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动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判死刑挂链的简单介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10分类:动物篇浏览:87评论:0


导读:记者|陈龙编辑|段文中科院研究生谢雕被中学同学刺杀一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5月24日上午9时30分一审公开开庭。案件发生于近一年前的2018年6月14日,谢雕邀请来京的中学...

记者|陈龙 编辑|段文

中科院研究生谢雕被中学同学刺杀一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5月24日上午9时30分一审公开开庭。

案件发生于近一年前的2018年6月14日,谢雕邀请来京的中学同学周凯旋吃饭时,突然被后者偷袭连刺八刀,在30秒内毙命。

案发后周凯旋很快被抓获。警方侦查发现,周凯旋行凶是经过周密的计划,使用种种手段引诱昔日同窗见面,作案过程毫无纰漏,事先没有任何人察觉,而其仇恨、阴暗心理有多年的发酵史,却隐藏得滴水不漏。

此次开庭,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审理,于中午13时15分左右庭审结束,没有当庭宣布判决结果,法庭将另行择日宣判。

5月24日下午1点20分,谢雕父母走出法院,怀抱儿子的遗像,表情痛苦。图 陈龙

凶手周凯旋在庭审最后阶段称,自知罪孽深重,请求法庭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案情提要】

●周凯旋反复描述“谢雕的辱骂”,绘声绘色,但其他在场同学证实,“谢雕辱骂”并不存在。

●周凯旋曾有轻度抑郁、可疑妄想等精神性症状,但权威司法鉴定认定,周凯旋作案时“无精神病性症状导致的辨别、控制能力障碍,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法医专家解释,凶手是否有“精神病”,应当视其作案当时的状况判定。此案中,周凯旋被鉴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可认定“无精神病”。

致命八刀

那是一家装修精致的饭馆,位于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东麓,安静清幽。饭馆内以红白两色为主,桌布明黄,墙纸上上密集游动着金鱼,圆筒状吊灯上装饰着中国画的勾云,两排餐桌之间用绿植和玻璃隔开。中国科学院大学信息工程研究所便在隔壁。

2018年6月14日18时许,研究所的研二学生谢雕与昔日高中同窗周凯旋一起进入,坐在靠近门口的席位。聊着各自学习、工作的当儿,谢雕点了三个菜。店内几乎满座,人们都在和朋友边吃边聊,气氛温馨。

突然,周凯旋猛地起身,用刀刺向谢雕的左胸。谢雕本能地弹了一下身体,双手捂着伤口站起来,踱着步子往后退几步,痛得身体往下微蹲。他用微弱的声音喊:“杀人啦,救命啊!”周凯旋再次飞冲上去,用刀直插谢雕胸口。谢雕立刻扑倒在地。

案发的餐馆,谢雕和周凯旋当时坐在窗边第一个席位。图片 陈龙

周围的人都吓呆了,惊惶地站起来,一个男子夺路而逃。周凯旋倒退到门口处,又折身回去,对着已经无法动弹的谢雕后背,用力连捅四刀,随后左手揪着谢雕的头发,右手用刀割了谢雕脖子两刀。

周凯旋撤离之际,有人挑起一把椅子朝他砸去,只碰到他的后腰。他惊吓地丢掉刀子,转身高举双手,以示不伤他人。有人喊道,“别让跑了”。但周凯旋迅速逃出门。

这场出人意料的刺杀,全部过程不到30秒,被店内的监控视频记录下来。

周凯旋跑出200米后右折,沿着闵庄路往西山方向奔跑。在闵庄路与香山南路交叉口的加油站,他北折继续跑了一段。一家烟酒店前的中年妇女见他衣服和手上都是血,问发生了什么。他说自己被人打了。这名妇女报了警。

周凯旋翻过一道红砖墙,蹲在里面。十几分钟后,警察赶到,将他抓捕。后来周凯旋称其之所以逃跑,是因为餐馆里有人用椅子砸他,他担心他们追过来打他。

刘文在当天白天就知道了谢雕、周凯旋在北京相聚的消息。他们是高中同寝室好友,毕业于重庆市垫江中学。白天,谢雕在微信群里兴奋地说:“周凯旋来北京了”,“我请他吃北京烤鸭,但他不喜欢”。傍晚6点,谢雕往群里发了一张照片,是他隔着桌子用手机拍的周凯旋。

