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筑篇 > 正文

梦见自已给自己擦皮鞋-自己梦见自已死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0分类:建筑篇浏览:82评论:0


导读: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咏梅咏梅是著名演技派女星,人到中年才走红。2019年2月,她因在影片《地久天长》中的精彩出演,勇夺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成为内地首位获此殊荣...

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

咏梅

咏梅是著名演技派女星,人到中年才走红。2019年2月,她因在影片《地久天长》中的精彩出演,勇夺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成为内地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演员;11月,她又凭借该片斩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咏梅的丈夫栾树是著名的黑豹乐队的键盘手、主唱。一个是温婉恬静的影后,一个是桀骜不驯的摇滚浪子,这样不搭调的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夫妻俩人到中年,为何还未做父母?

追随爱情回北京,痴情女孩圆男友的骑士梦

1993年6月,咏梅以优异成绩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深圳一家贸易公司任总裁助理。这年秋天,叱咤歌坛的黑豹乐队从京城赴深圳演出。咏梅是摇滚乐的发烧友,且与该乐队有过一次愉快合作,遂决定买票去捧场。

走进人山人海的宝安体育馆,劲爆、激昂的音乐一下子点燃了咏梅青春的血液。镭光灯璀璨的舞台上,黑豹乐队的主唱栾树,正激情澎湃地演唱《美丽的天堂,没有悲伤》:“我记得在你走的时候/美丽的双眼/泪在流淌/离别的那一个晚上我难忘/不知道现在你在何方/我总感到你在我身旁……”略带伤感的旋律,触动了咏梅内心最柔软的角落,她不由泪流满面……

早年咏梅

咏梅1970年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原名森吉德玛,这个名字在蒙古语里是“仙女”的意思。咏梅的父亲是电力工程师,母亲也是知识分子。高中毕业后,咏梅考上了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独自从呼和浩特来京城求学。1991年春天,黑豹乐队推出新歌《Don't Break My Heart》,要找一位女主角拍摄MTV。该乐队的键盘手、主唱栾树,一年前在从成都回北京的火车上,与咏梅有过一面之缘。从此,栾树就记住了这个身着白衬衣、蓝裙子,长发飘飘的清纯女孩。试过几位专业演员不理想后,栾树想起了咏梅。颇费一番周折,他辗转找到了咏梅。就这样,没有任何表演经历的咏梅,幸运地成为这首MTV的女主角。拍摄结束,两人再无联系。而今再见栾树,咏梅发现他的歌声更深沉了,人也更成熟了,周身散发无法抗拒的魅力……

当栾树走下舞台时,咏梅挤过去给他献花。见到她那一刻,栾树心底沉睡的爱瞬间萌发了。比咏梅大两岁的栾树是山东人,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主修小号专业。他身高1.80米,外形粗犷帅气,才华横溢,属创作型歌手。1990年栾树加盟黑豹乐队,成为键盘手兼主唱。两年来,栾树一直没有忘记咏梅。他原以为自己对她只是纯洁的男女友情,孰料经岁月沉淀,他才发现自己对咏梅所有的牵挂和思念都源于爱情。

演出结束,栾树热情地邀请咏梅喝咖啡。两人踏着月色,走在海风轻拂的深圳街头,栾树大胆火爆地向她求爱:“两年前我就爱上你了,也许那时你还是学生,我不敢表白。现在我要勇敢说出来,我爱你。”

栾树

眼前的栾树披着长发,戴着黑墨镜,穿着布满洞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齐膝的高筒靴,活脱脱一个桀骜不驯的美国西部牛仔。星光下,栾树是那样帅气迷人,咏梅被他这种独特的男子汉气质征服了。她小心挽起栾树的胳膊:“做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在南中国的海边,两人相爱了……

一个星期后,栾树随黑豹乐队返回北京。咏梅留在深圳,两人开始了艰难的双城爱情。那时没有QQ和微信,深圳与北京来往的列车也不方便,两人见一面是那么难。1994年3月,咏梅忧心忡忡地对男友说:“咱俩一南一北,一年也见不了两次面,我担心时间长了感情会流失,想去北京追随你。”栾树爽声回应:“好呀,咱俩现在这种状况真不是个事。来吧,找不到工作也没关系,我有能力养你。”

4月中旬,咏梅辞去待遇优厚的总裁助理,回京投奔男友。当时央视著名主持人许戈辉的工作室正招聘主持人,在朋友介绍下,咏梅前去应聘。虽无播音经验,但咏梅的外表、谈吐、才华无可挑剔,许戈辉一眼相中了她。于是,咏梅成了情感栏目《约会星期天》的主持人。

