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筑篇 > 正文

梦见自已胸里一群蚂蚁-梦到蚂蚁预示着什么意思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9分类:建筑篇浏览:104评论:0


导读:本故事已由作者:颜有匪,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1.可惜了一副好皮囊百年面馆。“掌柜,你这拌面里有尸体。”一个高大...

本故事已由作者:颜有匪,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百年面馆。

“掌柜,你这拌面里有尸体。”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缓缓吐出这样一句话,引得众食客纷纷侧目。

脾气一向暴躁的大厨从厨房飞奔出来,瞅了碗里的“尸体”后道:“呸呸呸,你自己点的人参汤面!那是人参,不是尸体!”

英俊男子又低头审视碗里的“尸体”,木讷地点了点头,然后用筷子夹起来准备吃掉……

却不料门口闯进来一个土黄色衣服的女子,满脸泪水地抢过他的碗,眼泪啪嗒啪嗒掉在碗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朕的肉身啊!”泪奔的万凰捧着碗,望着那和西红柿煮在一起的人参,只觉得心都碎了。

她不过就是醉酒睡过去两天两夜,她不过就是睡得沉了些,那些下人就以为她死了,居然各自收拾了宫里值钱的东西走人!

更有甚者,还把她的真身——一株万年人参拿出去卖钱!她本来以为会在药店里找到自己的肉身,却不料是在一碗人参汤面里!

这群凡人到底有没有眼光啊喂!

“姑娘,你很饿?”被抢面的英俊男子皱着好看的眉毛打量她,“如果你实在很饿就吃吧,而且老板说了这面很酸爽很好吃的。”

很酸爽……万凰看着西红柿又一次泪奔,天知道人参一族皆碰不得西红柿啊!

是以,万凰眼神凌厉地瞪着男子,“你,端着这碗面,跟朕走!”

英俊男子在她的眼神逼迫下,终是乖乖地捧着碗跟在她的后面。

“你叫什么?”万凰问他。

“不知道。”他小心地捧着碗,怕里面的汤汁溅出来。

“不知道?那你多大了?家住哪?”

“不知道。”他还是一脸认真地看着碗。

万凰细细看他几眼,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小哥原来是个傻子!

“你是不是个傻子?要不然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玩着自己黄色的头发,笑嘻嘻地问他。

“或许吧。”他冲她缓缓点头,然后又开口:“姑娘,你刚才不是很饿吗?”

万凰摇头,“我不饿,怎么了?”

“嗯,”他沉吟片刻,走至路边一块石头上坐下,变戏法一样的从袖中掏出一副筷子,“你不饿那我就吃掉了,我好饿好饿。”

万凰反应迅速地用法术定住了他。

果然是个傻子。

真真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2.魔神儿子转基因

万凰领着傻子回到万参宫的时候,吓坏了宫里剩下的几个下人,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傻子和煌魂宫的魔神龙骁长得一模一样。

煌魂宫魔神,几万年来和天界为敌,每几十年都会带兵攻天一次,然而每次都是即将胜利时撤兵,跟猫逗老鼠从不将老鼠吃掉一般,让天界吃尽了窝囊气。

万凰听后摆了摆手,“你们定是看错了,这凡人傻子要是魔神,那才是奇了!”

所有参类都碰不得西红柿,所以万凰只能让傻子在天池里将她的真身洗干净,然后让其离开。

谁料傻子立在殿里一动不动,薄唇微抿,居然颇委屈地看她,“我饿。而且,我没地方去。”

万凰一时心软,只得让下人给他安排了住处,又另给他取了个名字。

“傻子,以后你叫番茄可好?”

“嗯,我叫番茄。”他乖乖点头。

万凰嘴角抽了抽,果然是傻到连她是在捉弄他都听不出来啊。

于是她冲他招手,示意他到她跟前,然后执起他温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字。

“无邪,以后你便叫无邪。”

无邪来了万参宫也已经半月了,万参宫里的下人也都回来得差不多了,而且大家都十分默契地不提卷铺盖走人一事。

所以万凰觉得她这个参皇当的甚是窝囊,便准备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提高自己在众参心目中的地位。

今日她又窝在屋里看着自己的真身发呆,绞尽脑汁地想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时候,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来找她了。

小参说:“不好了!煌魂宫的人来打咱们了!”

