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 > 正文

做梦马追你什么意思-做梦被马追什么意思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其他浏览:93评论:0


导读:【转载】观世音菩萨,在无量劫前,久已成佛,号“正法明如来”。但因度众生念切,大慈大悲救苦心殷,不离西方寂光净土,同时也化身千万亿,遍于十方无量佛国,普现色身,度脱众生。《妙法莲华经...

【转载】

观世音菩萨,在无量劫前,久已成佛,号“正法明如来”。但因度众生念切,大慈大悲救苦心殷,不离西方寂光净土,同时也化身千万亿,遍于十方无量佛国,普现色身,度脱众生。

《妙法莲华经》里,佛说,应以何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观世音菩萨虽遍入十方佛国,而与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众生的因缘,非常深厚。菩萨随类现形,寻声救苦,有感即应,无愿不从。古今感应事迹,多不胜数,无法尽书。

宋时,僧人普明,在上天竺寺遇到一位老僧。老僧说:“你单修无上乘道,只接引上根器的人,怎么能普济众生呢?应当三乘演畅,顿法、渐法齐行,广度中下根器的人,才能报答佛恩。”普明问:“用什么法度人呢?”老僧说:“这里的众生,与观世音菩萨夙有因缘,你可以把菩萨的来历事迹,传播流行于世,凡是供养、读诵的人,福德无量。”于是详尽地宣说了其中妙理,老僧说完,隐身而去。《观音本行经序》

译文:

民间不少人认为,观世音菩萨是女的。大师纠正这一看法说:观音菩萨本是过去的古佛,由于救度众生的悲心无尽,这才示现菩萨、天人、凡夫圣人等身形,普度众生。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说,观音菩萨应以什么身得度,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菩萨不但现有情身(人天、凡圣、男女等身),还随缘示现成山川花木、亭台楼阁,一切都为了帮助众生离苦得乐,转危为安,只要懂得这段经文,决不会问观音菩萨是男的还是女的。世间人没读过佛经,见到菩萨像好象是女的,就认为是女身。而菩萨一切随缘,因为世人心中觉得菩萨为女身,所以观音菩萨在人们的梦中显现时,大多是妇女身。这是由于众生善根浅薄,无法看见菩萨微妙庄严的法相,菩萨也就随顺众生下劣的根机,显示婆心,若真以为观音菩萨是观音娘娘,就完全不符合菩萨上合诸佛、下应人心的慈悲之道了。

《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四-普陀海岸道头创建水泥牌坊重修回澜亭碑记》、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二-复易思厚居士书》

译文:

普陀山是观世音菩萨应化显示奇迹的地方,为了让众生有地方可以膜拜,菩萨特地在那里显示足迹,不要以为观世音菩萨就住在普陀,别的地方就不住了。比如月亮高挂天空,千江万流同时影现,乃至小小一滴水中,都能影现出完整的月亮,除非水浑浊晃动,月影才不分明。众生心若水,一心专念观世音菩萨,菩萨就在他持念名号的时候,或在明处、或在暗处,护持着他。倘若心不志诚,不专一,就难得感应了。观世音菩萨为什么叫观世音?因为他在因地由于观自己的闻性而证得圆通,果地观众生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的音声,寻声救苦,故名观世音。

著名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之“普门”,意思是观世音菩萨大道无碍,普遍随顺一切众生,按照各自不同的根性进行教化,令众生得到启发,而并不单独另外立一个法门。比如世间人的病有千万种,治病的药也就有千万种。菩萨不固定一个方法,针对众生迷的地方,在他容易接受和领悟的方面,予以点化,六根六尘六识七大,从任何一个方面下手,都可获证圆通,任何一法都能成为出生死、成正觉的门径,所以叫做普门。

《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一-复郦隐叟书》

莲池大师云:“《高王观世音经》,世传高王诵之脱难,此讹也。其经鄙俚,不成文义,不知译自何代。以理断之,即是《法华普门品》耳。高王时人仗此脱难,故以为名。后人不知,别造伪语,称《高王经》。因名迷义,俗所不觉。”

又云:“《香山卷》中称观音是妙庄王女,出家成道,而号观音,此讹也。观音过去古佛,三十二应,随类度生,或现女身耳,不是才以女身始修成道也。彼妙庄既不标何代国王,又不说何方国土,虽劝导女人不无小补,而世僧乃有信为修行妙典者,是以发之。”