“我心里挺高兴的,挺羡慕的,觉得你们俩又在一块玩儿。”随后几分钟,微信没了动静。刘文放下手机,出门吃饭去了。等他回来,手机有多个未接电话。打过去询问,听说二人失联,“谢雕的同学跟别人打架了”。刘文疑惑一夜,还想着谢雕是不是被什么传销组织骗走了……第二天得知凶杀案消息,“觉得很难以接受,很心痛,说实话,被震撼到了。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

第一个电话打来时,谢雕的父母正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他们在重庆的一家运输公司打工,开卡车运轿车,当天从河北定州装车,准备拉往重庆。6月13日晚上,母亲赵秀敏给谢雕发信息说:“我们离你很近,100多公里。”谢雕说:“那你们来玩啊。”赵秀敏说忙,就作罢了。

6月14日晚上7点走到河南许昌段,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赵秀敏以为是骗子。但对方说让他们赶快到北京去,她心里一抽,“糟了”。开过一个停满车的服务区,谢雕父亲谢中华忍不住了,直接下了高速,再打电话过去。

电话里,老师的哭泣让他们心慌。“他说谢雕跟人打架了,我不相信。谢雕从来没打过架嘛。”谢雕父亲说。

谢雕。受访者供图

谢雕远在广州的表哥立刻帮他们买了凌晨的机票。前往南阳机场的路上,他们问谢雕同学,谢雕在哪个医院,对方不说,他们预感到事情的严重。再问老师,谢雕是不是没了?老师一直哭着不说话。

此时,他们已经知道结果。但第二天凌晨三点,在医院看到儿子的尸体时,赵秀敏还是哭得晕倒了。

随后两天,一位谢家的亲属向外界透露了周凯旋向警方交待的情况。周凯旋说,他对谢雕的不满,源于2016年1月的一次同学聚会,在那次聚会上,谢雕用语言嘲讽、侮辱了他,让他这两年深受困扰,无法安心学习和工作。他记恨已久,必须杀了谢雕。

在6月14日晚前往南阳机场的出租车上,赵秀梅就断定了凶手是周凯旋。她打电话问谢雕的女朋友吴梦,谢雕晚上和谁吃饭?吴梦说出“周凯旋”三个字,赵秀梅的脑子里一下子蹦出周凯旋那阴暗的影子。

聚会“罗生门”

周凯旋的杀人动机,让所有认识他们的人迷惑。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真就为了一次言语讽刺?

1993年,谢雕出生于垫江县的农村,小学中途转到县城就读。2006年在垫江一中,他认识了周凯旋。那时,在外打工的赵秀敏回家看到儿子每周末挤公交往返于县城和村里,很辛苦,于是回到县城租了间房子,做点小生意。2009年,谢雕和周凯旋共同进入垫江中学,这是垫江最好的高中。二人同窗6年,是很要好的朋友。2012年高考,谢雕考到西安科技大学。周凯旋考上四川大学后又退学复读,第二年考上西安交大。

赵秀敏之所以记得周凯旋,是因为在那6年里,谢雕带回家的同学,只有两个人,其中之一即周凯旋。

“谢雕请周凯旋到我们家吃饭,他内向,不怎么说话。他进门没说阿姨好,让他吃菜他就点头,走的时候也没说谢谢。我当时就觉得他没礼貌。”但赵秀梅并没放在心上。直到2016年1月的寒假,谢雕即将大学毕业,有一天参加同学聚会回来,对她说,“有一个同学大学沉溺于打游戏,挂了科,堕落了,我说了鼓励他的话,想帮帮他,让他振作起来。”他还问妈妈记不记得周凯旋。赵秀梅想起了周凯旋,劝儿子,“振作也要靠他自己,你不要多管。要是别人自暴自弃,你想帮也没用。”然而,儿子没有听她的话,最终死在周凯旋的刀下。

没人发现案发前周凯旋有任何异常或危险倾向。2016年那次聚会,谢雕拉了个9人微信群,取名“好好学习”。后来,周凯旋缺席了两次聚会,并莫名退了群。“是谢雕最先发现他不在群里的。他一问,我们才发现,他把我们所有人都拉黑了。”刘文说,过了两三个月,又是谢雕主动联系上周凯旋,把他拉回群里。

