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 > 正文

做梦砍树修房子什么意思-做梦砍树把别人家房子打塌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4分类:其他浏览:101评论:0


导读:文马路天使在昔日的《摩尔庄园》时代里,鸡娃还没有被发明,童年还是一片纯净的乌托邦,竞争的压力还未卷到小孩子身上。6月2日,儿童节的玫瑰色余晖尚未在成年人的生活里散去,一个令人瞠目...

文 马路天使

在昔日的《摩尔庄园》时代里,鸡娃还没有被发明,童年还是一片纯净的乌托邦,竞争的压力还未卷到小孩子身上。

6月2日,儿童节的玫瑰色余晖尚未在成年人的生活里散去,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虐童”事件冲上了热搜。一位玩家自述在玩《摩尔庄园》期间,骗取了上千个小朋友的账号。

通过一些积分诱饵,这位玩家骗取小朋友的账号密码,登陆后卖掉做任务积累的装饰品,一次又一次地毁掉小朋友精心装饰的屋子。在这其中,不知情的小朋友一次又一次地重新装饰。最后,不明所以的小朋友对《摩尔庄园》彻底绝望,再也没有上线过。

这件事情,打开了众多大龄儿童痛苦记忆的闸门,引发了互联网上一场真情实感的“童年哀悼”。

有人表达了自己当年对摩尔账号的珍惜:“过年回老家没有电脑,还托表哥表姐帮我养‘拉姆’(注:《摩尔庄园》的宠物),怕它们没饭吃。想到认认真真装修的小房子被毁掉,小朋友一定很难过!”

有人还给客服写信,用质朴的语言交代了事情发展的经过:“我也被盗过!一开始特别伤心,想各种办法找回来。然后我打电话给淘米总部……当时我真的很小,这方法真的有用。”

当年,10岁的丁语也经历了这样残酷的盗号方式,她童年苦心经营的乐园几乎全部倒塌。

最初的《摩尔庄园》,界面朴素但不失童真。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会说,孩子嘛,能有什么伤心事,转眼就忘记了。

也是,13年过去,当年在《摩尔庄园》里痴心守候着“拉姆”长大的小孩,如今都已经成了社会人,比起丢了《摩尔庄园》账号这件小事,生活里的伤心事儿还多着呢。

这个六一儿童节,《摩尔庄园》带着手游版本重出江湖,《摩尔庄园》还是那个熟悉的旧日庄园,但庄园里的“小摩尔”们,早已有了新的故事。

95后网络初乐园

丁语永远都记得打开《摩尔庄园》时,加载界面中那两只小摩尔趴在谷仓上眺望远方城堡的画面。顺着两只小摩尔的视线方向看去,是一座若隐若现的世外桃源,任由小孩畅想。

这就是当代人向往的生活啊。

小学五年级时,丁语在课间听到同学们讨论《摩尔庄园》。回家后,她登陆了《摩尔庄园》的页面,懵懵懂懂地拥有了一只红鼻子的小摩尔。她给它取名叫做“小蓝羽”。

《摩尔庄园》,最初来自于从腾讯辞职的年轻人汪海兵的“中国迪士尼”梦。

2007年,恰逢儿童虚拟社区鼻祖、成立仅两年的“企鹅俱乐部”(Club Penguin)被迪士尼以天价收购。汪海兵意识到,“在网上为孩子们提供快乐”也许是件值得一做的事。

《摩尔庄园》与企鹅俱乐部的玩法和界面都差不多。

不到一年,一款仿造“企业俱乐部”搭建的《摩尔庄园》儿童游戏诞生了。在这个充满童稚的庄园里,孩子们可以体验种植、钓鱼、采矿、做菜等多种模拟经营玩法。通过做任务、玩小游戏,玩家可以赚取货币,从而实现小摩尔在庄园里的其他消费需求。

创造财富要从劳作开始。丁语记得来到《摩尔庄园》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种菜赚摩尔豆(注:《摩尔庄园》的货币),播下种子、定时浇水施肥。看着菜园子里的菜长大,丁语第一次体验到了丰收的喜悦。

接着在各种游戏NPC(注:游戏中不受真人玩家操纵的游戏角色)的引导下,丁语开池塘、修公告牌、砍树、拾柴、买家具、摸索着装点自己的小屋。看着自己的小屋慢慢丰富起来,丁语甚至想钻进去住着。

