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 > 正文

梦见自已门牙掉了一个-周公解梦梦见门牙掉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0分类:其他浏览:114评论:0


导读:白老汉是直隶地方人。大儿子白甲在南方做官,两年没有消息。有个姓丁的远亲来拜访,他热情招待。丁某平时走无常(通过假死去给地府当阴差)。闲谈中,白老汉就询问阴曹地府的事,丁某回答说虚幻...

白老汉是直隶地方人。大儿子白甲在南方做官,两年没有消息。有个姓丁的远亲来拜访,他热情招待。丁某平时走无常(通过假死去给地府当阴差)。闲谈中,白老汉就询问阴曹地府的事,丁某回答说虚幻迷离,白老汉不大相信,只是一笑了之。

过了几天,白老汉正在睡觉,梦见丁某又来了,邀他一道去玩儿。他跟了去,进了座城门。过一会儿,丁某指着一座大门说:“这儿是你外甥家。”当时白老汉的姐姐有个儿子在晋地任县令。他惊讶地问:“我外甥怎么会在这里?丁某说:“如果不信,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汉走进门去,果然看见外甥头上戴着貂皮帽子,身上穿着绣着獬豸图案的官服坐在大堂上。两旁站着拿矛戟、打旗幡的卫士。没人给通报,丁某就拉他出来,说:“你家公子的衙署距此不远,你也想去看看吗?”老汉同意了。不一会儿来到一座官衙门口,丁某说:“进去吧。”老汉往门里偷偷一看,见一只大狼挡住路,老汉害怕不敢往里进。丁某又说:“进去吧。”又进了一道门,看见堂上、堂下,坐着的躺着的都是狼。再看台阶上,白骨如山,老汉更害怕了。

丁某用身体挡着往里走。公子白甲正好从屋里出来,看见父亲和丁某非常高兴。坐了一会儿,便叫侍从去办筵席,忽然一只大狼衔了个死人进来。白老汉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说:“这是干什么呀?白甲说:“让厨子对付着做几样菜。”老汉急忙阻止,心里惶惶不安,想离开这里,但是被一群狼拦住了去路。正在进退两难时,忽然发现狼群嗥叫奔逃,有的逃到床下,有的钻到桌底下。

老汉惊奇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一会儿,两个穿着金色铠甲的猛士瞪着眼晴跑进来,拿着一条黑亮的铁链子把白甲绑起来,白甲倒地变成一头猛虎,牙齿又尖又长。一个猛士拿出利剑要砍掉虎头,另一个说:“且慢!且慢!这是明年四月的事,不如暂且把牙齿敲掉。便拿出大锤敲虎的牙齿,虎牙纷纷落地。虎疼得大吼一声,震得地动山摇。

白老汉吓坏了,忽然醒来,才知道是一场梦。心里觉得奇怪。派人去请丁某,丁某推辞不来。老汉写了一封信,信中详细记述了噩梦的始末,让次子去看大儿子白甲。老汉在信中多方劝诫,情词哀切。老二到了白甲的衙门里,看见哥哥门牙全掉光了,惊奇地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喝醉酒从马上掉下来摔掉了,问他摔下的时间,刚好是父亲做梦的那天晚上。老二更害怕了,拿出父亲写的信交给哥哥。白甲读了信,脸色变了但稍迟一会儿说:“这不过是和梦境偶合罢了,有什么奇怪的。”原来当时白甲向当权的官员行了重贿,被保举重用,所以没有把父亲的怪梦放在心上。

老二在哥哥家住了几天,看见白甲的手下都是些贪赃枉法之徒,行贿的、走关系的日夜不断。他流着泪规劝哥哥。白甲说:“你整天生活在乡下,所以不知道当官的窍门。罢官和升官的大权,决定于上司而不在百姓。上司高兴,便是好官,只知道爱百姓,怎么能讨上司的喜欢呢?”弟弟知道无法劝哥哥改邪归正,便回家了,把哥哥的情况告诉了父亲。白老汉听了大哭,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捐献家财救济贫民,天天祈祷上天,只请求上天报应白甲时,不要连累全家。

第二年,有人报喜,说白甲被推荐为吏部主事,来贺喜的宾客天天不断。只有白老汉躲在暗中哭泣,托病卧床不出来。没多久,传说儿子在入京途中碰到强盗,主仆都遭了劫难。白老汉才起床,对客人说:“鬼神的怨怒只报应他一人,保佑我家人平安的恩德实在太重了。”于是烧香拜谢上天。前来安慰老汉的都说这消息不真实,只有老汉对此深信不疑,定下日子给白甲准备丧事。其实白甲开始并没死。原来,他在四月离任赴京,才走出县境就碰到强盗。白甲把所有的银两都给了强盗。

强盗们说:“我们来是为全县百姓雪洗冤仇的,哪只专门为了这几个钱!”说完便砍下了他的头。强盗又问:“司大成是谁?”司大成原是白甲的心腹,帮助白甲残害百姓。仆人们供出了他。强盗也把他杀了。还有四个鱼肉百姓的衙役,是帮白甲搜刮钱财的坏蛋,白甲准备把他们带到京师做爪牙,都被搜出来杀了。处决完这批坏人之后,强盗才分了钱装进口袋,飞驰而去。

白甲的鬼魂伏在路旁,看见一个官员从这里路过,官员问前面开路的随从:“被杀死的是什么人?”随从说:“是某县的白县令。那官说:“他是白老汉念的儿子,不要让老汉看到他这副凶惨相,应把他的头接上。”于是有一个人捡起白甲的头接到颈上,说:“邪人的头应该是歪的,让他的嘴巴对着肩膀好了。”头接完就离开了白甲的头接上不久,又慢慢活了过来。

妻子去收尸,发现他还有点气,就把他抬上车运回,慢慢给灌些汤水,可以咽下去。由于钱财被抢光了,没有路费回家,只好住在旅店。半年左右,白老汉才得到确切消息,派老二去接白甲回来。白甲虽然又活了,但他的眼睛只能看到自己的后背,又怪又丑,没人再把他当人看。白老汉姐姐的儿子因政绩出色名声好,这年被提拔为御史。这两件事都应了白老汉的梦.

参考资料《聊斋志异》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