王龙舒云:“按《藏经》,诸佛菩萨,手足六根,皆常端正,故云八端。观世音菩萨,本结跏趺坐,其神通变化自在,故云观自在。今人作翘足搭手坐,谓自在观音者,讹也。”

印度那烂陀寺的“正法藏”戒贤大师,患了风病。每次发作,手足拘紧,像火烧刀刺一样痛苦,就想绝食求死。他梦见三人,一个黄金色,一个琉璃色,一个白银色,对他说:“你过去曾经做过国王,累累恼害众生,所以受此报应。你应至诚忏悔,勤宣经论,症状自当消除。”金色人指着碧色人说:“这是观世音,银色的是弥勒。我是文殊。将有中国僧人(即玄奘法师)来,你可教他佛法。”戒贤答应依教行事,此后病愈。《唐三藏传》

明朝洪武年间,天童的照寮元,病重,每天念诵观音圣号一万声。后来心想离死也不远了,不如改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刚起此念,忽然看见一位美妇人,穿着六铢衣,手持净瓶,从门外进来,照寮元惊诧失措。然后定心细看,原来是观音菩萨示相,他于是泣涕求哀,妇人便不见了。五天后,他病全好了。《山庵杂录》

明时,僧人垂髻,患胁痛病,一个多月不能饮食。有人说:“你常劝人念观音可以救苦,现在怎么不自念呢?”垂髻在迷糊中,闻言猛省,急忙准备香烛,高声念大士圣号不断。到夜里四更,他的声音沉寂了。众人担心他断了气,一看,他正在鼾睡。午后,他醒来说要吃东西,就能起来走路。众人问他:“为什么好得这么快?”垂髻说:“我开始念菩萨圣号,痛如刀割。久之,空中现出祥云,观音大士以瓶中甘露灌我顶,凉沁心脾,病霍然而愈。”《持验记》

河西王”沮渠蒙逊(公元368年生~433年卒,十六国时期“北凉国”的创建者),归依佛法。他身体有病。伊波勒菩萨说,观世音与此土有缘,叫他念诵《普门品》,病即痊愈。从此,《普门品》在河西特别流行,当地人称为《观世音经》。《法华传记》

江苏无锡的金昌,妻子沈云藻,颇通文理。云藻产后大病,情势极危险,医生束手无策。有友人劝金昌祈祷观音大士,金昌照办,妻病即有转机,但一个多月仍难行动。云藻因祈祷有灵感,发愿病愈后,常奉大士。一夜,金昌梦见大士妙相庄严,面向自己站立,二位童子随侍在侧,呼叫金昌的名字。金昌礼拜,忽然惊醒。妻子也惊醒了,各自述说自己梦境,竟然相同。只是其妻又看见一童子手执杨枝,蘸(音站)水洒在自己身上,说偈:“起死回生甘露水,一点善心感化来。金石坚心登极乐,唯恐尘缘解不开。”妻子于是身心清爽,病痊愈。夫妇从此长斋念佛,又编辑了一本《因果录》,劝化世人。释印光法师根据亲闻记录

浙江镇海的方子重,十九岁时,忽生肠痈(音拥。阑尾炎)。医生说:“非开刀切除不可。”父母不放心,于是不再求医。母亲通文理,长斋念佛,就与友人俞德章女士拼命念《金刚经》及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圣号。三天后,方子重肠痈溃破,脓血从大便排出,五天痊愈复原。释印光法师根据亲闻记录

江苏江宁的孙维捷,妻子慕西,夫妇非常好善,热心公益,每年常缝千余套棉衣,施给贫穷无法御寒的人。妻壮年得病,胸间疼痛,像针刺。于是竭诚念观音圣号求救。久之睡着,梦见一老妇为她摩胸,又遍捏之,拔出寸余长的二根针,说:“难怪你痛,因胸中有针啊。”于是感觉轻快。自己又捏,又拔出一针。她忽然惊醒,顿觉病苦全消。释印光法师根据亲闻记录

唐时,僧人智显,途中遇到突厥人,十多人都被抓去,智显却隐身不现,突厥人看不见他。有人问他,他说:“我念观音菩萨,不会遇到贼。”《高僧传二集》

河西的吴士启,一生诵《观音经》。去世后,经书藏在楼上,家中孙辈登楼嬉戏,往往失足,但虽堕楼,却安然无恙。问小孩们原因,小孩说看见白衣老妇从空中抱住他们,才醒悟是菩萨救护。于是全家礼诵,至今书香不绝。《观音经近征》