栾树

随着工作稳定,咏梅与栾树的爱情也不再动荡流浪。栾树骨子里不安分,有着美国西部牛仔的骑士梦。1994年11月,他突然对女友说:“我想离开乐队,做一名真正的骑士。趁现在血还是热的,我想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咏梅沉吟良久,说:“你在乐队唱得好好的,离开了多可惜?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还是要现实点。”咏梅的反对,让栾树不再吱声。

此后栾树不再提离开乐队的事,但眼里的忧伤越来越浓郁,冷不丁就是一声轻叹。一天清晨,他黯然对咏梅说:“我昨天梦见自己在草原上骑马,根根头发尖都渗透着快乐。直到阳光透过纱窗打在脸上,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做骑士。我已十多年没哭过了,梦醒后眼睛却湿润了。”与自己恋爱前,栾树是自由的,快乐的,而今却承载负担和枷锁与自己在一起。这样一想,咏梅是那样心疼男友。她边给栾树擦皮鞋边回应:“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支持你。”栾树在咏梅额头印下一个热吻:“你还是那么温婉善良,清淡如菊,是我喜欢的模样。”

1994年12月,栾树将多年积蓄悉数取出,成立了自己的马术俱乐部。他在北京五环外的石景山区西坞乡,租了一个占地350亩的马场,并从国外购置了十多匹纯血种马,栾树因此成为国内第一个从国外买障碍赛马的人。俱乐部聘请的总教练哈达铁,曾是中国首位亚洲马术冠军,指导俱乐部成员进行障碍越野训练、骑行。

咏梅

创业伊始,马场的条件极为艰苦,咏梅跟着男友住在马场旁边的木房子里。当时没有管道煤气,断水、断电是常态。咏梅经常与栾树点着蜡烛吃泡面,啃冷面包。冬天屋子里冷到零下十多度,连茶杯里的水都能结冰。担心女友怪自己,栾树歉意地问:“跟着我过这种生活,你后悔吗?”咏梅像月光下的百合,生性恬淡,她微微一笑:“是有些不适应,但与你在一起,我不觉得苦。”栾树便给她画一个诱人的大饼:“等以后俱乐部盈利了,我要让你过上仙女般的生活。”“仙女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啊?”栾树被女友问笑了:“我怎么感觉咱俩就像影视剧里贫儿与公主的爱情?”

赛马是烧钱的运动项目,开支相当大,场地租金、员工开支、购买上等马料等等,加起来数目很吓人。每天俱乐部一开门,各种费用就高达数万元。栾树天天练习骑术,没有收入来源,所有开支全靠以前的积蓄支撑。仅大半年,栾树就出现了经济危机,一度连员工工资都无法支付。咏梅深爱男友,决定努力挣钱帮栾树渡难关……

解散马场回归乐队,还清债务幸福裸婚

咏梅主持《相约星期天》收入一般,为增加一份收入,她准备去地方电视台兼职。可播音、主持工作不好找,奔波半个月毫无结果。纠结中,咏梅再度与机遇撞了个满怀。1995年10月,电视剧《牧云的男人》剧组委托许戈辉帮忙寻找女主角,她觉得咏梅的形象、气质与女主角高度吻合,便将她推荐给了导演。就这样,咏梅误打误撞走上了演艺之路。

咏梅

《牧云的男人》播出后,一举斩获第九届“金星奖”中篇连续剧三等奖。咏梅靓丽的形象,自然流畅的演技,让人眼前一亮。紧接着,她又参演了电视剧《日照女人心》《北京爱情故事》。因是默默无闻的新人,咏梅的片酬很低,她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全交给栾树维持马场的正常运转。

因马术俱乐部没有什么盈利的项目,日子越来越艰难。不上班、不拍戏的时候,咏梅整天守在马场里,与栾树一起面对艰难。遇到马场停水,咏梅就拎着水桶,去附近的老乡家接水回来做饭。当地农家将水看得很金贵,咏梅便将自己只穿过几次的衣服、鞋子送给对方,以联络感情。以前栾树请人给马洗澡,而今为节省开支,他亲力亲为。为帮男友分担,咏梅也拎着水桶和刷子来到马厩,将一匹匹马洗得毛色光鲜、干干净净。好几次两人累到半夜,相互靠在马厩边就睡着了。