“朕好着呢,乌鸦嘴!”万凰不耐烦后才反应过来重点在于“煌魂宫的人来打咱们了”。

待万凰屁滚尿流地走到正殿,就看见殿里立着黑压压的一片煌魂宫众魔。

为首的那个金发黑衣年纪最轻,却是一派领袖的气度。

只见他冷冷地看着万凰,颇为不屑,“万参宫参皇?本尊听闻万参宫向来中立,为何此次要与我煌魂宫为敌,掳走魔神?”

能如此说话的,想来也只有煌魂宫魔神之子龙壹了。

万凰牙齿直打晃,摸了摸自己黄色的眉毛,“朕不曾抢你们的魔神啊。”

“不曾?分明有煌魂宫弟子在人间看到你带走了魔神!”龙壹已然有了不耐烦。

“真真真真的……朕近日就去了一趟人间,除了一个傻……”万凰哭丧着脸说,说到这里却自己停住。

她带回来了一个傻子,而且据说那傻子还和魔神长得一样。

正在这时,从殿外走进来个人,那人挺拔英武,却是一脸天真越过众人看向万凰。

“万凰,我把你的尸体拿出去晒了晒太阳,再在盒子里放着就要发霉了。”无邪逆着光温暖地笑了。

“父神!儿臣来迟,请父神惩罚!”龙壹见到无邪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其后跟着一片煌魂宫众魔跪拜的声音。

无邪看都没看他们,上前拉住万凰的手,“这是哪里来的傻子,竟然见人就喊爹,也蛮可怜的,就收留了吧。”

万凰只觉得心脏已经承受不住了。

这这这,爹这么傻这么暖,儿子这么正常这么冷,转基因产物果然不能相信啊!

3.作为一个乐于助人的参精

无邪不跟龙壹走的后果就是万参宫自此住进了一批高冷的魔,特点是长得帅吃得多还挑食。

万凰甚是苦恼,可是对龙壹等人又敢怒不敢言,只能好生伺候着。

这天无邪又来找她,他身后还是跟着龙壹,万凰见了就闹心。

“万凰,我给你的尸体做了个镂空木头盒子,透气,就不用担心发霉了。”无邪手捧着一个精致玲珑的木雕盒,冲她笑。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初见那次他为她小心捧着那碗面。

万凰点头接过,然后幽怨地看着他身后的龙壹,“魔尊,你也看到了,你爹他是真的傻了,朕见他时便是这般模样的。”

龙壹看着无邪,眼神复杂。

“参皇,不瞒你说,父神这痴恐怕是半年前的天劫所致。我等现在住在贵宫,也实在是因为怕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在六界树敌无数的不败魔神变成了傻子的消息,一旦传到了外界,将给煌魂宫带来灭顶之灾。

不论妖界和冥界,单单是天界一方,就可以使没了魔神的魔界元气大伤。

万凰闻言叹了口气,“这些朕是明白的。万参宫向来远离六界,独立于外,他们就算找到这里,也要费些时日。”

龙壹看着她旁边安安静静的无邪,深深作了一揖,道:“我会尽快治好父神,以求不给万参宫带来祸患。”

“唉,朕也希望如此啊。”万凰将肉身挪到无邪新做的盒子里,然后唤他,“无邪,走吧,跟朕去看看渡劫的小参们被天雷劈成了什么熊样。”

她只是想,看他人渡劫没准会让他想起他渡劫的事情,恢复记忆这种事情关键就在开启封闭记忆的闸门。

无邪“嗯”一声,忙跟上她,然后牵起她的手,他似乎很喜欢也很习惯这么做。

万凰默默被他牵着,冲不远处的龙壹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听下人们说龙骁都活了好几万年了,他儿子龙壹都比万凰这个万年人参大。