“他(周凯旋)像没事儿人似的,继续说说笑笑。”刘文说,后来大家在群里偶尔聊聊各自的读研、工作。2017年夏天周凯旋毕业,去了南京工作。很长一段时间,周凯旋没在群里说过话,只看他在朋友圈经常发一些出差的照片。但2018年三四月,周凯旋突然变得活泼了,经常在群里发一些抖音网红,称赞“小姐姐好看”,还说,读博士又怎样,还不如网红年入百万。“大家就会说,怎么天天关注这些东西。可能他还是很想赚钱,想找一份好点的工作。”

垫江中学。谢雕、周凯旋同毕业于此。图 陈龙

但这一些都不足以解释周凯旋的杀人行为。“直到现在我还在问,为什么他那样做?为什么我失去了我的两个好朋友?我现在都感觉到很费解。”刘文说。

案发后,周凯旋对警方的供述却是一个远为可怕的故事。周凯旋说,2016年1月那次聚会玩“狼人杀”时,谢雕骂他,两人言辞激烈,他情绪失控,就哭了。他提到许多家里不幸的事,例如叔叔做生意亏了钱,姑姑赌博输了很多钱,而且都把车子房子卖了。他怕他们向自己家借钱,所以压力一直很大。而谢雕骂他“全家都有问题,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还说要把屎拿给我吃,还要强奸我喜欢的女孩子,当时其他同学都在一旁看着,只有谢雕一个人在那里说。”谢雕还批评他有自闭症,不会社交不会做人,“不如去死了算了”。接着谢雕还说要把他的“小弟弟”割掉,他一句话也没说,谢雕讽刺说,“我这么骂你,你还不还嘴,不是个男人”……

从那以后,他时常就会想起这件事,每次想起,都生出对谢雕的恨意。直到2018年5月底,他决心实施计划。事后,当时在场的温剑告诉警方和媒体,聚会时,谢雕和周凯旋有过争吵、肢体冲突,“两人都站了起来”,被大家劝开。

然而,周凯旋、温剑的说法遭到了在场的其他六七个人的集体否定。

“完全不记得当时他们有过争吵。印象中大家都是正常的吃饭,聊天,没有发生任何不快或冲突。”刘文告诉《凤凰周刊》,当天吃完饭玩“狼人杀”游戏,最后都很开心地回了家。“不可能有争吵,也没有争执、肢体冲突。如果有,我不可能不记得。”曾颜说,他后来向其他同学求证,大家都说没发生争吵。

张康甚至“用人格担保”,当时谢、周二人的确没有发生争执。周凯旋自称的“不还嘴”“一句话没说”也与温剑的“周凯旋发了火”相矛盾。律师介绍,5月24日,周凯旋在庭上再次陈述谢雕“辱骂”他和他家人,“骂了好几个小时”,“连他的辩护律师都说,没有辱骂,那是你幻想的。”

“雕妹儿”往事

谢雕尸体上的创口,惊人地可怕。刺在胸前的两刀,深达胸腔、心腔;背部的四刀均深达肌层;颈部左侧下颌方的两处条形创口,更分别长达11厘米、5厘米。尸检结果为,心脏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见到儿子尸体那天,赵秀梅晕倒了两次。在北京的一个多月里,除了配合警方工作,谢中华和妻子每天都待在宾馆,不是哭就是发呆。开始的几天,中科院派了几个师生全天候看护他们。

几乎所有人都说,谢雕是一个积极、阳光、善良、乐于助人的人。曾去谢家做客的另一个同学宋毅,是谢雕高一未分班时的同学。他数学不好,后来读了文科。谢雕当时经常主动帮他辅导数学,有几次放学还带他去家里讲题。直到去了谢家阴暗破旧的房子里,他才知道,谢雕平时穿着干净整洁,看不出家境,原来是心态阳光的缘故。“他不是当作任务,给我讲题的时候,是很开心的,沉浸在数学的乐趣里。”有一次兄妹俩一起做饭,他记得有一道菜是酸辣土豆丝,“他切的土豆丝,又细又整齐,一看就是经常做家务的。”

