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动物篇 > 正文

梦见自已手烂了只剩骨头-梦见自己手背烂了一个洞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9分类:动物篇浏览:76评论:0


导读:你有多久没看过国产仙侠/玄幻/古偶剧?应该不只Sir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古装剧,没有“古”,只剩“装”了。滤镜加厚,工期缩短,明星加码……空有华丽的袍子。于是。“流量”...

你有多久没看过国产仙侠/玄幻/古偶剧?

应该不只Sir发现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古装剧,没有“古”,只剩“装”了。

滤镜加厚,工期缩短,明星加码……空有华丽的袍子。

于是。

“流量”一退场,满盘皆落索。

我们会因此告别传统文化的古典美么?

当然不至于。

后起之秀,是时候亮相了:

《识夜描银》

第一眼吸引Sir的,不是原作,不是国风海报。

而是豆瓣编剧栏:

五个名字,各不同的“头衔”。

有必要吗?

这点小心思,Sir会心一笑。

同为内容创作者,Sir看出来这帮年轻人有“性格”。

而这性格,是做内容必不可少的两种品质——专业与“龟毛”(非贬义)。

但接着看下去。

Sir发现……

这帮人不仅想做“好内容”。

更想做正宗的中国古典故事。

01

古典文化

何为正宗?

第一在敢。

它可不像以前的国漫,山水一片静好。

直接挖到文化的隐秘之处。

表现那些我们总是很好奇却又很忌惮的东西。

比如,死亡。

原本古旧的祭坛,激活后,闪出魅惑红光。

镜头一转。

魅惑指向对贪欲的凝视:

杀人不吐骨头,生死自有轮回。

比如,理念之争。

从图中祭坛中间的八卦来看,是道家。

而两位主角的名字,又分别源于国学道家和儒家:

画妖师阳爻九爷,通常被称为"九爷",因为阳爻在《易经》中为九;

驱妖师宴安,姓名出自《左传·闵公元年》"宴安鸩毒,不可怀也"。

他们的差异与相似。

不仅是在《识夜描银》的故事中。

更是我们争辩上千年的辩题。

再比如,孤独。

作品中不时穿插着国画般的画面。

只是点缀吗?

仔细看:

丈夫取亡妻的骨灰坐船回家。

正常应该是丈夫抱着骨灰,独自一人坐于茫茫江面,来表现孤寂。

可这一帧,偏偏没有人。

只有空空如也的一叶扁舟,孤独地飘零。

这就对了——国画写意。

丈夫失去妻子,不仅是失去一个亲人,更意味着整个世界的短暂空白与消逝。

不是孤寂,而是死寂。

这是这个国漫不虚的原因。

它用叩问文化的方式,还原出更坚固更有生命的古典文化。

古典这层“皮”,它雕得足够高级。

接下来。

便要搭起足以吸引人的骨架。

02

古典故事

古典故事很多,哪种最适合传播?

两个字:

志怪。

神异鬼怪,奇幻传说。

不要小瞧志怪的地位。

从战国时的《穆天子说》到魏晋时期的《搜神记》;再到唐代《柳毅传》等一系列佳作,而进入明清后,通俗小说进入一个发展旺盛期。

到后期更有《聊斋志异》等传世之作。

作家贾行家评《聊斋》时曾说: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原型故事”。对于中国人来说,狐鬼神仙就是一大类非常重要的原型故事。

Sir概括起来:志怪,便是众生的镜子。

可惜。

目前我们国漫拍志怪,大多只选取它最突出的一种情绪,“热血”。

《识夜描银》想往边界再探一步。

章回体叙事,每集都有自己的主题。

前3集分别叫:远烟思量、谬采虚声、溯端竟委。

虽然Sir觉得故事本身偶尔讲得混乱,交代不清,但它的确延伸了“志怪”在国漫中的表达。

怎么做?

第一,要取材于真实或史实。

像里面的一个宅神。

取材于史书《淮南子》。

第二,小,但精。

精在人物塑造。

第一集里面的狄生,取材自志怪小说《青琐高议》中的戴生。

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角色。

但怎么刻画?

Sir就说一组镜头:

男子扶起熟睡中的女子,微笑着抚摸她的脸庞。

女子害羞了,脸上浮起绯红。

你以为又是那种俗套的霸道总裁。

下一秒。

温柔的手成了杀人凶器。

轻抚。

瞄准。

拧:

女子白嫩的脸,瞬间扭曲充血暴毙。

可他真的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么?