真烦躁啊,居然被暴力大叔在他儿子面前调戏了,以后朕没法混了没法混了。

唉!谁让朕是个乐于助人的参精呢。

4.节操从此是路人

万凰与无邪来到渡劫神石下的时候,神石上正有几个小参精在等待天雷劈来,神石上空几朵墨色云朵压得很低,还伴着隐约噼啪作响的雷鸣。

不知怎的,见这般景象,无邪攥着万凰的手收紧了几分,连眉毛也蹙起。

“你是想起什么了吗?”万凰感觉到他手心的汗,轻声问。

不想无邪摇了摇头,认真地看她,“我……我好像在这般场景中见过你。”

万凰闻言“噗”一声笑出来,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朕历劫的时候你还是个只喜欢和天界打仗的牛气魔神呢!”

无邪使劲摇了摇头,又使劲点了点头,“不,我真的在这里见过你……可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他晃着脑袋,一脸严肃和纠结,看得万凰又有些不忍。

“罢了,你说有便有吧,脑袋疼就不要再想了,朕现在没兴致了,随朕回去吧。”

二人转身时,并未注意到神石上方不知何时多了一朵体积甚大颜色绛紫的云,它已然停在万凰头顶之上。

轰隆!一道带着刺眼昼光的天雷直劈而下,将万凰与无邪笼罩在一片夺目强光之中。

紧接着万凰只觉得被人狠狠一推就跌出几丈之外,待她拖着摔得七零八碎的身体站起来时,才发现无邪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犹记得刚才瞬发之间,他貌似对她喊了一句,“琼儿,快躲开!”然后就将她一把推开。

万凰抬头苦恼地望了望天,只觉得最近很是不顺,连助人为乐都会莫名被天雷劈。

她走过去扇了无邪几巴掌后他仍旧没反应,只好费了很大力气把他扛到自己肩上,这厮看着清瘦骨感,实际却是不轻。

路上万凰步履蹒跚地挪,没想无邪昏迷中竟然开口说话,声音沙哑。

他说:“琼儿,纵使是数万年之久,我也甘愿等。”

他说:“琼儿,我如今才明白你所说的,为魔为仙皆无对错,错的,从来都是心。”

无邪湿湿暖暖的呼吸拂过万凰的脸上,让她蓦的觉得有些燥热。

想来外界传闻血腥冷酷的魔神,也是有难以解开的心结的,而且这唤“琼儿”的女子也必然不简单,万凰想。

没走几步便已经累得够呛,万凰找了个空地刚想坐下歇歇,瞥眼间瞟到了角落一抹快速飞走的身影。

她使劲嗅了嗅,只觉得空气中一丝淡淡的云萝香。

云萝,天界独有的香料。

指尖金光一束直打而去,几丈外便现了一个雪白衣衫的男子。

那人见被她发现,反倒飞回来立在她面前。

“嗬!朕当是谁呢,原来是天界驸马爷芫清大人!”万凰冷哼。

“凰儿……”芫清有些尴尬,“我只是想偷偷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万凰实在不想理他,这厮脸皮厚的她没话说。

芫清与万凰本是万参宫神山上生长的两株人参,枯燥无趣的修仙路上两人相伴,后来先后修成正果,且沿袭神山女参仙继承参皇的旧制,万凰当上了新一任参皇。

不久芫清深情告白,愿娶万凰为妻,万凰未想到答应的坏处,便点了头,将与她的竹马结为姻缘。

谁知半月后的成亲大典上,万凰与芫清已然礼成刚要送入洞房时,喜堂闯入一天界女子,哭天抹泪怨芫清负心,直道他负了她和孩子。

女子哭完离去,芫清去追,之后再未出现在万参宫里。

后来万凰听说,天帝的大公主嫁给了天界的一个药仙,据说这个药仙是株人参修炼而来。

“那现在看完了?朕好得很,刚才还和男人甜蜜携手观赏天雷。你看完了可以走了。”万凰冷眼瞟芫清,一脸不耐烦。

“你还是怨我……其实天界容许驸马有妾的。”芫清一脸的“我懂你的心”的表情,看得万凰更生厌恶。

丫丫个呸,他还是赶紧给她一封休书吧,别在这儿恶心她了!