俱乐部饲养的都是进口良种马,除了吃青草、干草等粗饲料,还得给它们喂黄豆、玉米、小麦和麦麸。栾树视这些马匹如兄弟,经常对咏梅说:“我吃差点没关系,但马必须吃饱吃好。”很长一段时间,咏梅不用化妆品,出门不打车,省下每一分钱给马买饲料。尽管如此,马术俱乐部还是入不敷出,陆续靠借债度日。

其实这不是咏梅想要的生活,时间一长,她心里积聚了小疙瘩。只是爱情暂时将这一切遮掩下来,让她看上去依然云淡风轻……

栾树

1997年10月,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在上海隆重举行。栾树决定以业余选手身份参赛,圆自己的骑士梦。10月初,他驾驶汽车,载着一匹名为“凯旋”的白马,从北京一路开往上海参赛。经过半个月的紧张角逐,栾树勇夺场地障碍个人赛第8名,并帮助北京运动队夺得团体冠军。比赛期间,咏梅全程在北京收看电视直播。看着男友潇洒的身影和骄傲的手势,咏梅觉得这是她认识栾树一来,他最开心最帅气的时候。

然而全运会上获得的荣誉,并未给栾树带来丝毫实际利益。至此,他不仅耗光了数百万积蓄,还欠下了上百万元债务。凯旋回京后,栾树经常翻看自己的荣誉证书,绘声绘色给咏梅讲述一名骑士的心路历程。爱情的狂热过后,咏梅已理性地回归现实。她轻言细语劝男友:“你的骑士梦已实现了,放弃马术回归歌坛吧,我们都是凡人,终究要过正常人生活。”栾树摇摇头:“现在还不是回归歌坛的时候,我准备再练习4年骑术,等下届全运会夺得个人障碍赛冠军后再离开。”

蓦然间,咏梅发现男友与自己的隔阂是那么深,彼此生活理念的落差是那么大。她终于意识到,栾树不顾现实追求骑士梦,其实就是一种自私的,对她不负责任的行为。人终究是要生活在现实中的,想起马场生活的种种艰难,咏梅心灰意冷,对栾树有了深深的失望。因恬淡如菊,咏梅不会说伤人的话,不会吵架。她忍着眼泪说:“你我生活理念相差甚远,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你与你的马场好好过日子吧。”

咏梅与栾树

一直以来,每当两人发生分歧时,都是咏梅迁就栾树。这次,栾树以为女友在郁闷几天后,又会像从前一样妥协。只是这次他低估了咏梅的决绝。11月13日,咏梅收拾自己的个人物品,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开马场,为这段感情画上句号。正在练习骑术的栾树赶紧下马,将她堵在门口。他伤感地问:“你不爱我了吗?”咏梅哽咽回答:“爱,依然爱。但两个成年人在一起,仅有爱是不够的。我无法改变你,只想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说完,她侧着身想挤过去。栾树紧紧抓住她的胳膊:“你留下来吧,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好好思考未来。”咏梅愿给栾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最后一丝希望,答应了。

残酷现实面前,栾树狂热的骑士梦开始降温。当晚他坐在马厩边,一支一支地抽闷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他回首与咏梅走过的风雨岁月。几年来,她洗尽铅华,跟随自己吃住在简陋的马场里,挣钱替自己支撑俱乐部,生活点点滴滴都是艰辛,却无半句怨言。看看身边,现在有几个女孩还能做到这样?咏梅说得好,人终究要面对现实。如果自己再飘在空中,会失去这位好女孩,失去这份宝贵爱情,这是栾树最不愿看到的。痛定思痛,栾树决定回归现实,勇敢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给咏梅踏实安稳的生活。

夜凉如水,咏梅悄然来到马厩边,将一件风衣披在栾树身上,柔声说:“天很冷,回家吧。”栾树突然流泪了:“在我心目中马场很重要,但你和爱情比马场更重要。我想通了,从今以后我要和你过接地气的生活,不再让你跟着我提心吊胆。”星光照在咏梅脸上,清晰映出两行清泪……

1998年3月,栾树退掉了租来的马场,将20多匹良种马低价卖给呼和浩特市一家马术俱乐部,彻底告别这项烧钱的贵族运动。随后,栾树重回黑豹乐队,继续担任键盘手兼主唱。因背负上百万元债务,咏梅与栾树一道挣钱还债。两人租住在简陋的一居室里,过普通的北漂生活。