唐时,岑景仁,自幼诵《普门品》。他曾经去江苏一带,船翻落水。他听到有人说:“能诵《普门品》的,水难应免除。”连说了三遍。岑便得浮出水面,很快到了岸边。而其他人都淹死了。《法华感通》

清时,吴允升,小时候在苏州虎丘遇到一位僧人。僧人说:“你有善根,可惜二十九岁时有水难。只有从今戒杀、放生,每天虔诚念佛,持大悲咒,也许可免除水难。”吴允升信受奉行,并以此劝人。二十九岁那年,从杭州搭船回家,浪涌势危,急忙合掌念佛。船翻沉,人落水。他在昏迷中,听人说:“吴允升劝人念佛有功,可免此难。”他睁眼看时,见自身已在岸上,是渔人救了他。《净土圣贤续录》

明时,汪某,居江苏昆山,持斋三年,想到普陀进香。正月初一,整装上船出发。忽然,自家店旁起火,来人急报,催他回家救火救店。汪说:“我积诚三年,正要去朝拜菩萨,岂能因为一个店铺而更改我的心愿呢?即使全烧毁,也不回头了!”竟然扬帆而去。到普陀进香完毕,回到昆山,只见四面店屋,都已成焦土,唯独自家店铺独存。《现果随录》

南唐国君李后主(李煜),手写金字《心经》,赐给宫女乔氏。乔氏后来进入宋宫,听说李后主郁郁辞世,便把金字《心经》布施给天禧寺的塔相轮中。后来,寺庙遭大火,相轮虽掉落下来,但《心经》未被损坏。《默记》

民国十一年(1922年),日本大地震。中国佛教普济日灾会,派出代表包承志、杨叔吉等,赴日本吊慰。他们在写给印光法师的信中说:“日本这次大地震,死亡人数约三十余万,骸骨如山堆积。东京浅草区,几乎全毁,公园池水烧干。公园内,有座观音堂,系旧式老屋三间,难民被火包围,群集在此避难的,约三万多人,堂内外、房上都挤满了。人们同念观世音菩萨,都得免于难,观音堂也独得保存。日本人由此称颂不已。”

明人,唐时,参学于莲池大师,修念佛法门。他家眷属,都能背诵《普门品》、《金刚经》,夜晚,则一同在观音大士像前回向。他常说:“修净土法门,宜穿衣吃饭常在观中。或神游莲海,在莲花中礼佛;或坐瞻宝刹,佛光照身。净想已成,不生西方,更生何方?”一天,他推开窗,见大海中涌出一山,佛坐其上,光明四彻,墙壁林木,都空而不现。临终时,现瑞相而逝。《圣贤录》

明时,尤锡绶(音受)的妻子施氏,孝养公婆。施氏忽然患膈(音格)症,有一比丘尼对她说:“我从南海来,名叫妙海。”给她一枚黑药丸服下。问她:“持斋吗?”施氏答:“有时持,有时破。”妙海说:“这是魔啊。”就在她额头上写一道符,镇住它。出门后,妙海忽然消失不见了。第二天,施氏就能正常饮食了。

清朝道光年间,江西浮梁的张某,持观音斋。正值斋期,某邻居招他饮酒,于是点着灯在菩萨像前,自己饮酒去了。他等到回家,像已经被烧尽,而像旁的贴纸,却毫无火痕。他知道是菩萨对他持斋不虔诚的警示。《海南一勺》

绘像普门品颂--印光大师

大哉观世音,彻证法界藏;乘大悲愿力,普现诸色相。寻声以救苦,随感而遍应;如月到中天,万川悉印映。良由众生心,与菩萨无二;因其背觉故,遂致成隔异。既遇诸灾难,仰冀垂救援;即此一念心,便契真觉源。以故一起念,念于菩萨名;遂于当念中,蒙救离灾刑。世尊在灵鹫,席宣法华经;无尽意菩萨,以名敬致征。世尊遂略说,现身救苦事;大地举一尘,略示少分义。由是诸众生,得有所怙恃;如天地覆载,如父母抚育。昔有一善士,欲广菩萨慈;泥金书普门,兼绘救苦仪。年代已久远,幸得常保守;故致吴蝶卿,亲获谨承受。欲启世正信,因祈为著语;愿令法界众,同证实相理。乃忘其固陋,略表诸因缘;庶几见闻者,登第一义天。