她还未说话,就见芫清开始注意她身后躺着的无邪,她忙转身将无邪的脸死死捂在胸前。

芫清皱眉,“我怎么看这人有些像……”

万凰终于忍不住了,“谁也不像,你快走吧,别打扰朕花前月下!”

她说着又把无邪的脸往自己胸里按了按,生怕被芫清看见他的长相。

5.朕是根草是根草

无邪再度遭遇天雷之击而昏迷不醒,万凰瞪着眼看了他两天两夜,最后仰天长叹一声:“罢了,朕承认朕不忍看着这么好看的男人只能躺在床上挺尸……”

龙壹听着额上青筋蹦了蹦,合着她一直在纠结救不救父神……

之后万凰倾千年道行注入一根人参须里给无邪吃下,才令其悠悠转醒。

冷风萧萧夜,无邪醒来,眼珠子在屋内瞟了瞟,随即直接抱住万凰,语气颇委屈,“我梦见你被天雷劈糊了……”

糊了……

龙壹终于受不了他高冷的父神大人变得如此低智丢人,眼含热泪望了万凰一眼后便飞身出了万参宫,在外寻找恢复龙骁记忆和神力的法子。

待读出他那个幽幽眼神中的蛋疼,万凰打量抱着她在她怀里蹭来蹭去的无邪,泪流满面。

一遭被劈,再而傻,后而痴……

然后万凰身边多了个大娃娃。

每每无邪看她的脉脉眼神总想让她变了真身,然后参须乱舞,冲他大吼一声:“朕是根草是根草!虽然你一睁眼看见的是朕,但朕不是你娘亲啊!”

她把“痛不欲生”都写在了脸上,可无邪只会把她的手握在温暖的手心里,愈发的含情脉脉,“怎的又感动了?万凰,我只是想娶你。”

感动你大爷……

他一天赤裸表白无数遍,万凰有日终于不耐烦,捧着他的脸语气愤愤然,“朕嫁过人了!你可不可以有点节操!”

无邪被她一吼,眼神黯了黯。

后果就是,待到万凰晚上吃饭等不来无邪而找遍了万参宫后,她才意识到白日里可能伤了傻子的心,然后傻子离家出走了。

白天她与他最后两句浮上脑海。

“若他给你一纸休书,你可愿嫁我?”

“我嫁过人”他丝毫不介意“若给你一纸休书,你可愿嫁我”。

“他都在天界娶妻生子了,朕跑去让人笑话是脑子被雷劈了吗。”

思及此,万凰心下一惊,右眼皮跳得厉害。无邪不会是替她去天界向芫清要休书了吧……

第二日龙壹回到万参宫,在神祠里找到万凰后急忙询问:“父神呢,我为何没在宫里见他!”

万凰忙把手里的香藏到身后,一脸尴尬,“那个,他……被朕丢了……”

在她找了一夜没找到无邪半根毛后,她决定来神祠给他祈祷祈祷……

“丢了!”龙壹气极,双眼赤红,“你可知,天界宣称抓住了父神,囚禁于天界炎牢里,三日后于天清台以天雷碎魂!”

他本以为是虚假传言,才忙回万参宫验证真假。

万凰手中的香掉在地上,杏眼圆瞪,“什么!”

龙壹还想说什么,抬眼间却瞥见了墙上正中央一女子画像。

“这里怎会有我母亲画像?”

