出歧视女性的事,这让我感到羞愧……”

程东野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但我却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既然你是这么打算的…….”我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问他,“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清楚,反而让明晶做说客,说了那些绝情的话?”

他满脸惊诧:“我什么时候找明晶做过说客?她去找你了?”

“别说你不知情。”

程东野苦笑道:“如果我说我真的不知情,你会信吗?我确实没有跟她说过,只是我去找她拿回申请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不去了,我说你不同意我去。”

“那次我们吵架,你说你因为我放弃了转行的机会,M公司从三千份简历中选中了你,你却因为我放弃了。我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你为了这份感情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你为我做了牺牲,我也得为你做些什么——”

“所以,你来S城是为了我?”我问道。

“Y投资公司挖我的时候,原本我还有更好的去处。我找人打听你的消息,说你在S城,就过来了。”

我的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了,我缓缓吐了一口气,告诉他:“程东野,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程东野听我说话的口气不对,眉头又不自觉地皱起来。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为我放弃R集团的工作,更没有想过你和明晶没有在一起。我知道她喜欢你,所以当你离开我去非洲的时候,我就以为我们结束了。”

“我的生活里没有了程东野不会天塌地陷,日子还得照常过。”我故意让语气自然一些,“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的感情很好,可能明年就会结婚吧——”

程东野猛地一个刹车,由于惯性,我从座位上弹跳了出去,头重重磕在了车顶上,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我捂着被磕痛的地方,刚想说话,就听见车后“砰”地一声巨响,后面的车子追尾了。

程东野双手握着方向盘,指节发白,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我们对视了几秒钟,车厢里死一般的寂静,时间仿佛已经凝固了。

“笃笃笃——”后面追尾车子的主人已经下车过来,敲打着车窗打破了僵局。

“哥们,是你们的车忽然停下,我才撞上来的,这不是我的责任,得打电话给交警啊。”

“你爱上了别的男人。”程东野直勾勾盯着我挤出了一句话。

“是。”我坦然地承认道,“辜负了你的一片真心,真是对不住了。”

“吴倩影,我发现你绝情起来,还真是招人恨。”

“程东野,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两个人都有错。即便在你去非洲之前告诉我,你去是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你告诉你所有的打算,我也未必能等你回来。因为我对你没什么安全感,尤其是明晶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在你身边。

“我害怕你们会日久生情,我怕我在国内等你三年,最后等来的却是你和明晶在一起的消息。更别说,你什么都没告诉我,我跟你分手,不是很正常吗?”

“现在这个男人就能给你安全感?”他的声音中带着怒气,显得十分严厉。

“安全感不是他给我的,是我自己给自己的。”我回答道,“我不怕失去他,就跟我不怕失去你一样。”

“嘿,哥们,怎么回事啊?”追尾司机不耐烦了,由敲车窗改为拍车窗,“啪啪啪”的声音响成一片。

我从包里拿出一份计划书放在他的手边:“程总,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另一部影视剧的计划书,你先看一下,如果感兴趣的话,欢迎跟我联系。我先走了。”

我打开车门,施施然离开了。

有男朋友的事,是我骗程东野的。我根本没有新男友。

如果程东野不再出现在我生命里,未来我或许会爱上别的男人。可曾经沧海难为水啊,真正爱过一个人之后,你会发现再爱上另外一个人,真没有那么容易。

我为什么要骗程东野?

我只是想惩罚一下他的大男子主义。他以为他外派到非洲去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未来,可他凭什么瞒着我,一个人决定了我们的未来?

人心难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没法保证。说不准,一不小心,我们就真的错过了。

“吴倩影——”

身后传来程东野的声音,十月的天气,秋高气爽,S城中弥漫着沉醉香甜的桂花香,我穿着高跟鞋走在大街上,步履不停。

我会不会答应程东野复合?未来又会不会出现和当年一样两难的选择?

这些问题我暂时还没有答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为了爱情委屈求全,放弃事业和自我的吴倩影了。

现在的我,可以对程东野说“不”,可以坦然地按照自己的心意,走自己想走的路。(作品名:《放弃事业去爱你》,作者:白玉京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欢迎 发表评论:

人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