因乐坛音乐风格呈现多样化,加之新人辈出,摇滚乐不再一家独大。因此,栾树的事业不再像从前那样火爆,收入也大幅缩水。低调的咏梅主动走出家门,与导演、制片人联系,寻找拍戏机会。她形象、气质、演技均是一流,加上朴实谦逊,待人真诚,圈内人乐于与她合作。接下来几年间,咏梅相继参演了《曼谷雨季》《走过幸福》《中国式离婚》等众多影视剧。因为咏梅出演的都是配角,但风头常常盖过女一号,媒体和粉丝将她誉为“黄金配角”。

那时咏梅每拿到一笔片酬,就全部交给男友还债。栾树常哽咽着说:“你跟着我受苦了,我欠你的今生也还不清了。”咏梅总淡然一笑:“我就是要让你还不清,让你下辈子继续陪伴我。”

咏梅与栾树

2006年,咏梅与栾树终于还清了所有债务。无债一身轻,两人觉得天是那么高,阳光是那么灿烂。这年10月,栾树认真向咏梅求婚:“现在没有债务压力了,我有能力给你幸福了,嫁给我好吗?”相恋13年,栾树早就该向自己求婚了。这声迟来的求婚,让咏梅热泪盈眶,她答应了。随后,两人在北京幸福地裸婚……

引领妻子走出丧亲之痛,影后携佳作强势归来

结婚时咏梅已36岁,栾树38岁了,孕育宝宝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栾树与妻子商量:“咱俩年纪都不小了,我想两年内当上爸爸。”咏梅对此很慎重:“现在住出租屋,条件太简陋了。再说我不是科班出身,能有拍戏机会不容易,趁现在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我想多拍几年戏,暂时不考虑做妈妈。”妻子虽温柔恬淡,但柔中带刚,有主见,栾树尊重了她的意见。

随着咏梅的演艺事业越来越好,孕育宝宝的计划只得一年年搁置下来。一晃到了2011年,栾树已43岁,做爸爸的愿望格外强烈。这年2月14日,是咏梅41岁生日,栾树买来玫瑰花、生日蛋糕为妻子庆生。咏梅双手合十许完愿后,栾树认真对她说:“事业永远没有停息的时候,咱们抽时间生个宝宝吧。孩子是家里的灯盏,有了他(她),这个家会更温暖明亮,也会更稳固。”咏梅回应丈夫:“你说的我都懂,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怀孕生子一耽误就是两三年,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那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栾树追问道。咏梅轻声说:“我暂时无法给你明确答案。”栾树将切蛋糕的小刀扔在餐桌上,脸色变得铁青。咏梅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咏梅

此后,栾树努力说服自己理解妻子,然而这份理性却抵挡不住对宝宝的渴望。渐渐的,栾树有了心结,开始与咏梅磕磕绊绊。每次咏梅拍戏回京,他开车去机场接妻子。本来两人有说有笑,可一涉及到宝宝的话题,他们不是争吵就是沉默冷战。咏梅责怪丈夫不理解自己,栾树埋怨妻子不懂换位思考,夫妻俩都有一肚子委屈。

时光就这样在磕绊摩擦中走走停停。2013年4月16日,咏梅坐在沙发上看剧本,栾树站在窗前看风景。突然他将妻子拉到窗前,指着小区里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年夫妇说:“我观察这对老人很久了,他们就住在对面楼里。因年轻时没有生孩子,现在老了很孤独,去超市买米买面都是一件难事。每次都是老头拎一段路,老太太拎一段路,还互相捏胳膊捶腿,唉声叹气。要是他们其中一个走了,另一个真不知该怎么活?赶紧生个宝宝吧,否则咱俩晚景也会这么凄凉。”眼前一幕,深深震撼了咏梅。是呀,事业固然重要,但孕育宝宝也不能耽误和放弃,只有二者并行并重,才是一个女人正常完整的人生。咏梅握了一下丈夫的手,含泪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宝宝,渴望做妈妈。一年半载内,我会圆你的爸爸梦。”栾树揽妻子入怀,笑中带泪。

接下来的日子,咏梅调整工作节奏,开始与丈夫为孕育宝宝做准备。栾树不沾烟酒,不吃辛辣刺激食物,不熬夜泡吧,努力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咏梅不化妆,不洒香水,很少接触电脑、电视等有辐射的电子产品,甚至连手机也很少用,夫妇俩一心一意为孕育一个优质宝宝做准备。正当咏梅母性爆棚,与丈夫畅想宝宝的来临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打击降临了……