那画里的女子,墨发如瀑,唇畔含情,乃万参宫建立者及第一任参皇,白琼。

6.人果然不能太嘚瑟

天界炎牢,时而六界极寒,时而六界极火,往复交替,不论仙魔皆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于是当三日后万凰混在众仙里远远望见天清台上被缚的无邪时,一阵心疼。

他耷拉着脑袋,身上的衣衫已经和化脓的伤口绞在一起,整个人血肉模糊。

她仿佛能够想象得到,这三日里,每每他被极火烧坏了皮肤时还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就被随之而来的极寒之气将伤口黏着在地上。

稍一挣扎,骨肉分离。

万凰恍神间,一白衣男仙上了天清台,正是她的竹马,芫清。

芫清眉目带笑看着众人,脸色颇神气,“三日前,本仙在去药堂的路上,竟看见了鬼鬼祟祟的龙骁,想他作恶无数为害六界,便出手将其擒住。”

万凰在底下不屑冷哼。因她此时顶着的是天界门神的脸,众仙都古怪地看她,不知门神今日为何如此高冷。

芫清瞟她一眼,继续道:“今日我就代表天界,请来天雷将这魔头碎魂。”

天清台,引天雷。

芫清抬手的时候,万凰瞅准时机,恢复了原本相貌,纵身飞到天清台上,直接抱住他的腰,嚎啕大哭。

“你个负心的东西!朕带着孩子在宫里等了你几千年,你个负心汉娶了别人现在步步高升!朕今日一定要讨个说法!”她哭得天塌地陷声嘶力竭,台下的众仙开始一阵躁动。

芫清被她死死抱着,脸色极差,“万凰!我们何时有过孩子!现在紧要关头,你莫要胡闹!”

万凰继续用生命哭喊,眼睛偷偷瞟着一只红色的小虫咬断了无邪身上的捆仙绳。

红色小虫乃龙壹所幻化,捆仙绳尽断后,他现了原身,抱着无邪直接跳下天清台,冲破神云而去。

“谁!快快,快抓住他们!万凰你放开我!”芫清见此突变,脸色大变,手上用力,将万凰推倒在地。

万凰早就看他不爽,本想放几个大招让他吃点苦头,却见天兵已经上了天清台,只得也随即冲下神云。

芫清紧跟在她身后,两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几尺,万凰眼珠转了转,稍微放慢了速度,芫清的脑袋就碰上了她的鞋底。

狠狠踹了一脚,又狠狠踹了一脚……

于是万凰亲爱的竹马参被她踹得头晕眼花,直打着圈往下坠,留下美丽的弧线……

正暗爽之时,万凰肩部感到一阵凉意,略一看,原来是一枝天羽箭直穿而过。

一阵晕眩袭来,她心下感慨:人果然不能太嘚瑟啊……

7.老祖宗的老相好

万凰醒来的时候,一睁眼便看见一对暗红深邃的眸子,她伸手触及的是一人温暖坚硬的胸膛。

忙收回手,她活了一万年第一次脸红到了耳根,“无邪,你伤好了?”

对面那人一动不动,只深深望着她,一语不发。

咦,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参皇,父神虽恢复记忆,但炎牢之苦让他暂时无法恢复神力。”走进屋的龙壹一脸疲惫,“他现在,还不能活动和言语。”

万凰翻身下床,动作间只觉肩膀一阵疼痛,险些未站稳。

“慢些!”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

没错,不是她听到的,而是直接传入她脑中的,万凰扭头看床上的龙骁,果然在他眼中看出了关心之意。

龙壹见她如此,便了然,“父神可以心脉传音。”

嗯,他恢复记忆了?那应当不记得她了吧,万凰思及此莫名有些惆怅。

“本尊都记得,你莫要乱想。”龙骁看她的眼神带了点不耐烦的无奈,随后直接下了驱逐令,“我儿,带着她离开,本尊要修补元魂。”

万凰忙屁颠屁颠地跟着龙壹出屋。

不知怎的,傻子恢复原来设定后高冷起来直让她想打哆嗦……她也太没出息了!