【若有持是观世音菩萨名者,设入大火,火不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

事证──觉世经说证:明天启间,杭城大火,有江右商,兀坐危楼,自知莫救。人见白衣大士,洒水楼旁,火熄。众叩作何善?商谢无之。后其叔言:彼父殁,遗产五百金,彼嫡出而长,四弟庶出而幼。彼经商廿余年,积五千金,诸弟婚毕,析产为五均分之,合族义焉。按此一行如是,则其人可知矣。大士感应事迹,多不胜录。当阅本迹感应颂,及灵感录,可知其概。

【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

事证──夷坚志:宋徐熙载之母程氏,平素敬奉观音。绍兴四年,熙载馆彭大任家,挈二子往。及归,僦(赁也)石镇航船。长江淼漫,三更许,风雨暴至,怒涛拂空,榜人莫呈其技。熙载念父子寄命一叶,脱葬鱼腹,老母谁养?即率同舟齐声持观世音菩萨名。良久,遇巨桑一株,众力挽之,系繂(音律,船上大索也,)泊焉。侵晨视之,则在高沙浦中,不见巨桑。逾日抵家,母迎笑曰:「昨夕梦一媪导汝父子归来,今果然。」始验菩萨垂救也。

【若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求金银等宝,入于大海。假使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人等,皆得解脱。】

事证──普陀山志:宋徽宗崇宁间,户部侍郎刘达,给事中吴栻,同使高丽。及还,自群山岛,经四昼夜,月黑云翳,冥蒙不知所向。舟师大怖,遥叩普陀,俄神光满海,四瞩如昼,历见招宝山,遂得登岸。又冥祥记:刘宋元嘉间,顾迈舟发石头城,风号浪阔。急诵观音经十余遍,风息浪平,屡闻奇香,遂得安济。

【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

事证──冥祥记:晋南宫子敖,戍新平,为长乐公所破,合城数千人皆被戮。子敖知不可免,但诚心念观世音。及戮至子敖,群刃交下,或高或低,持刀人忽疲懈,四肢不随。长乐公惊问曰:「汝有何能?」子敖答曰:「能作马鞍。」遂释之。子敖并不知何以作此言。彼造一大士小像,行则顶戴,止则礼拜。

【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刹,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

事证──佛祖统纪:梁释慧简,精修戒律,虔诚勇毅,世罕其选。荆州厅事东,有别斋三间,多鬼怪,人不敢入。简居之,自住一间,余安经像。夜见一人,黑衣无目,从壁中出,倚简门上。简心甚了了,但口不得说,遂默念观音圣号。良久,鬼冉冉入壁而没。简徐起澡漱,礼诵如常。次夜梦向人曰:「仆于汉末居此,已数百年,性刚直,多所不堪,君诚净行好人,特相容耳。」遂绝。

【设复有人,若有罪,若无罪,杻械枷锁,检击其身。称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解脱。】

事证──法苑珠林:晋窦传,河内人,永和中,为高昌步卒吕护俘执之。同伴七人,共系狱,克日将杀。僧支道山,时在护营中,与传相识。闻其被禁,往候之。传谓曰:「今命在顷刻,能相救乎?」山曰:「若至心念观音,必有感应。」传遂专心默念三昼夜,械锁忽自解。传念同伴桎梏,何忍独去,复恳菩萨神力普济。言毕,余人皆以次解脱,遂同遁。众还乡里,咸敬信奉法焉。

【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怨贼。有一商主,将诸商人,赍持重宝,经过险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诸善男子!勿得恐怖,汝等应当一心称观世音菩萨名号,是菩萨能以无畏施于众生,汝等若称名者,于此怨贼,当得解脱。」众商人闻,俱发声言:「南无观世音菩萨!」称其名故,即得解脱。(怨,仇也,冤枉也,世多通用。)】

事证──上海天潼路,蔡仁茂玻璃店主蔡仁初,民十七年二月廿八日,被匪绑去。蔡默念观音,初则车轮胎爆,次则汽油起火。匪乃打蔡三枪,蔡适跳三跳,故无伤,匪遁而蔡归。(闻本人说。)

【若有众生,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福不唐捐。是故众生,皆应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