谢雕死后,楼上的邻居说,谢雕爱干净,虽然楼很破,但谢雕每次回去都把楼道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位老人说,他的老伴腿脚不好,有一次上楼遇到谢雕,他把老奶奶背上了六楼。

西安科大北京校友会为谢雕发起了募捐,许多同学写了回忆文字。谢雕大学贷款2万5千元,至今没还。他本打算硕士毕业后挣了钱自己还。为了给家里省钱,4年本科,他一直勤工俭学,夏天在游泳池兼职安全员,一天拿50元。

大学同学戏称谢雕为“雕妹儿”,“即使生活条件如此艰辛,但留在我们记忆里的片段,只有雕妹儿的阳光帅气,没有丝毫的沮丧和失落”,“每当同学朋友求助,无论是经济上、生活上、情感上还是学习上,他都毫不推辞。”

谢雕。受访者供图

何正宇说,谢雕身上没有任何消极的影子,大学期间,他踢足球、打篮球,还担任过联欢会的主持人。“同学来校参观游玩时,他热情接待,请客吃饭;同学打球受伤,他随即去看望,同学不便下楼到食堂吃饭,他便帮忙买饭送到寝室。”

谢雕喜欢旅行,他的微信昵称是traveler。毕业前,同学们毕业旅行,正好是谢雕走过的兰州—敦煌路线,他热情为大家推荐住宿、好的景点。

有人证明,谢雕曾带女友去西交找周凯旋玩,周请他们吃了饭。高中同学里,只有他俩在西安上学。而当周凯旋来北京,算计着时机准备伤害谢雕时,心地单纯的他,还在给周凯旋拍照、点菜。以至于刀刺来时,他毫无防备。

在谢的家族中,谢雕的舅公王利权是父祖辈中唯一的大学生,他在垫江一中教书。谢雕从垫江一中转入垫江中学的时候,他是支持的。“我当时暗示他,以后的社交圈很可能不一样。他读懂了我的意思,知道考虑未来。”到谢雕这一辈,考上大学的,就只有谢雕和他表哥,“全家族的人都对他抱着期望。”

大三时,谢雕曾计划出国留学,但要花费30多万。谢中华考虑把老房子抵押贷款,或者卖掉,谢雕觉得这样给家里的负担太重,加上妈妈也舍不得儿子出国,他就转而考国内的研究生。“他去了北京,还是向往北京,觉得那里是首都,有最先进的知识和发展条件。”赵秀敏说。

2016年,谢雕进入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读研,攻读方向为人工智能。

研究生同学梁晨回忆,他和谢雕曾在一次300人的大课上作报告,他的报告主题是NASA,谢雕“用鲜活的事例和视频,带给同学们关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最新进展和最新产品的智能体验,他风趣幽默的语言引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谢雕早已确立了计划:硕士毕业后就工作,和女朋友结婚,在北京生活。

带着儿子的骨灰回到垫江县城入土,谢中华夫妇痛不欲生。他们从北京带回一部分儿子的物品,“他其实很简洁的,没留多少东西。他一般不会丢东西的,衣服穿烂了他都不会丢的。”。由于他们过度悲伤,亲戚们不忍心,张罗着把许多物品烧给了谢雕。他们把谢雕的电脑和一个篮球留下了。

回来后,谢中华翻检儿子的笔记本,希望从中寻找出与周凯旋相关的蛛丝马迹,却没有任何线索。更多的是儿子的写满物理公式的学习笔记。但他意外发现了2004年谢雕小学时,他在广东新会打工时写给儿子的一批信,以及大学期间妈妈给他织了一件毛衣送去时附带的祝福贺卡:慈母手中线,针针皆温暖;贤仔笔下书,字字均生辉;得愿儿身暖,但有健康身;实得真识知,方可为社已。

2004年,在广东打工的谢中华写给儿子的信。谢雕保存在身边14年。图 陈龙

谢中华高中学历,当年没考上大学,是他青春的遗憾。他把期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在当年的信中,他关心孩子的身体,教育孩子不要把读书看得太重,“把它当着一种玩耍来读,读着有趣”,提醒他多帮大娘们干活。但他说的最多的,还是想念、内疚和“对不起”,因为自己挣钱不多、缺失父母之爱,亏欠孩子。但他又鼓励儿子听从上天的安排,“逆境出人才”。这些信,谢雕在身边保存了14年。