自从上次从天界救了龙骁,万凰这万参宫就已经不能像之前一样潇洒于六界之外了。

天界总有芫清带人来挑衅加说服,更不要说妖界冥界明里暗里的试探虚实。

万凰有伤在身,又是一个有名号没地位的女参皇,所以处理这些棘手的事情就全交给了龙壹。

这日万凰饭后百步走走到了神祠,看见那幅白琼的画像,若有所思。

白琼,琼儿,龙壹的母亲……

她想到之前龙骁替她受了天雷,他即使是在记忆全失痴傻之时,也会下意识地喊出“琼儿”这个名字。

那时他昏迷不醒,口中喃喃。

“琼儿,纵使是数万年之久,我也甘愿等。”

“琼儿,我如今才明白你所说的,为魔为仙皆无对错,错的,从来都是心。”

万凰望着墙上那幅老祖宗白琼的倾城画像,良久,叹了口气。

两日前,龙壹趁龙骁闭神补魂时,拉她到一角落,“参皇,其实父神自己和我都很清楚,父神的魂三遭摧残,基本没有修复可能。除非……”

“除非,得万年极致清修之心。”

她当时并无反应,因为她知道,这极致清修的心,在浮奢纷乱的六界里是没有的。

想来这广阔世间,只有她有。

万凰冲画里的白琼吐了吐舌头,微微皱眉,“老祖宗,朕决定救你的老相好。”

即使她找不到救他的理由。

8.原来朕这么老了

煌魂宫魔神回归,六界惶恐。

然,龙骁并未如众魔所想的那样把天界打个屁滚尿流一雪天清台之辱,而是给天界放了个话:“把芫清送到万参宫,否则,汝等亡。”

天界虽内部斗争冲突,但对外端的是堂堂正正,六界正统,自然是不会按他说的做的。

于是待到龙骁带着煌魂宫众魔攻上天庭正殿直接把芫清打晕拖走的时候,躲在角落里的戏剧小仙,颤微微地在折子上写下了这一狗血淋头的折子戏。

“一瞬天地失色,气宇轩昂怒发冲冠的魔神将情敌百般折磨,末,将半死不活的情敌带给心爱的女子继续折磨……”

龙骁提着芫清走了几步,停下来冲这小仙眯了眯眼睛,其手上的折子就大部分化为齑粉。

余留窄窄的一条“气宇轩昂”……

话分两头,暴力大叔天界一日游时,万凰本来躺在院里的葡萄藤下晒着太阳闭目养神,谁知再睁眼时人已到了地府。

她前面一个白衣少年脚步翩翩。

“白无常兄弟,你怎么又把朕错勾了来?”万凰打个哈欠。

在她五千岁的时候,就因为这白帅哥弄错了人来过地府一次了。

白无常一脸尴尬,“参皇,此次确实是你。”

“你前日将万年修为注入真身让龙骁尽食使其恢复神力,可你怎就忘了你受的那一天羽箭也不是闹着玩的啊。”

万凰闻言一愣,随即却笑了,“朕还以为那一箭不大碍事,没想却要了朕的命,是朕疏忽喽……”

白无常无奈地看她,“万凰,你被勾魂是因为你救那魔神龙骁……”

她不理会他纠正她话里的错误,故自加快了步伐,走到了他的前面去。

路过三生石时,万凰停下了脚步,拨弄头发的手也顿住,“白兄弟,你能不能帮朕个忙?朕想看看龙骁和白琼当年的故事。”

三生石只能看个人的前世今生,是以白无常十分为难地摇了摇头。

万凰失望地垂眸,却发现三生石上之景开始变换,其中两个模糊身影愈加清晰,正是龙骁和白琼无疑。

五十万年前,白琼和龙骁都是天界的上仙,她乃万年人参修成的药仙,而他是天界管天兵的英武将军。

他多年带兵,总会有大大小小的伤,于是去药堂找她就成了常事。

偶然一次,她低头为他处理伤口,细细软软的长发拂过他的胸膛,竟搔得他心口奇痒,似有莫名情愫恣意而生。

自此,他几乎每日都要和手下天兵切磋时带回来点伤,几乎快将药堂当成了家。

白琼总是不言不语,细心地处理伤口,然后递给他一杯参茶。

一日,白琼竟留他小坐。她眉眼有了波动,“龙骁,天帝要我嫁他。”

龙骁还未反应过来,她便握住他的手,“我明日会离开天庭,以后和六界再无关系,你可愿意陪我?”