事证──福报录:杭州徐文敬公,身居台鼎,福慧交修,喜与人讲三教圣贤事迹。集刊敬信录等书,孳孳引人为善。太夫人日诵观世音圣号千声,喜谈因果,家人环听,娓娓不倦。翻刻玉历钞传,愿人改过为善。每遇凶年,必捐资周济亲族,无德色。公子本,官至东阁大学士。疗,官甘肃巡抚。孙以烜,官侍郎。景熹,官盐法道。诸曾孙辈,科第蝉联。

【若有国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

经证──大悲咒经:佛在普陀落迦山,观世音宫殿中,与无量菩萨、声闻、天龙八部俱。时观世音,密放神光。众会问佛,佛言观世音菩萨欲安乐诸众生,故放此光。于是观世音先说此咒功德,次说此咒,并说咒之形貌状相,所谓大慈悲等十心,并诸利益。佛言:「此菩萨过去无量劫中,已作佛竟,号正法明如来。为欲发起一切菩萨,安乐成熟诸众生,故现作菩萨。」

【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十地品:金刚藏菩萨说第六地已,天女奏乐赞佛。偈曰:威仪寂静最无比,能调难调世应供,已超一切诸世间,而行于世阐妙道。虽现种种无量身,知身一一无所有,巧以言辞说诸法,不取文字音声相。按此下各应身,所引华严经文,虽非观世音菩萨事迹,然于菩萨应现度生之道,大有发明,阅者须注意而圆会焉。

【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

经证──不空罥索经云:诵是咒者,得二十种利益,复获八法。一者临终见观自在菩萨,作比丘像,现前慰喻。又传灯录,载达磨祖师化后,魏宋云于葱岭见之,世传师为观音化身。又高僧传,记宝志禅师灵迹甚多,梁武帝命张僧繇写师像,师剺面出十一面观音,妙相殊丽,或慈或威,繇不能写,世谓师亦观音化身。高僧传三集,万回师谓:僧伽大士亦观音化身。

【应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现梵王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海幢比邱,从其额上,出无数百千亿梵天,色相端严,世间无比。威仪寂静,言音美妙,叹佛说法,叹佛功德,令诸菩萨悉皆欢喜。能办众生无量事业,普遍一切十方世界。按海幢比邱,寄位六住,变现如是。况观音以过去古佛,随机示现,岂凡情世智而能测度乎哉!

【应以帝释身得度者,即现帝释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海幢比邱,从其眉间白毫相中,出无数百千亿帝释,皆于境界而得自在。摩尼宝珠系其顶上,光照一切诸天宫殿,震动一切须弥山王,觉悟一切诸天大众。叹福德力,说智慧力,生其乐力,持其志力,净其念力,坚其所发菩提心力,赞乐见佛令除世欲,赞乐闻法令厌世境,赞乐观智令绝世染,止修罗战,断烦恼诤,灭怖死心,发降魔愿。兴立正法须弥山王,成办众生一切事业,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应以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观自在菩萨告善财言:「善男子!我住此大悲行门,常在一切诸如来所,普现一切众生之前。或以布施摄取众生,或以爱语,或以利行,或以同事,摄取众生。或现种种不思议色净光明网,摄取众生。或以音声,或以威仪,或为说法,或现神变,令其心悟,而得成熟。或为化现同类之形,与其共居,而成熟之。」

【应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赞喜目观察众生夜神偈曰:法身恒寂静,清净无二相,为化众生故,示现种种形。于诸蕴界处,未曾有所著,示行及色身,调伏一切众。不著内外法,己度生死海,而现种种身,住于诸有界。远离诸分别,戏论所不动,为著妄想者,弘宣十力法。一心住三昧,无量劫不动,毛孔出化云,供养十方佛。得佛方便力,念念无边际,示现种种身,普摄诸群生。

【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离世间品:普贤菩萨颂菩萨行曰:深知变化法,善应众生心,示现种种身,而皆无所著。或现于六趣,一切众生身,释梵护世身,诸天人众身,声闻缘觉身,诸佛如来身,或现菩萨身。修行一切智,善入软中上,众生诸想网,示现成菩提,及以诸佛刹。了知诸想网,于想得自在,示修菩萨行,一切方便事。

【应以毗沙门身得度者,即现毗沙门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叹菩萨德曰:已得自在清净神通,乘大智舟,所往无碍,智慧圆满,周遍法界。譬如日出,普照世间,随众生心,现其色像。知诸众生,根性欲乐,入一切法,无诤境界,知诸法性,无生无起,能令小大,自在相入。