你又想简单了。

接下来连串的镜头,才是人物立起来的过程。

杀完人,狄生喘气,抽搐,恐惧。

这是他“人性”的一面。

但马上,你又对他的人性产生怀疑:

他,笑了。

他,又流泪了。

不人不鬼,双相分裂。

这,才是他“非人”的一面。

正是怪诞又真实的人物。

才拼凑出我们希望见到的——抽离现实又依附真实的“古典美”。

Sir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高潮。

六年前,宴安路遇病死的小姑娘,将她安葬。

六年后,她不惜被宴安捉住,只为说一声谢谢。

△ 至于这个取材自哪里大家可当做乐趣去考证

没完。

宴安问及她名字,小姑娘先是一喜,后来摇头拒绝。

为什么?

喜,因为她见到了这一面;

拒绝,因为她深知,这一面就是最后一面。

她不希望他惦记自己。

最后,小姑娘一边笑着。

一边如陌生人般魂飞魄散。

这份犹疑后的决绝,大概才是东方故事独有:

她并不想利用那个人的思念做任何事情。

她要保持这种思念的纯净。

03

古典精神

准确来说,是“古典精神”的翻新。

正如《识夜描银》中最重要的一种角色:

“描银师”。

他们不是简单的驱魔师,如果用一种身份类比,其实是前秦的“士”。从描银时代的辉煌,万人敬仰,到后来的走街串巷,深入民间,描银师,作为能够看见鬼魂,能够看见这个世界真相的的人,不就是“知识分子”,不就是“士”吗?

导演

那“士的精神”,在今天到底是什么精神呢?

导演用动画中的描银师来解答。

曾令人尊敬的他们,时过境迁之后,辉煌不在,甚至要饿着肚子驱妖。

有些描银师,她对整个行业失望极了,你弄真东西反而赚不到钱。

所以她靠行骗来赚钱。

骗,就是坏人么?

的确,她真的说不上喜欢这个职业。

同时。

她又真的愿意为这个身份去死。

骗,说是她对这个职业的怨恨。

不如说——这是她对自己的怨恨,对这个世道的怨恨。

怨,是因为在意。

也正因为在意,她最终才隐隐被主角阳爻说服:

我不这么想

天下有道 以道殉身

天下无道 以身殉道

这才是“士”的真正精神——在顺境的时候完善自己,在逆境的时候完善世道。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于上天。

现实里。

《识夜描银》的主创们,就像一群描银师。

导演孙猛。

外行可能陌生,但在业内算有名气了。

毕竟他之前参与制作过的作品,都称得上“神作”:《进击的巨人》《大鱼海棠》《火影忍者》《迷域行者》……

如今自己担纲导演,因为不服。

知乎上就有个3千多万浏览量的问题——“哪个瞬间让你觉得中国动画产业真的完了?”

孙猛想国漫好。

却越来越感受到国漫的难。

第一,真正的制作公司数量少到一支手可以数得过来,制片公司却数不过来;

第二,动画从业人员地位低,中介地位却高;

第三,行业资源少,更多的在中介手里。

说白了就是在这个行业所做的努力,所做的坚持最终大多不流向作品。

而是流向钱。

明知如此,为什么还坚持?

怎么坚持?

Sir就说一个,孙猛做动画要招人。

但他招人不像招人,更像劝退:

进来就告诉你,会穷,会慢,会苦。

因为这样,才有可能甄选出真正热爱动画的人。

因为动画片的道理真的就只有一层窗户纸

一点就破

可是你要点一辈子,你能够点一辈子吗

你能点一辈子的话我就让你来

说白了。

为什么《识夜描银》能如此接近“古典味”?

因为,这就是一群“古典的人”。

正如开篇的那串名单:

编剧就是编剧,剧本就是剧本,主笔就是主笔。

你只能成为一种人。

你只能追寻一个梦。

而且。

一旦选择成为这种人,追寻这个梦,就是一辈子。

这样的坚持,当下还能看到吗?

国漫是“新行业”。

而Sir希望。

这个“新行业”,能留住更多“念旧的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莉拉不住


欢迎 发表评论:

动物篇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