家里原来只有谢雕的儿时照片,这次,他们把他手机里的照片打印出来。回到垫江的第一个月多里,谢中华夫妇俩没有梦见过儿子。“我想做个梦,看他能不能跟我说点什么。” 他抱着谢雕的遗像,睡在当年他亲手为儿子打制的木床上,“我就希望他灵魂能够回来”,可是一直也梦不到。

后来放松一些,终于梦到了谢雕。第一次的梦境,是在他小时候的老家屋子里,谢雕是长大后的样子,他穿着一件很旧的灯芯绒衣服,坐在桌旁。谢中华去摸儿子,“一摸,那个毛就掉了,我说你怎么这样的衣服还在穿?”谢雕对他微笑着。他们正要出门走亲戚,妈妈背着背篓,装着稻谷作礼物。谢中华准备去叫他,一摸他的脸,就不见了……

老家房子里,谢雕的房间和床铺。他每年过年都回来住一段时间。图 陈龙

“其实我去摸他的脸时,心里已经知道他不在了。我就找啊找啊。”谢中华哭着醒来,那是夜里两点多。“就想那些事情,想到他死得那么惨,就觉得他很痛苦,我心里很痛……”他想继续睡下做梦,没梦到。而第二次的梦,已经模糊不清了。

拒绝和解

周凯旋跨越千里,赴京杀死谢雕,案发后轰动全县。谢雕的骨灰入土时,谢中华的徒弟张全新告诉他,“周家有钱,周凯旋父亲周建军出200万,让你们谅解。”他不知道这是张全新自己的意思,还是他替周家传话。

“他都不该说这样的话。”出于气愤,谢中华恨了张全新一段时间。

回到县城后,谢中华夫妇无法再回到正常的生活。一有人来看望、问进展,他们就要把痛苦重过一遍,多哭一次。后来,亲友们极少再上门打扰,他们也轻易不下楼。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受到种种惊扰。

有一次赵秀敏在菜市场碰到一位老师的妻子,对方听说周凯旋在做精神病鉴定,就告诉她,“听老师们说,周建军说他们家有钱,会去买通关系,不会判死刑的。”赵秀敏当场哭了,说:“我就不相信这个社会能拿钱买的到命。这个案子这么大,他也不可能买到北京城去。”即便如此,他们也越来越担心周家“拿钱买命,鉴定成精神病”、“买通法官,判成自首情节”,让周凯旋逃脱极刑。

近一年来,谢中华夫妇都被两个念头折磨:周家可能买通法医,鉴定成精神病;法官可把周凯旋的归案视为自首。两者中任一个都会让周凯旋逃脱死刑。“这根弦是绷得紧紧的”。他们几乎每天在家看手机,搜索所有杀人刑案的判决。“我就分析怎么样是判死缓,怎么样是判立即执行。”一再对比之后,他们确定,周凯旋的情节达不到死缓标准。“乐山女教师夜跑被害案”、“乐清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的判决,都给了他们信心。

期间,由于周凯旋的精神病鉴定拖延近半年,谢中华夫妇急坏了,多次请求律师帮助。谢家的民事代理律师、北京宣言律师事务所律师姜丽萍说,“北京监狱系统的精神病鉴定申请数量很大,大家排着队自然就要很长时间。”2019年3月25日,鉴定结果为“无精神病性症状”。

然而案件被移送至法院,法官打电话给谢中华,称公诉书明确指出,周凯旋“明知他人报警的情况下,在原地等待抓捕”,“这种情况属于自首情节,基本就是死缓,判不了死刑。”

律师姜丽萍说,“这几年我们的趋势是少杀慎杀。所以后来法官也跟我说,肯定就是个死缓。但公诉书里那样的表述,也不一定就是自首,庭审时我们还会辩论,合议庭还要讨论的。”

同时,法官在电话中建议谢中华夫妇提出民事赔偿,“不要到时候判死缓,赔偿也没有了。”但他们的态度坚决:“我们不要赔偿,一分钱都不要,我们只要判凶手死刑立即执行。”但为了让律师进入附带民事诉讼程序,他们还是象征性地提了10万元,“差不多只是个善后费、丧葬费。”