【应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现小王身而为说法。】

经证──悲华经:无诤念王太子,名为不眴,于宝藏佛前发愿云:是诸众生,以亲近恶知识故,退失正法,尽诸善根,摄取种种邪见,以覆其心,行于邪道。愿我行菩萨道时,众生受诸苦恼恐怖等事,无有救护,无依无舍。若能念我,称我名字,为我天耳所闻,天眼所见,是众生等,若不免此苦恼者,我终不成正觉。宝藏佛授记云:汝观众生,生大悲心,欲断众生诸苦恼故,欲众生住安乐故,今当字汝,为观世音。

【应以长者身得度者,即现长者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光明觉品,偈云:若以威德色种族,而见人中调御师,是为病眼颠倒见,彼不能知最胜法。如来色形诸相等,一切世间莫能测,亿那由劫共思量,色相威德转无边。如来非以相为体,但是无相寂灭法,身相威仪悉具足,世间随乐皆得见。按,初地菩萨,已能百界作佛,况古佛现身之观音乎?故宜以观佛之义观观音也。

【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海幢比丘,从其足下,出无数百千亿长者居士婆罗门众,皆以种种诸庄严具庄严其身,悉著宝冠,顶系明珠。普往十方一切世界,雨一切宝,一切璎珞,一切衣服,一切饮食,如法上味。一切华,一切鬘,一切香,一切涂香,一切欲乐资生之具。于一切处,救摄一切贫穷众生,安慰一切苦恼众生,皆令欢喜,心意清净,成就无上菩提之道。

【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遍行外道语善财言:「善男子!此都萨罗城中,一切方所,一切族类,若男若女,诸人众中,我皆以方便,示同其形,随其所应而为说法。诸众生等,悉不能知我是何人,从何而至,唯令闻者如实修行。善男子!如于此城,利益众生,于阎浮提城邑聚落,所有人众住止之处,悉亦如是而为利益。」按遍行外道,寄位十行,所行如是,则观音可知。

【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海幢比丘从其两膝,出无数百千亿刹帝利婆罗门众,皆悉聪慧,种种色相,种种形貌,种种衣服,上妙庄严。普遍十方一切世界,爱语同事,摄诸众生。所谓贫者令足,病者令愈,危者令安,怖者令止,有忧苦者咸使快乐。复以方便而劝导之,皆令舍恶,安住善法。按,圆教初住菩萨,即以分证法身,非凡情所能测度。况已后之四十位菩萨乎?况古佛示现之观音乎?

【应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得度者,即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而为说法。】

事证──洱海丛谈,载观音七化:一唐永徽间,化白须老人,戴红莲瓣冠,披袈裟持钵,至农家乞食。二化梵僧持钵,向馌妇乞食。三化梵僧坐宝山磐石上。四化一僧持杖擎钵,牵白犬乞食开南郡。五化僧执杨枝,蹑木屐行走,马追之不及。箭射之,箭皆化为莲华,今洱东所谓莲华菜也。六化游僧,忽腾空现大士相。七化僧名菩提陀诃。此乃节录。

【应以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

事证──普陀山志:清康熙廿八年南巡,将到禾城,忽见老妪簪红华一朵,独操小舟,直过御舟前。帝问:「何船。」曰:「渔船。」「有鱼否?」曰:「有。」倏不见,悟为大士化身,遂赐帑重兴普陀前后两寺。又梦厂杂著,载汉囗孝子闵贞,欲追摹父母遗像。日虔祷大士前,感大士为现其父母像,得摹以奉祀。其他现女身事甚多,不能尽纪。欲悉知者,可阅观音感应颂,及灵感录。

【应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现童男童女身而为说法。】

事证──观音感应传:唐元和十二年,陕右金沙滩上,有艳女挈篮卖鱼,人竞欲室之。女曰:「余授经,一夕能诵普门品者事之。」黎明能者二十。女曰:「一身岂能配多夫?请易金刚经。」如前期,能者复居其半。女又易法华经,期以三日,惟马氏子能。迎入门,女即死,糜烂立尽,遂瘗之。他日有僧来访,马氏子引至墓所。僧振锡,墓棺同开,惟黄金色锁子骨存焉。僧曰:「此观音菩萨,悯汝等以化现耳。」言讫,腾空而去。

【应以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入法界品:遍行外道告善财言:「善男子!阎浮提内九十六众,各起异见而生执著,我悉于中方便调伏,令其舍离所有诸见。如阎浮提,余四天下,亦复如是。如四天下,三千大千世界,亦复如是。如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十方无量世界诸众生海,我悉于中随诸众生心之所乐,以种种方便,种种法门,现种种色身以种种言音而为说法,令得利益。」