在里面,丁语第一次体验到赚钱不易。要赚摩尔豆,往往要靠辛辛苦苦打工、做任务一笔一笔攒起来。于是,那时候她慢慢有了了银行存钱的概念,把不用的钱存进银行,还可以生利息。“当我通过不断地存钱、取钱、努力工作,变成了百万富翁后,内心真是巨大的满足。”

在《摩尔庄园》,熊孩子无形中学会了理财。

除此之外,每个玩家都可以认领一只拉姆宠物,看它从盆栽里冒出来,不断喂养。它长大后就会从盆里出来,跟着你到处跑。自己养的网络小人能够养只宠物,每天履行喂养、陪伴的职责,对小朋友来说何等新鲜。

临近而立之年的汪海兵自认童心未泯,是个简单的人,甚至会经常自问:“你还是一个可爱的人吗?一个还相信王子和公主的人?”强调这一点或许对他本人尤为重要,他是计算机专业出身,职业历练始于腾讯,与儿童产业并无任何关系。

如此“故作天真”,是为了保持能理解儿童行为的心态,在他看来,《摩尔庄园》不是互联网产业也不是游戏产业,而是儿童产业。在他打造的年轻团队中,是否拥有互联网或游戏背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拥有“儿童的眼睛”。

一双儿童的眼睛,才能看见“神奇动物”在哪里。/《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

也许正是因为这双“儿童眼睛”,在《摩尔庄园》里,魔法无处不在,没有想象力抵达不了的地方。

丁语说,那时候自己最喜欢在“浆果森林”里抓嘟噜噜怪。这是《摩尔庄园》里的一个小游戏,嘟噜噜拥有紫色的圆圆身体、无辜的大眼睛,看起来格外可爱。嘟噜噜生活在彩虹瀑布里,玩家需要用番茄投掷篮子,让篮子倒扣下来捕捉嘟噜噜。

类似这样充满童真想象的设定,充斥着整个《摩尔庄园》。

“嘟噜噜怪”,光听名字就可爱坏了。

在《摩尔庄园》里,现实里的玩家还能互相“设置邻居”,达成最初的社交功能。丁语甚至体验了一把情窦初开,“喜欢我的男生同桌把我设置成了他的邻居,还喜欢来我的家园里扔泥巴。我俩会充满乐趣地在对方的留言板里互相留言”。

丁语说,当时,好朋友之间甚至会互相交换账号密码。一是对友谊的盖章确认,“我最重要的秘密都告诉你了”。还有一层含义是在自己写作业或是被家长看牢的日子里,让好朋友代为喂养小拉姆。

而《摩尔庄园》团队,似乎也有意守护孩子们的童真,即便其实是一种经营 IP 的手段。在网上,不少网友讲述了自己给《摩尔庄园》团队写的信。

有小孩把自己画的衣服插画寄给团队,希望可以“拥有同款游戏衣服”。团队回信赞美她的画;有小孩求问网络上关于《摩尔庄园》的一些传闻是否属实,团队也会以童真的口吻给他们回信,温和地辟谣。

2008年5月上线的《摩尔庄园》,就这样慢慢在儿童群体中形成口碑和风气。在上线后一年的时间内,全国1000多万个小朋友和丁语一样,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魔法世界。

汪海兵的“中国迪士尼”梦越来越清晰了,相比起传统的游戏充值收费,汪海兵的目光是长远的,他想通过免费游戏获取用户培养IP,最终通过授权周边,搭建一个属于中国儿童的“快乐老家”。

童年的终结

也许很少人注意到,汪海兵在创建《摩尔庄园》之前,曾是QQ宠物的创始人。

2003年,汪海兵主持开发了休闲游戏QQ宠物。只要一登录QQ,一只调皮的小企鹅就会出现在电脑桌面。它时而百无聊赖地看着你上网,等着你逗它;时而背起行囊告别主人远行;更多时候,它饥肠辘辘地等着你喂养。