谢中华曾去找在县法院工作的高中校友李立群出主意,李说,“周家拿200万就差不多了,300万,他们家就倾家荡产了。”旁边有人说,“人家是个人才,他把人家害了,拿200万就行?”李说,“现在人才遍地都是。”谢中华扭头就走,再也没找过李。

事实上,事发近一年来,住在同一县城、相距不过两公里距离的谢家和周家,没有过任何接触。除了有“拿钱买命”的传言传到谢家耳朵里,周建军既没有提出过赔偿,也没有向谢中华夫妇道过歉。

赵秀敏强调,“我们不要赔偿,就要死刑。”而姜丽萍律师后来确实收到过周家律师的信息,称周建军愿意赔谢家100万。姜丽萍没有告诉谢家,她知道,这会刺伤他们。

为了体现民情,谢雕父母在垫江县城征集了万人签名。 图片 陈龙

5月15日,临近开庭的一天,一位乡镇法务代理打来电话,称希望见面谈谈和解条件。但此人没有明确他“代表周家”。谢中华夫妇拒绝了。“这一年来他们都没想着来道歉,现在案子快开庭了,想来跟我们达成和解,给他儿子争取减刑。休想。”

被害妄想症?

也许除了周凯旋的妈妈,没有人知道,周凯旋心中阴暗的魔影,从6年前就开始萌芽。

2018年6月案发几天后,周凯旋的妈妈吴玉芬就两次来到北京,向警方报告和提交周凯旋“有精神病”的证据材料。

周凯旋的父亲周建军,是垫江县周家镇四中的老师,母亲吴玉芬是一家建筑公司的会计。周家镇距离县城20多公里,但学校很早就在县城盖了教职工家属楼。周凯旋从小成长在较为优渥的环境里。当年的老师和学生一致反映,他从小就是尖子生。

“高中的时候,他也很正常,见面会笑。他成绩很好,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也比谢雕成绩好。”刘文说,“但他好像更专注于学习,很安静,不像我们下课会一起说笑。”事后有传言说,周凯旋的高考目标是清华北大,受挫后才变得心理扭曲。但这个传言无人证实。

据妈妈吴玉芬介绍,周凯旋从小都是三好学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不与人争执,但安静,性格内敛。她第一次发现儿子的问题,是在2012年高考毕业前。当时,周凯旋觉得班上不爱学习的人故意大声喧哗,影响他学习。和同住一栋楼的某老师在楼梯相遇后,就觉得这位老师恨他。

2012年,周凯旋考取了四川大学金融系,读了半个月,不喜欢同学和学校环境,便退学回家,进入重庆巴蜀中学复读。两周后,他不愿进教室,说班上同学嫌他身上臭,不愿和他同桌。吴玉芬带儿子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没问题。此后,他又说班主任秦老师上课时恨他。有一次吴玉芬送他到学校,返回公交站时发现儿子跟着她走了回来。周凯旋想跟妈妈回家,说学校有人要害他。吴玉芬带着他在学校转了几圈,把他送回去,并常去看望安抚他。第二次高考来临,周凯旋整天叹气哀愁,甚至觉得来开导他的表姐也在看他笑话。对方做什么,他都认为是在整他,对方笑,他认为是在嘲笑他。

2013年,周凯旋的高考成绩比上年低了5分,但被西安交大材料科学与工程钱学森班录取。因为相隔较远,吴玉芬没注意到特别的情况。到2016年2月,他与同寝室的北京同学发生争吵,认为寝室同学都看他不顺眼,故意喧哗,干扰他学习,导致他挂了科。他还说,北京的同学让他跳楼,如果继续待在学校,他真的会跳楼。

行凶前一刻的周凯旋。这是谢雕生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网络图片

这次,周凯旋的父母意识到儿子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建议休学,儿子不同意,他们只好为他租了校内的一间房。周凯旋与父母QQ聊天时,继续说有人一直说他坏话,要害他,还出现幻听症。周建军带儿子做了初步心理诊断,诊断结果为妄想症。随后他们去了更权威的西交第一附属医院,诊断有强迫观念、轻度焦虑抑郁、妄想症等。