【应以执金刚神得度者,即现执金刚神而为说法。】

经证──华严经世主妙严品:妙色那罗延执金刚神赞佛偈曰:汝应观法王,法王法如是;色相无有边,普现于世间。佛身一一毛,光网不思议;譬如净日轮,普照十方国。如来神通力,法界悉周遍;一切众生前,示现无尽身。如来说法音,十方莫不闻;随诸众生类,悉令心满足。

【假使兴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观音力,火坑变成池。】

事证──现果随录:明徽人汪姓者,家居昆山,持斋三年,拟至普陀进香。某年元旦,已束装下船矣,忽店旁火起,急报促回。汪曰:「吾积诚三载,方朝菩萨,岂以一店易吾志乎?纵被毁,吾不归矣!」竟扬帆而去,进香毕,回昆见四面店屋,俱成焦土,汪店楼房,巍然独存,万人惊叹。又高僧传二集:北魏释法智为白衣时,行泽中,忽遇猛火延烧,四面俱至,自分必死,惟至心诵观世音。俄而火过,草无遗茎,惟智容身地未延及。

【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

事证──法苑珠林:晋徐荣,山东琅玡人,尝至东阳,还经定山,舟人不习水道,误堕洄洑中,垂欲沉没。荣无复他计,惟至心呼观音名,须臾如有数十人齐力牵引者,顷时涌出洄洑中。沿江而下,日已暮,天大昏暗,风雨均厉,前驶不知所向,而涌浪转盛,船几欲覆。荣至心诵佛经不辍,忽见山头有火,烈焰炽盛,彻照江心,回舟趋之。安然达岸,既至,光息,无复所见。明日问浦中人,昨夜山上是何火,皆云无之,乃知佛力冥佑也。

【或在须弥峰,为人所推堕;念彼观音力,如日虚空住。】

事证──异谈可信录:明沈文崧,宰山左。有同官某,亲老无子,将奉差西藏。沈慨然代往,跋涉险阻,三年始归,闻者叹其高义。随仆夏祥最忠,一日晦雾,至陡[土+反],下临深涧万丈。二仆堕涧,沈马足已陷,忽仰见云雾中大士手持青莲,向沈指导,俄顷身已越涧至平地。痛丧二仆,久之昏黑,闻人语声,急呼之,则夏祥独至矣。问何能来?曰堕涧时,有绿毛人长丈余,自涧中负出。主仆相抱大哭。高文良公为绘大士像,书年月纪之。

【或被恶人逐,堕落金刚山;念彼观音力,不能损一毛】

事证──冥祥记:晋潘道秀,从军北征失利,至心念观世音,梦寐辄见菩萨在前后。后南奔,迷不知道,于山中空际忽睹圣容,如今行像,指示归路。秀作礼罢,遂不见,得归路还家。又,异谈可信录:贵州修文县白水洞,产水银,夫役千余,岩下居民数百户。洞前二里许有溪,忽来一美妇,浴其中,乳垂至脐。居民空室趋观,甫近溪,轰然岩塌,庐舍俱陷,浴妇竟杳无踪,方悟大士化身拯众。

【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

事证──慈恩法师传:师度玉门关,晚宿沙漠中。相从之胡人石磐陀者,忽心变,拔刀起向法师。师起,念观世音菩萨。胡见已还卧,师与马令去。又,天竺志:黄巢作乱,所过杀戮甚多。至杭,老稚数百万,泣拜大士,愿垂慈佑。及钱镠与战,闻空中念佛声,仰视云端,旌幢宝盖,拥护大士。其火首金刚、天龙、修罗等众,扈从无算。缪兵见之,勇气百倍,巢曰:「佛士也!」遂遁去。

【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

事证──齐书:孙敬德防北陲,造观音像礼事之。后为劫贼横引,断死刑,其夜礼忏流泪,忽如梦,见一僧,教诵救苦观音经千遍,得免苦难。敬德诵至临刑时,足千遍,刀斫折为三段。三换刀,折如初,丞相高欢表请免刑,遂得放归。又,高僧传二集:唐靺鞨人帝示阶,逃入高丽,拾得二寸许铜像,不知何神,安皮袋中,饮啖酒肉亦祭之。高丽疑是细作,斫之,三刀不伤。出像,背有三刀痕。曰此佛像,可往唐国咨问。阶乃于幽州出家。