他感受着她手心里的温度,只觉得心里有千言万语,开口却变成:“你拒绝就可以,为何非要离开天庭?”

白琼眼里的温度顿时熄灭,松开了他的手,“原来是我看错了你。”

她还说:“为仙为魔皆无对错,错的,从来都是心。”

龙骁当时不知道,天帝为让白琼嫁他,竟以她参族大小人参的性命作为要挟。

第二日白琼私自离开天庭,带着参族老少到天地尽头的万荒建立了万参宫,独立于六界之外。

天界只好对外称,药仙白琼已成墮仙,将去除其仙籍。

龙骁在这之后才偶然知晓她是受了威胁迫不得已,一怒之下也离开天庭,到万参宫去寻她。

却正巧碰见她历经天劫,神石之上,天雷穿透绛紫云层,直劈而下。

“琼儿!”

她本来倔强地咬牙闭目受着,听到他唤她,睁开了眼,一脸惊喜。

龙骁怎么也没想到,正因为他这一声呼唤,让她精魂微散,再没扛得住滚滚天雷。

于是这长久分离后的最后一面,他看着她,魂飞魄散。

“龙骁,等我。”她的身形淡去,眼含热泪。

最后那道天雷里,有天帝加在其中的天界绝杀,万籁。

龙骁终于明白了白琼那日所说,“为仙为魔皆无对错,错的,从来都是心。”

天界自诩正道,却是表里不一,连魔都不如。

之后,龙骁入魔,统煌魂宫,专以天界为敌。

他一直等着她,即使是数万年。

万凰正被三生石里龙骁与白琼的故事感动地要死要活,正纳闷白琼都死了那龙壹是怎么冒出来的时候就被人冷不丁揪住了领子。

她一扭头,就看见故事的主角之一,龙骁,他提着她,直接出了地府。

不顾身后白无常的可怜哭喊,一到地上,他便将她紧紧抱住。

“我等了你数万年,我不允许你再投胎。”

万凰被他抱得快要憋死,涨红了脸决定被他憋死前问出心中的疑惑,“你跟哪个野女人生的野孩子?”

9.最浪漫的事就是一起变傻

最近煌魂宫很热闹,因为多了个女主人,女主人还带来了许多姑娘,虽然都是女参精……

据说龙壹认妈的时候表情很酸爽,而魔神很淡定,在龙壹顶着猪肝色的脸叫了万凰一声“母亲”后还大方地请众人一人吃了一碗面。

魔神高冷地传音给万凰,“龙壹是你曾经赠我的一根参须,我用了日月精华养育出来的。”

有次白琼给龙骁治伤,赠了他一根参须,为了让他在战斗中受重伤时保住魂魄。

万凰扶额,原来她一直有拔参须来救人的习惯……

饭桌上万凰看着面大发感慨,要知道初次见面他差点将她吃掉,可命中注定她最终为救他还是要被他吃掉。

龙骁拿了芫清一半的修为渡给了万凰,就放他回天界了。

他还不忘向他要了一样东西,万凰的休书。

万凰就是白琼的转世,或者说,重生。

白琼的魂魄经数万年的聚集才在一万年前重新完整,于万参宫神山之上长成一株人参,这株人参,就是万凰。

五十年前龙骁感觉到白琼魂魄的强劲生命力,便在外寻找,却不想赶上了天之大劫。

再然后,万凰就都知道了。

挑着面条,万凰一阵一阵的感慨,黄色眉毛上下跳动,甚是喜感。

坐她旁边的龙骁见她如此,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筷子。

“别感慨了,本尊会对你负责的。”

“儿子都这么大了,朕嫁给你还能有家庭地位吗?”

“你再让雷劈一下,变成任朕欺负的无邪好不?”

龙骁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将她的手握在宽大温暖的手心里,很别扭地开口:“其实,那段痴傻的时间里,本尊甚是幸福。”

万凰闻言笑得动人,“朕也是。”(原标题:《六界戏:君之痴》)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