但周凯旋表现出了典型的讳疾忌医。因为要考试,他拒绝住院,回校后吃了一次药,就不再吃,认为吃药后影响看书。吴玉芬看出儿子怕丢面子,不肯承认自己的病情。甚至当周建军把他有妄想症的情况告诉辅导员后,周凯旋后来再也不跟爸爸说话,认为爸爸也要害他。大学期间,周凯旋挂科三门,但都补考通过。他曾向高中时就喜欢的一个女生表白,遭到拒绝。

2017年周凯旋大学毕业,父母再次建议他去治疗,他不回家,逃避治疗。后来周建军去西安看儿子,周凯旋拒斥,不肯与爸爸同吃同住和说话,觉得爸爸专程到西安是去整他。吴玉芬说,周凯旋觉得自己没有病,父母送他进医院就是不相信他,想害他。

这样的状态下,周凯旋本想考研,也看不进去书,随后他进了南京的一家公司。到2018年,他又觉得老板整他,天天让他出差,同事也挤兑他。从南京离职后,周凯旋回到重庆备考公务员。5月29日成绩下来,周凯旋没上线。此时,他的病情再次加重,开始胡言乱语,说父母都要害他,常常一个人坐着哭。发现有人进屋,就把门反锁,甚至开始防备妈妈。但吴玉芬也认为周凯旋与谢雕是好朋友,甚至翻看2016年1月那次聚会的照片,也是其乐融融的。

为了躲避麻烦,周建军把自己年迈的父母请到家中居住,自己则行踪不定。周凯旋的爷爷说,周凯旋从小就内向,有事不说话,高考失利后曾在家里独自哭。耳朵不好的奶奶一副可怜的神情,说,“他做了这种事就该承担责任。一人做事一人当。”一位邻居则说,“许多老师都说,周凯旋小时候努力读书,都是为了讨他爸喜欢。”

当警察询问周凯旋是否受到刺激、是否需要做精神病司法鉴定时,周凯旋称自己受到谢雕辱骂后产生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但他否认自己去医院就诊过,也不需要做精神病司法鉴定。

但吴玉芬从一开始就在为儿子的精神病鉴定而努力。2019年3月25日结果出来,周凯旋“被诊断为神经症,实施违法行为时无精神病性症状导致的辨别、控制能力障碍,评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周凯旋的精神病司法鉴定,“评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图 陈龙

北大六院院长、北大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陆林告诉《凤凰周刊》,精神病司法鉴定有一个标准,即看作案时的精神状况。“看他当时对他的行为是不是清楚,如果清楚,他就应该承担和正常人一样的责任,”陆林说,过去的症状不能拿来判断作案时的精神状况,“神经症、抑郁症、可疑妄想等,不影响对他的判决。”在此标准下,周凯旋案中不存在“精神病”问题。

周凯旋被抓捕时,没拒捕、没反抗,谢雕父母则认为,周凯旋从餐馆逃出了一公里后,才翻墙躲藏在围墙里面,“那边是西山方向。围墙里当时还有很高的杂草。他怎么不往城里跑呢?也可能他是累了,害怕得跑不动了。”

北京宣言律师事务所律师姜丽萍说,周凯旋的情况的确与自首情节“擦边”,但周凯旋杀人的手段特别残忍,影响极其恶劣,被害人没有任何过错,也没有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而且他是长时间,蓄谋已久的,并不是激情杀人。按照最高院的一些司法解释,即使有自首情节,也要判死刑。”

精心密谋的刺杀

周凯旋的杀人是精心谋划。

他自称2016年聚会时谢雕的辱骂给他带来了心理创伤,2017年产生了报复谢雕的想法。这一想法反复出现,直到2018年5月底形成刺杀计划。

从重庆的公司辞职后,他没有告诉父母,在家装作复习公务员考试的样子。考试失败后,报复之心愈加迫切。2018年6月11日早上,他乘坐一趟重庆到北京西站的高铁,晚上十点多入住玉泉路附近一个小区里的廉价旅馆。

上高铁之前,他通过手机京东APP搜索购买了那把凶器。当天,周凯旋的订单中包含两件商品,一件为“汉道/HX 三叉戟 户外战术刀”,一件为“汉道/HX 野外求生手链打火石”。当天,周凯旋的高铁还未抵京,快递就已送至他预订的小区。