【或囚禁枷锁,手足被杻械;念彼观音力,释然得解脱。】

事证──法苑珠林:唐董雄,贞观中为大理丞,幼奉佛素食,因坐李仙童事,与王忻等数十人同系狱。雄专念普门品,锁自解落在地,钩连不开。即告御史张守一验之,错愕良久,重锁严封而去。雄仍诵,锁复解堕地有声,朱封如故。忻初不信佛,其妻诵经,辄诮曰:「何为异端所媚?」及见雄事始知佛力广大,深悔不信之咎,因虔诵菩萨名,锁亦脱。一时台中内外闻者奇之,同狱囚俱获免。

【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著于本人。】

事证──南五台山示迹记:隋仁寿中,山有毒龙,变作道士,卖药于京都。服之,立刻升天,实以妖通置于山中龙窟而食之。忽来一僧,结茅峰顶,伏彼妖通,使安窟穴,民被庇荫,入道者众。次年六月十九入灭,及茶毗时,东峰上现金桥,列诸天众,音乐天华,异香馥郁。南台百宝灿烂,广莫能知,于烟云之间,现自在端严之相,慈容伟丽,璎珞珠衣,焕然对目,始知观音大士示迹也。

【或遇恶罗刹,毒龙诸鬼等;念彼观音力,时悉不敢害。】

事证──夷坚志:族人洪洋,夜归,忽大声发山涧,如数十本巨木摧折,亟下轿谋避处,而物已来前,身长三丈,从顶至踵,皆灯也。洋素持大悲咒,急诵之,物植立不动。洋丧胆仆地,然诵咒不辍,物乃退,曰去矣,径入畈下民家而没。洋归,得病而愈,二轿夫竟死。后访民家,一门死于疫,始知物乃疠鬼也。

【若恶兽围绕,利牙爪可怖;念彼观音力,疾走无边方。】

事证──南海慈航:明闽人雷法振,烧炭为业。家有鸭栏木,纹理精细,欲刻大士像,未果。一日入山烧炭榛葬丛中,突一虎来搏。忽有绰约妇人,当虎叱之,虎慑伏叩首退。振拜问姓名,曰:「身是君家鸭栏木耳。」遂不见。振感悟,择吉雕刻,终身持斋顶礼。又,太平广记:唐王令望还卯州临溪,路极险阻,忽遇猛兽,震怖非常。急念金刚经,猛兽熟视,曳尾而去。须知念观音,比念金刚经,理无优劣,事更简易。若逢险难,尤宜专念观音。

【蚖蛇及蝮蝎,气毒烟火然;念彼观音力,寻声自回去。】

事证──谈薮:宋赖省干,以妖术杀人祭鬼,于浙中买十余岁童女以供用。一女之母奉大士,随之习念心经。至轮祭时,沐浴妆饰,锁空宅中。女自分必死,一心诵经,夜半,有物自天窗下,光闪如电。急诵揭谛咒,口中忽出光,物欲进复却。女口中光渐大,射物铿然有声,仆地。值逻卒过,女呼杀人,卒破壁出女,见一大白蟒死矣。捕赖及家人,依法治之。

【云雷鼓掣电,降雹澍大雨;念彼观音力,应时得消散。】

事证──山西蔚州,夏秋间,每雨必有小雹。其地各村小庙中,必有僧住,自夏至秋收时,不许闲人入庙,甚严肃。僧每日按时诵经咒,名为念苗经,若逢天浓阴,云现凶象,虽非诵经钟点,亦必特为虔诵,以期不至雨雹坏稼也。余于清光绪十三年,朝五台,至其地,住月余。见凡雨必有小雹,如小豆者少许,问其邑人,遂知诵经止雹之事。释印光识。

【诤讼经官处,怖畏军阵中;念彼观音力,众怨悉退散。】

事证──天竺志:吴越王钱镠,起自草野,誓奠东南,犹豫未决。夜梦一妇人谓曰:「汝慈悲不杀人,将藩翰一方,中原天子五易姓,汝之疆土自若,子孙绵远,封侯拜相,廿余年当觅我于天竺山中。」镠自是所向无前,屡有神助,故书之于册,昭示子孙,世世崇祀。又,越州董昌作乱,镠祷大士,乃出兵。对敌之际,空中闻万骑驰骤之声,昌一见褫魄,不接战即败走,而全越底定。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