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动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取小老婆-梦见老公娶小老婆很生气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5分类:动物篇浏览:102评论:0


导读:话说黄龙三年(公元前49年),汉宣帝病逝后,太子刘奭继位,是为汉元帝。随及汉元帝立年仅三岁的刘骜为太子,立王政君为皇后。下面就来看平民皇后王政君的发迹史。王政君的祖籍是魏郡元城(今...

话说黄龙三年(公元前49年),汉宣帝病逝后,太子刘奭继位,是为汉元帝。随及汉元帝立年仅三岁的刘骜为太子,立王政君为皇后。

下面就来看平民皇后王政君的发迹史。

王政君的祖籍是魏郡元城(今河北正定县)人,她的父亲叫王禁。王禁当时的官职是廷尉史。

可能是廷尉史这样的小官无法满足他雄伟仕途的“欲望”,自感怀才不遇的他因此倍感失望,于是寄情于酒色以满足自己的“渴望”,结果他娶的一大群花花绿绿的老婆们马上给他带来了“希望”:共为他生了12个孩子。

原本王禁以为娶自己的老婆,让别人去说。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他乱娶老婆,竟然会改写整个汉朝的历史。

大家都知道,自从汉朝开国皇帝刘邦把自己的出生篡改为“蛟龙缠身”而生后,汉朝其他重量级人物皆在出生上大做文章,以显示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和老天赋予的神圣使命。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代天骄汉武帝摇身一变,成了“神猪”下凡的主儿。而汉武帝的母亲王娡和栗妃为了争夺皇后的宝座,分别把身份弄成了“日落其怀”而生和“月落其怀”而生。总之一句话,把自己的出生说得越神秘,生下来就越是不一般的人。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这个考虑,总之,王政君这回连“山寨”也懒得搞了,直接“剽窃”了当年栗妃的“月落其怀”。故事老得掉牙了,一句话可以概括:据说其母李氏初怀着王政君的时候,梦见一轮明月直入她的怀抱。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奇女子,却命运多舛。

首先,她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当然,并不是王政君的母亲李氏在她出生不久就“英年早逝”了,相反正值青春年华的李氏身子骨正硬,正是吃饭饭蛮香、睡觉觉蛮甜的时候。然而,李氏自从生了“月落其怀”的王政君后就病了,不是什么别的病,是心病。生了一个“弄瓦”之喜,丈夫王禁又是隔三差五地举行“洞房”之喜(娶小老婆),她脸上能有什么喜!

现在流传着这样一句很经典的话,女人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可爱。而女人之所以可爱是因为快乐,而女人的快乐跟心情的好坏有直接关系。后来的进程很简单,李氏就是因为“妒”,而直接招致王禁的“怒”,结果李氏马上就体会到了什么叫“驴”(被赶出了家门)。

没有亲娘,王禁的小老婆们就成了王政君的二娘、三娘、四娘、五娘……亲娘和后娘都是娘,但却相差十万八千里,小小的王政君很快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其次,王政君天生就是克夫的相。

在她手上死过两任丈夫。头一位是地地道道的平民百姓,典型的“乡巴佬”,捧着“泥饭碗”的他也许是自感不配王政君,前脚刚跟她订婚,后脚就来了个一命呜呼。第二位是汉室宗亲的东平王,典型的“公务员”。拥有金饭碗的他显然自信多了,在吃香抱软的同时还不满足,还想收年轻的王政君为自己的小老婆。媒人也请了,聘礼也下了,事情似乎就这样定了,可事实证明,自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东平王这次的结局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因为他同样没有等到洞房花烛之夜,就一命呜呼了。

两次“半途而废”的相亲,使王家发了一笔“飞来横财”(得了不少聘礼)。可是王禁的脸上并没有喜色,相反眉头紧锁,忧从心来。原因是王政君马上就成了当地的“明星”——扫把星。

面对“天生克夫”的舆论压力,万般无奈的王禁最后只得向算命先生求助了。果然,算命先生一出手就非同小可,他只说了一句话,就为王禁解去了忧愁,弄得王禁直感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大贵不可言。算命先生只说了五个字,却改变了王政君一生的命运。

吃了“定心丸”的王禁没有再选择让女儿“早嫁”,而是转而让她在家专心“进修”:读书写字、弹琴书画。总之,随后王政君过起了“往来无白丁,谈笑皆鸿儒”的生活。

春去秋来,秋去春来,转眼间王政君已成了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在那个“早熟”的年代,十八岁的姑娘还待字闺中,那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眼看自己的女儿一天一天步入“剩女”的行列,还没有所谓的“贵人”来求婚,王禁不由发出这样的感叹:只见剩女哭,不闻剩男笑,这是啥世道?

感叹归感叹,也许是觉得这样“等”下去永远是“空悲切”,“莫等闲”的王禁来了个主动出击,把女儿送进了宫里,以求得到皇帝这个天下最大的“贵人”垂青。

然而,“大贵人”就近在咫尺,王政君却感觉到远在天边。她在宫里待了一年多,皇上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更别提当宠妃生贵子了。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当你希望越大时,往往失望越大;而当你没什么希望时,希望却又在不经意间降临。就在王政君一天一天“爱念”(唠叨),一点儿一点儿“死念”(绝望)时,刘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在一天一天爱恋,却一点儿一点儿失恋。“失恋”的原因是:他最宠爱的司马良娣死了。

刘奭留不住司马良娣的人,但司马良娣却想留住刘奭的心。只因她的一句临终遗言,后宫三千佳丽皆被刘奭打入了万丈深渊。

也正是因为这样,汉宣帝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举行了一次选美大会。事实证明,在这样特定的环境和特殊的场合下,演唱什么样的歌曲(刘奭根本就没有心思听),展示什么样的才艺(刘奭根本就没能抬头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穿什么样的衣服。

从这一点来看,王政君选择一身红彤彤、喜艳艳的红色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生死抉择时,刘奭将错就错,顺应汉宣帝的“乱点鸳鸯谱”,来了个漫不经心的“惊鸿一瞥”,说了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就是她。

就是这样一句漫不经心的话,改变了王政君一生的命运。汉宣帝马上就为刘奭和“超女”王政君安排了洞房之喜。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尽管第二天“清醒”过来的刘奭并不喜欢相貌平平的王政君,以后再也没临幸她,但这一夜的雨露对于善于抓住机会的王政君来说已经足矣。

汉宣帝听说王政君怀了他的嫡孙,高兴之余,马上把王政君的身份变成了太子妃。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生一子。对这个嫡长皇孙,汉宣帝异常怜爱,亲自为他取名“骜”,字太孙。

三年之后,汉宣帝驾崩,太子刘奭即位,是为汉元帝,立年仅三岁的刘骜为太子,王政君被封为皇后。这当真应印了这样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欢迎 发表评论:

动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