到北京后,周凯旋并没有立即邀约谢雕,而是等了两天。12日、13日白天,他独自乘地铁逛了国家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北京动物园、美术馆等地。在那之前,他只来过一次北京。之所以这样安排,他坦白,是因为“知道自己作案后被公安机关抓获,自己活不了了,想利用这段时间在北京逛逛”。12日晚上,他到代收货的便利店取了快递。

行前,他对父母谎称自己去上海旅游。到北京后,他让妈妈转账2500元过来。当吴玉芬要求看车票照片时,他拒绝了。在京期间,周凯旋没有与谢雕以外的任何朋友联系。

6月13日,周凯旋通过QQ小号,找到了一位号称懂“黑客”技术的IT男,请求对方破解谢雕的行踪和苹果iCloud。他谎称:“这个人劈腿我闺蜜,我忍不了了。”并告诉对方获得的信息越有效,报酬越丰厚。IT男要求提供谢雕QQ好友,周凯旋称可以借用他的QQ。

接着,周凯旋提议,可以通过破解谢雕女朋友的信息,来跟踪谢雕,“他女友和他在一起。”但IT男加上谢雕女友的QQ后,还是说必须添加本人的。周凯旋强调:“他俩是一样的,能获得信息就行”。但IT男要忙工作,暂时搁置。周凯旋等不及,表示“能查到iCloud,我不给你3000我人都不叫。或者还可以加……”13日下午,周凯旋又多次询问IT男,几个小时后,对方称“搞不定”。这番“黑客追踪”计划才结束

6月13日下午,周凯旋才开始在谢雕的微信上闪现。周凯旋称自己到北京公司总部培训,还发了一张某公司的录用意向书。谢雕问何时到北京,周凯旋说“过两天”。谢雕说,要放端午假了,后天要和女朋友一起去北戴河玩。片刻后,周凯旋突然改口,说:“我现在就在北京,什么时候请我吃饭?”谢雕约到了第二天晚上。

他们开始讨论吃什么,谢雕建议北京烤鸭,周凯旋不喜欢,提议去西单大悦城吃味千拉面。后来他说,他知道那里有一家味千拉面,他自己想吃拉面,所以约到此地。谢雕答应了。

6月14日下午四点多,谢雕突然告诉周凯旋,自己本已打算动身去西单,但导师突然让加班,来不了。周凯旋主动提出去找谢雕。谢雕发了自己的定位,周凯旋按照高德地图导航,乘公交车到了门头村的中科院信工所。见到谢雕前,他把黑色刀鞘抽出,和刀一起放在包内。

在餐厅里面对面坐着时,周凯旋把手伸进包里,握住刀柄,等了半分钟后,趁谢雕没注意,猛地抽刀刺去。

案发后,周凯旋称,听到谢雕喊“杀人啦,救命”时,他感到生气。之所以对着倒地后的谢雕反复刺割,是想“想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他表示逃跑到加油站西侧后,曾对路过的中年妇女说,自己被人打了,让妇女报警。但那位妇女事后则证实,是她自己走到马路对面报的警,周凯旋并没有主动提出要求报警。

周凯旋精心密谋,精准刺中,给两个家庭带来了灾难。周建军夫妇态度生硬,不肯见记者。谢中华的人生观,更是被彻底颠覆。他觉得对不起儿子,没有在他成长过程中多陪伴,生病、生意失败,也给儿子增添了痛苦。

他们有很多后悔。如果那天去北京找他,如果当时也在现场,如果当时谢雕没去北京读研,如果当时卖了房子把儿子送出了国……

谢雕的妹妹,也经常上课走神,感到“心痛”。谢中华找女儿谈心,学习不要太努力,尽力就行,不要太辛苦了。“没想严格要求她了。因为我想,我儿子如果不是考上了研究生,只是上了一个普通的大学,周凯旋也不会嫉妒他,也不会去杀他。”

他说,如果可以重来,他更愿儿子没去读研,找一个普通的工作,过一种安稳的生活。

*除谢雕、周凯旋、谢中华、周建军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实习生姜乃铃、张金沫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 发表评论:

动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