这只贱贱蠢蠢的企鹅,总是特别容易生病。

如果稍有不慎,宠物生病去世,还得花钱买“还魂丹”救它一命。丁语说,后来终于看透了,这只磨人的企鹅,就是个“敛财精”。

6年过去,汪海兵炮制出了《摩尔庄园》的宠物。2009年3月,《摩尔庄园》里德高望重的克劳神父走进了黑森林,带回了精灵宠物“超级拉姆”。

超级拉姆的确与众不同。它不会生病、死亡,甚至不用参加让人头痛的课程和考试,就能直接带着摩尔上天入海……

同时,克劳神父也带回了认领“超级拉姆”的秘诀——充值账户。当小朋友兴高采烈要去领养一只超级拉姆的时候,才发现抚养费是八九岁儿童难以企及的10元人民币,并且只能拥有超级拉姆一个月。

无论如何,丁语还是拿着父亲的手机打电话充值了。拥有了超级拉姆,丁语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飘起来了,在小朋友之间甚至还出现了拉姆攀比。

当年的超级拉姆,外观上也比普通拉姆“尊贵”,头上有三片金叶子。

丁语记得,这是庄园收费的开始。在此前,唯一可以花钱的地方,是《摩尔庄园》“报纸上”的一个摩尔书包广告,但那个书包也仅限于线下购买,从书包获得的密码还可以兑换装扮。

一开始,靠卖周边实现盈利的确是汪海兵“中国迪士尼”计划的第一步。可由于当年国内版权意识薄弱,这样的模式很难稳定盈利,加上游戏的运营成本,《摩尔庄园》不得不考虑线上收费。

在超级拉姆之后,为了扳回一局,《摩尔庄园》里各种附加的“装备”开始涌现。丁语记得,3月份装备刚出来的时候,陪在摩尔身边的只有在花盆里种出来的宠物拉姆,到后来,有了可以在家里种树、在自己牧场里养猪养鸡,甚至可以考驾照买汽车。

一开始,《摩尔庄园》倡导儿童合理上网,“小朋友们不要经常坐在电脑前哦,多出去玩玩更好呢”,甚至推出了一些强制措施,比如 1 小时弹出眼保健操、时间长收益清零等。后来,为了提高收益,《摩尔庄园》不得不鼓励玩家多在线,还推出了在线礼包,最高可达90分钟,奖励丰厚。

摩尔庄园是儿童游戏中最早有限制游戏时间意识的。

再者,为了挽留玩家,缺乏核心玩法的《摩尔庄园》系统变得越来越繁复臃肿。丁语不仅要照顾自己的家,还拥有一个海妖馆、天使园、肥肥馆……丁语觉得自己变成了活生生的“打工人”,每天疲于奔命,随之,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难,而游戏货币的价值也跟着一跌再跌。

“以前打一次工给500摩尔豆,后来直接变成10000了。以前成为百万富翁是值得骄傲的事情,现在百万富翁满大街都是。”在《摩尔庄园》里,丁语真切体验到了货币贬值的滋味。

在拥有了超级拉姆半个月之后,丁语卡在一个任务上一直没有进展。突然有个人向她打招呼,声称可以帮她成功完成游戏任务,丁语心动了,向对方发去了账号密码。

后来的结局,和最近热搜上的那个故事如出一辙。对方拿到账号密码之后,丁语再也登不上这个号了。那个她花了两年多时间倾力经营的小世界瞬间归零。

气恼和不甘心之下,丁语又注册了一个账号,只不过,空荡荡的账号、越来越难的任务和不断贬值的货币,都在劝退丁语。

重新开的账号里什么都没有。

丁语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再也没有登录过《摩尔庄园》。那年暑假之后,丁语上了初中,只记得作业越来越多了,数学也学得有点吃力。

直到2014年底,《摩尔庄园》制作团队宣布解散,次年停止了更新,“中国迪士尼”童话彻底破灭,那群在庄园里做梦的小孩也终结了童年。

旧庄园里的新故事

今年六一儿童节,被遗忘了许久的《摩尔庄园》以手游版的形式重出江湖。

那天中午休息时间,丁语 QQ 上一个陌生头像闪动了。是小学期间最好的朋友小月发来的消息:“丁语,你还记得我的《摩尔庄园》账号吗?”自从高中去了不同学校,她们已经鲜少联系。小学时,两个人关系是最好的,会把账号密码交给彼此保管。