咏梅与栾树

2013年6月4日,咏梅站在阳台上做健身操时,突然手机铃声爆响。一看号码,是父亲打来的。自己迟迟没有做妈妈,也成了父母的心病,咏梅每次见父母,二老都疯狂催生,两代人为此还有过纠结。咏梅以为父亲又是打电话来催生的,决定将真实状况告知双亲,让他们安心。谁知电话接通后,父亲的声音嘶哑而沉痛:“你妈突发心梗,刚刚走了。”仿佛晴天霹雳,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咏梅大脑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她才感觉心被撕裂成一片片,含泪与丈夫连夜赶回呼和浩特。

一夜之间,父亲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刀削斧凿。在父亲钻心刺骨的讲述中,咏梅了解到母亲去世的前前后后。原来,当天妈妈在家里擦地板时,突发心梗晕倒在地,父亲惊慌将她送往医院。院方虽全力施救,仍未能挽留住老人生命的脚步。咏梅站在妈妈的遗体前,几次差点昏厥,栾树紧紧扶住妻子……

送别妈妈,咏梅准备接父亲去北京生活。父亲不同意:“你和栾树工作那么忙,我不去给你们添乱了。我会好好的,想你们了就去北京。”因戏约在身,一个星期后,咏梅与丈夫返回北京。但父亲成了咏梅放不下的牵挂,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剧组,她经常给父亲打问候电话。每次父亲都说自己好好的,吃得好睡得香。孰料2014年5月,呼和浩特一家医院突然给咏梅打来电话,说她的父亲生命垂危。咏梅和丈夫连忙回到父亲身边,这才得知母亲离世后,父亲一直生活在悲痛中,出现了糖尿病并发症。昨天晨练时晕倒,被邻居送往医院。咏梅恨自己疏忽了父亲,陷入悲痛自责中。

咏梅

两天后,父亲在咏梅的守护下安详离世。接连失去两位至亲,将咏梅打入黑暗深渊。她暴饮暴食,人迅速发胖,并开始失眠,身体状况特别差。因悲痛淤积在心无法化解,这年9月,咏梅患上了轻微抑郁症。栾树放下手头工作,全力在家守护妻子。此时咏梅的工作全停止了,人特别悲观,对活着的意义产生了怀疑。她几次对栾树说:“我没能力给你幸福了,你离开我吧。”每当听到这话,这个粗犷的大男人就掉眼泪。

自己与咏梅是患难夫妻,栾树决定帮妻子化解悲痛,引领她重返快乐。他经常这样开导咏梅:“你虽在爸妈身边时间很少,但你是他们的骄傲,给二老带来的是精神和心灵的愉悦,你这是精神上尽孝。”他买来茶叶、精盐和纯奶,与妻子守着一炉文火煮奶茶。栾树一边往锅里加奶,一边用勺子搅拌,让咏梅品尝,问她味道是否正宗。见咏梅开口说话了,脸上有一丝笑容,栾树格外开心。

阳光灿烂的午后,栾树在家里陪妻子看她主演的影视剧,引导她回忆在剧组的美好生活。咏梅想起了很多在自己生命里出现过的人和事,心中涌上感慨和温暖。从2016年起,栾树还经常带着咏梅去一家马术俱乐部骑马。他让咏梅坐在前面,自己搂着她策马奔驰,让她体验那种风驰电掣的刺激与愉悦。此情此景,让咏梅想起了当年与栾树在马场的时光,那些艰难和美好都沉淀在了她的血液里。自己与栾树能有今天不容易,不能因自己的情绪影响他的生活。再说,天堂里的父母也希望自己快乐。渐渐的,丧亲的阴影在咏梅心里淡去。

栾树

经栾树的暖心呵护,2018年,咏梅用了整整4年时光,终于走出了痛失双亲的阴影。为将4年的宝贵时光夺回来,咏梅频繁接戏,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主演了《战神记》《地久天长》等多部影视剧。

2019年2月,咏梅凭借在影片《地久天长》的精彩出演,斩获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女演员。11月,咏梅再次凭借该片荣膺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两项影后加持,咏梅万众瞩目,栾树真心为妻子祝福。

咏梅

领奖归来,咏梅对丈夫说:“我已49岁了,不知以后还能否怀上宝宝。”栾树给妻子解压:“一切顺其自然,能怀上更好。要是宝宝与咱们没缘分,我们两个人也要过好每一天。”咏梅与栾树这对患难夫妻,在婚姻中风雨与共,相扶相持,共同成长,长成了两株并肩而立的夫妻树,在岁月里摇曳生姿,枝繁叶茂。

-END-

原创不易,敬请点赞关注!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