《摩尔庄园》还搞了大阵仗,与新裤子乐队合作演绎摩尔之歌。

尽管两个人早都忘记了当年的账号密码,可还是滔滔不绝地聊起了当年的摩尔往事。

根据《摩尔庄园》官方数据,开服 8 小时内,游戏新增用户就突破了600万,下载量突破 100 万,在当天还冲上了TapTap热门榜第一以及iOS免费榜第一。大量“小摩尔”争相涌入导致服务器瘫痪,制作组连夜上线补丁。

尽管官网上显示的游戏适龄为12+,但从一系列宣发和网上反馈来看,大量涌进《摩尔庄园》的“小摩尔”并非小孩,而是跟丁语和小月一样,已经上大学、走上工作岗位的成年人。

随之,互联网上出现了大型《摩尔庄园》怀念现场。仅仅上线 3 天,《摩尔庄园》就诞生了 13 个热搜,“摩尔庄园朋友圈”、“摩尔庄园段子大赏”、“摩尔庄园烟花”、“摩尔庄园菜谱”,以及后来的“为什么要伤害玩摩尔庄园的小朋友”等等。

摩尔庄园相关的表情包也在网络上火了。

甚至是朋友圈,也一度被戏称是“摩尔庄园的超话”。

各种《摩尔庄园》手游朋友圈段子层出不穷,“人类最近一次集体大迁徙是从“王者峡谷”搬到了《摩尔庄园》”、“报告,又逮住了一个玩《摩尔庄园》的成年人”;有人和伴侣找到了“新·情侣下班时光”,两人一起在《摩尔庄园》上约会骑车;有人在朋友圈喊话一起去种菜……

同事余音最近的下班时光。

丁语刷着一条一条的相关内容,相关记忆也潮涌而出——在昔日的《摩尔庄园》时代里,鸡娃还没有被发明,童年还是一片纯净的乌托邦,竞争的压力还未卷到小孩子身上。那些年在《摩尔庄园》中种菜、滑雪、装点小屋、甚至凑钱充值超级拉姆的日子,也变成了宝贵的记忆。

虽然《摩尔庄园》重出江湖,可当年的“小摩尔”们,早就有了新的故事。

前几年,丁语的心里一直潜伏着一个去山上隐居的梦。虽半是开玩笑,但隐居生活的确是她所向往的。今年大三的她,就读于某医科大学,学业的繁重和考研、找工作的压力,很久以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把当下比作一场人生炼丹炉,“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熬过去”,可关于未来,她也没有多少把握。

但过去那段记忆,却是可以不断在回忆中被重构的。退回到过去的记忆中,似乎是暂时缓解压力的办法。

童年是永远的白月光。/《龙猫》

学者刘擎在《2020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中,谈到现代社会微观层面上存在的一个长程趋势:“生活本地性的瓦解”——人们熟悉的传统生活已经瓦解,而新的生活里变量太多,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年轻人就像夹心饼一般夹在中间,一边是科技进步和社会整体水平的提升,另一边,则是阶层问题、薪资停滞、物价增长,可能性和上升空间的缺失,以及面对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

也许是无心插柳,《摩尔庄园》这次的回归,显然切中了大众的情绪要害。从它的新slogan“IP回归,快乐养老”来看,《摩尔庄园》似乎立志要将年轻人,从当下的焦虑与竞争中拯救出来。

正如一位老玩家说的,“《摩尔庄园》玩的是生活,不是游戏。里面有社交,有家园建设,有大型活动……在里面,很有白手起家的感觉。一个小摩尔一点一点努力,打工养活家里的小拉姆。这种努力生活的感觉在当年的《摩尔庄园》里找到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摩尔庄园》曾经是这样的一个让年轻人休闲养老的“快乐老家”。

可狂欢过后,终究要回到当下的现实故事中来。六一那天晚上,丁语下载了《摩尔庄园》,“地图还没走完就卡住了”。她没再等待,手指向上一滑,退出、卸载。

眼下,一堆论文和复习资料正排队等着她。

参考资料

[1] 《摩尔庄园》手游打完情怀牌,恐怕无牌可出 | 36氪

[2] 汪海兵:网上迪士尼得以成功的秘密 | 环球企业家

[3] 这届年轻人还没有对象,已经开始考虑养老了 | 看理想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